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播儀式觀中傳統節日文化的傳播--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傳播儀式觀中傳統節日文化的傳播

郭講用

2011年01月05日15:29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新聞愛好者》供稿

  摘要:本文從詹姆斯·W·凱瑞的傳播儀式觀角度,分析了我國傳統節日文化傳播的儀式性、慶典性和參與性特征,指出傳統節日文化傳播與傳播的儀式觀具有同樣的核心主旨,即通過神聖的典禮將人們以團體或共同體的形式聚集在一起,以完成“時間上對社會的維系”。發現了當前的傳統節日文化傳播仍是傳遞觀下的信息與知識的線性傳播,沒有創造出“把人們吸引到一起”的“儀式化場域”。提出傳統節日文化傳播應該以傳播儀式觀為理論指導,在傳播過程使用、還原與創造有意義的文化符號,使中華民族文化經過幾千年洗禮,留存下來的具有生命力、最具共同記憶的部分得以生產、還原與維系,成為聯系古今、聯結民眾的精神紐帶。

  關鍵詞:傳統節日文化 傳播儀式觀 傳播傳遞觀

  傳播儀式觀與傳統節日的文化契合


  儀式性契合。美國新聞學會會長詹姆斯·W·凱瑞的傳播儀式觀在傳播信息論、傳播技術論、實証傳播論外,提供了從人類文化傳承角度考量傳播的另一種視角。相對於“傳播傳遞觀”穿越空間距離的“發送—接收”的共時性線性模式,傳播的儀式觀強調的是在“共同的場域”內,受眾經由集體參與共同體驗情感的歷時性模式。而存活於民眾生活中的傳統節日,正是借由宗教信仰儀式、祭祀神靈或祖先的儀式以及民俗活動儀式,將過往、現在與將來聯結在一起,賦予時間以深刻的文化內涵。兩者在儀式性以及通過儀式產生維系方面有深度的契合。

  儀式是人類歷史中最古老、最普遍的文化現象。而“傳播儀式觀研究,不是把傳播過程視為相互間的信息發送或獲取,而是將其視為參加一次神聖的彌撒儀式。在參加這個儀式的過程中,人們並不關注是否學到了什麼新的東西,而是注重在規則化的儀式程序中使特定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得到描述和強化”。①

  自國家設立“文化遺產日”,將春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等傳統節日列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並定為法定節日后,關於傳統節日的文化、民俗、節慶活動的傳播,就強化了傳統節日本身具有的傳承文化、連接政府意願與民眾情感、喚醒民族記憶的重要意義。而其中的社會與文化價值能否實現,文化自覺、文化自信、文化自強的命題能否獲得圓滿答案,重點在於傳統節日文化的傳播以何種理論為指導,以何種方式實踐。傳統節日與傳播儀式觀在儀式性上的契合決定了其傳播必定以儀式觀為重要理論指導。

  文化及其傳承的契合。傳統文化凝聚著民族精神的血脈。雖然面臨西方工業文明的巨大沖擊與“文化大革命”的劫難,但傳統依然穩固地存在於民間。“‘夷狄而中國,則中國之﹔中國而夷狄,則夷狄之’——這是中國的思想正宗……它不是國家至上,不是種族至上,而是文化至上”。②正如費孝通先生所說:傳統並未逝去。傳統節日文化是中華民族文化經過幾千年時間的洗禮,留存下來的具有生命力、最具共同記憶的部分,是整個民族精神展演的儀式和典禮。其中蘊涵的民俗文化、儒家倫理、佛道文化、神話傳說等文化因子,是聯系古今、聯結不同地域民眾情感的紐帶,關系到中華民族國家的合法性來源。

  某種意義上,傳統節日既是節日的傳播,也是傳播的節日。兩千年來,中華民族的文化遺存每年都在傳統節日的“時空場域”內,以民眾的群體傳播得到承繼與創新。儀式的本質源於宗教儀軌,儀式的宗教色彩賦予了傳統節日傳播的“神聖性”。這種神聖性是人類文化最為深刻的內涵,也是處於信仰真空的多數當代國人最為缺乏的精神財富。若從傳播學角度講,傳統節日本身就是重要的文化傳承媒介,儀式、慶典、民俗活動都是民族內心深處共同信仰傳播的載體。

