自然類紀錄片的思維品格--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自然類紀錄片的思維品格

楊錚 趙羨彩

2011年01月05日15:19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新聞愛好者》供稿

  紀錄片作為“以真實生活為創作素材,以真人真事為表現對象的電影電視藝術形式”,其手段在於對真實素材進行藝術加工與展現,其目的在於以展現真實為本質,並用真實引發人們思考。但是,自然類紀錄片因為較少有人的參與,缺少人與人之間一目了然的矛盾沖突和引人入勝的故事情節,與社會類的紀錄片相比,它更多地表現為單純的獵奇與對真實鏡頭的捕捉,在思維品格上難以勝出。在紀錄片創作中,創作觀念是非常重要的,創作者在拍攝紀錄片之前,先要對所表現的事物進行思考。任何一部紀錄片都或多或少地體現作者對藝術和生命的態度,紀實的品格上升為思維的品格,才能使創作進入審美的層次。①那麼,自然紀錄片能不能引發人們的思考?又該怎樣上升到思維的品格與審美的層次?

  國際自然類電視節目主席帕薩?薩拉斯曾說:“自然類影片絕不只是動物、樹和昆虫等非常近的鏡頭和放大鏡頭,還有被稱為自然精神的東西。也就是說拍攝自然類紀錄片,首先需要攝制者對自然的熱愛和了解,要懂得珍愛生命、尊重生命。它需要一種人文精神,而絕不只是為了追求感官刺激。”他同時還說:“現今社會強調的人文精神,並不是單純的指對人的價值、人的個性、人的尊嚴、人的地位、人的發展與人的自由的關懷、看護和尊重,還有我們所在的這個大自然,包括自然中的一切生命。人文精神就是一種關懷,真誠的對自然世界的一種關懷。”②

  由此可見,一部成功的自然類紀錄片不僅僅要滿足觀眾的求知欲望,更應以其濃厚的人文精神和思維品格來征服觀眾。在這一方面,我國與英國BBC公司聯合拍攝的自然類紀錄片《美麗中國》做了很好的嘗試。

  《美麗中國》是一部反映中國自然生態的紀錄片。由BBC環球公司與中國中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聯合拍攝,英文名稱為”WILD CHINA”,也有譯為《野性中國》、《錦繡中華》,歷時三年拍攝,共六集。與其說這是一部紀錄片,不如說它是一場視覺的盛宴。詩一般的畫面、伴之純粹大自然的聲音、獨具中國氣質的磅礡之聲相結合的美麗畫面……都給我們帶來了一種久違的震撼,強大的視覺沖擊力帶給我們的是全新的視聽完美享受。

  然而,不僅如此,紀錄片《美麗中國》中更有一種陷於畫面和音樂背后的、厚實的濃濃的情懷,一種博大警世的人文關懷流淌其中,它使得觀看這部紀錄片不僅有一種視覺的震撼,更是一種對自然的震撼與敬畏。

  《美麗中國》中的人文精神。在整部紀錄片中,沒有清晰的人物對白,解說詞只是展示性的,可以說主要是在用視覺語言和影像的力量展示著自然,更展示著不朽的人文主義精神,這些精神深深地打動著觀眾。

  張家界深山溪水中的娃娃魚,貴州山間的葉猴,茫茫雪山中被呼為“山中野老”的滇金絲猴,遷徙途中在鄱陽湖歇腳的浩蕩鳥群,上海郊區寺廟中400余歲高齡的斑點龜,貴州岩洞中的蝙蝠。傍晚時分,古老爹倚在窗前,仰頭遠眺,看著遮天蔽日從北方飛來的成群雨燕,計算著它們南來的日子,並以此盤算著插秧的日期。金腰燕飛來的第二天,各家各戶就一同忙著把秧苗移到山間的梯田之中,而頭上的雨燕也在忙著建筑新巢。

  如此清晰逼真的視覺語言讓觀眾在體味生命力量的掙扎的同時,更讓人們深深地感受到在這部6個小時的紀錄片中,所展示的動物、植物是與我們人類一樣平等而珍貴的生命。在優美的攝像的引導下,觀眾漸漸走進了大自然的世界,逐漸用一顆平等的心態感受著自然中生命的起起伏伏。這部紀錄片帶給我們的不單單是美的享受,更融入了一種生命的整合:當觀眾知道在拍攝后的幾周后400余歲高齡的斑點龜死了時,人們會遺憾﹔在蛇島上,當觀眾看到鳥兒逃脫蛇的攻擊時,人們會高興……影片中,往南遷徙的鳥兒在枝頭歇息,透過畫面觀眾看到偽裝的腹蛇就附著在同一棵樹的樹枝上,且仿佛那腹蛇一張口就要吞下鳥兒了,內心就會焦急萬分,擔憂鳥兒能否躲過蛇的攻擊。當看到有的鳥兒未能逃脫,隻能成為腹蛇的食物時,令人感到無助和無奈,並感受到了生物鏈的冷酷與無情。這一切令觀眾的心隨著自然生命而跳動。

  《美麗中國》中展現給觀眾的自然世界與每一個人所面對的並無不同:孤獨、疲憊、不能支撐和致命傷害。《美麗中國》用它的鏡頭告訴人們:自然生物是我們的朋友,隻不過與我們生活的方式、地點不一樣。也許是社會生活太過復雜和疲憊,我們早就忘了其實所有的生物都是地球的主人,我們應該發現,這個地球不僅僅屬於我們,還屬於動物,屬於更多的生靈。紀錄片引導人們關注或者說重拾的,可能正是已被忽視掉的人類與動物之間的感情、生物之間奇妙的感應和聯系。如果每一個觀眾都在觀后像珍惜自己一樣善待動物,那麼這就足以體現這部紀錄片在現實中的價值和意義。理解愛護珍稀動物,保護我們的自然環境的意義,正是影片所要表達的強烈的人文關懷精神。

  《美麗中國》中的生態平衡觀。文明是一把雙刃劍,在帶給人類物質享受和現代生活的同時,也帶來了人類與自然的隔閡和異化,人類的心靈越來越粗糙,感覺越來越遲鈍,心腸越來越堅硬……於是生命的意識淡薄,悲憫情懷喪失,人文精神缺乏,人類成為唯一隻愛自己的冷漠動物。但是《美麗中國》,它帶給觀眾的不僅是美輪美奐的中國自然視覺奇觀,還有前所未有的心靈震撼,人們震撼於大自然的美與脆弱,讓冷漠已久的心靈變得濕潤、柔軟。這部長達6小時的大型紀錄片的特點是以自然為對象,以平等的視點關注人與自然界中的生物。以紀實的手法和寫意的風格,來抒寫和展示自然的奇觀和生命的奇跡,讓觀眾有機會近距離地觀賞中國大自然中生存的各種生命,在觀賞中感受自然的壯觀、神奇與美妙,感受生命的庄嚴、神聖與美麗,同時也對自然法則產生了新的認識和新的思考。

  《美麗中國》把思考的領域從自然界擴展到人類、擴展到人與自然的關系。實際上它是在借大自然中生物的生存狀態觀察人類的行為,反思人類未來的命運。或者說,它不是從人類的角度看自然,而是從自然的角度解讀人類,即將動物的世界作為這個世界的主角,從自然的角度來觀察人類的行為,巧妙地將動物的世界與人的世界進行藝術化的對比,用暗示和警示的方法來審視人類的價值觀念及許多悖論性行為方式。無污染無破壞的自然環境本來是自然界最美好、最壯觀的景象,而人類無止境的開發與建設卻把這些美好近乎破壞殆盡,多種物種瀕臨滅絕,美麗的自然美景不復存在,最終也影響了人類的生存。當我們從大自然的角度來觀察這個世界時,才能看清這個世界的面貌與形態,才能發現這個世界的自身結構和內在關聯,才能看清自己面貌的丑陋和行為的愚蠢。

  《美麗中國》中人文精神指導和欣賞下的視覺語言。視覺語言是紀錄片創作者用以構成視覺形象、表達制作思想的各種手段技法的總和。因此視覺藝術、畫面思維是紀錄片制作人員應有的基本思維方式,也是電視紀錄片表達創意、展示故事的主要創作思維方式。對於紀錄片來說,視覺是第一性的。紀錄片是供人們欣賞的藝術品,“好看”是紀錄片的“核”,因此,視覺語言是紀錄片思維品格表達的一種最重要手段。

  正是基於對自然生命的尊重與深厚的感情,紀錄片《美麗中國》用獨具中國氣質的磅礡、渾厚、包容的聲音結合美麗的中國自然畫面,把原屬於自然科學范疇的主題拍成了洋溢深厚人文主義精神的優秀作品,其視覺語言充溢、表現著濃厚的思維品格。如大量的長鏡頭,跟隨對象的運動,用特效表現的風雲變幻、萬物生長,大量的航拍鏡頭展現出壯闊的美感、梯田區的整體視覺沖擊效果﹔運用自然光線、光度的強弱,光位的順光、逆光、側光,光比的明與暗等,追求寫實性﹔運用蒙太奇的手法,切換自然中的不同場景,無不集中反映著人與自然和諧這一偉大主題。同時,拍攝者在攝像時總是盡可能地親近拍攝對象,獲取最真實的視覺畫面、獲取自然的最美好的瞬間。對於攝制者來說,它們已經不是單純的物或景,而是懷有情感的相互依存的“伙伴”。

  紀錄片主要是一門視覺的藝術,“視覺藝術”“視覺語言”是影視作品的“主宰”,但無論創作者還是觀眾都不應成為視覺的“奴隸”,而要學會用一種更高的理性和精神來進行制作、拍攝、判斷和欣賞。而這種思想空間,最重要的就是人文精神。《美麗中國》就是這樣一部“創造和利用現實”,以自己的人文精神與思想來指導紀錄片中視覺語言的運用,而絕不是為紀實而紀實,做呆板、機械的原生態記錄。

  綜上所述,《美麗中國》無疑從技巧、內容、精神上都是紀錄片創作的典范,它生動、深刻地向我們展示了自然類的紀錄片應該如何從紀實的品格上升到思維的品格,引發人們對人與大自然的重視審視與深刻反思。同時,作為普通觀眾,人們在欣賞這些自然類的紀錄片時,也不能簡單停留在一種表象的震撼上,也應當懷有一種思維品格,站在一個更高的角度上來欣賞和思考自然類紀錄片所展現給我們的美麗的、震撼的視覺語言。(作者單位:襄樊學院文學院)

  注釋:

  ①②彭吉象:《影視鑒賞》,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56頁,第70頁。


(責任編輯:趙光霞)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