  文化傳承功能是傳播學的四大功能理論之一,而凱瑞的“儀式觀”則從“非功能”角度揭示和強調了傳播本身就是文化和文化傳承的過程。“傳播的儀式觀把傳播看做是創造、修改和轉變一個共享文化的過程……如果說傳播的傳遞觀的核心在於訊息在地理上的拓展(以控制為目的),那麼傳播的儀式觀的核心則是將人們以團體或共同體的形式聚集在一起的神聖典禮”。③凱瑞所言的“共享文化”對於中國傳統節日而言,即清明節的“孝悌文化”與“祭祖文化”,端午節“高潔的士子文化”,盂蘭盆節的“佛教文化”,中秋節的“儒家家庭倫理文化”,重陽節的“敬老文化”等。

  聯結功能的契合。“傳播是‘最奇妙的’,因為它是人類共處的基礎所在﹔它產生社會聯結,無論是真情還是假意,它都把人們連接在一起,並使相互共處的生活有了可能”。④和諧的社會來源於個體、家庭、家族、群體牢固的聯結與維系。“正是在這個多視角研究的意義上,傳播被看做是‘把人們吸引到一起的神聖典禮’﹔是‘共同信仰的表征’﹔是‘現實得以生產、維系、修正和轉變的符號過程’﹔是‘在時間上對社會的維系’”。⑤而傳統節日正是以盛大的“文化儀式與慶典”實現“時間上對社會的維系”。屈原、曹娥、介子推、牛郎與織女等人物及其所承載的儒家忠義、百善孝先、忠貞愛情、佛教悲孝等精神,都會以“祭禮”的形式超越地域,滲透於民眾的血液中,成為內在的文化聯結。問題在於,當前傳統慶典活動的萎縮與變異嚴重地削弱了傳統節日的聯結功能。如端午節包粽子、賽龍舟、插艾草、民間詩會、雄黃祭酒、制作佩戴香囊等豐富的傳統民俗活動隻剩下被商業包裝的“粽子節”了。相比之下,少數民族傳統節日與他國的傳統節日文化保存要完整得多。“祭青海神活動約在一千年前就已存在,祭海見諸史料則始於清代。清朝規定每年秋季行祭海神之典,會盟蒙藏各族,屆時,青海湖畔人馬聚集,各蒙藏王公、千戶、百戶集於此,祭禮過后,舉行聲勢浩大的賽馬、摔跤、射箭、舞蹈活動,現在海南地區每年在青海湖都要舉行祭海賽馬會。藏族地區則集中在祭‘俄博’等節日裡進行賽?牛等。”⑥青海土族每年都舉辦的歷時數月的號稱世界上最長的民族慶典“納頓節”,是當地土族人民共同的精神財富。

  韓國江陵端午祭是長達一個月的節日祭典,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確定為“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江陵端午祭源於中國的端午節,后與韓國文化結合,衍變成獨具風格的祭祀文化。江陵端午祭包括大關嶺山神祭、國師城隍祭、前夜奉安祭和朝奠祭。祭祀過程伴隨著眾多的文藝表演和民俗游戲,如釀造神酒、官奴假面舞、鶴山奧道戴歌謠以及其他民俗活動,包括用菖蒲水洗頭,漢詩創作比賽、鄉土民謠競唱大賽、全國時調競唱大賽,在大樹下蕩秋千,壯士角力比賽、拔河以及國樂表演、伽琴並唱等藝術活動。每年,長達一月的節慶活動從農歷四月初五的釀制神酒、端午巫堂表演開始,是江陵人民以“共同信仰”相互聯結的“儀式紐帶”。而韓國媒體每年都將鏡頭對准現場,以現場直播和現場參與等豐富的傳播形式介入其中,使其中有價值的文化符號得以復制、生產與傳播。而當下中國傳統節日聯結功能的弱化,一方面源於文化保存力不強,更重要的一方面則是因為大眾傳媒集體缺席“傳統節日文化符號的復原與再生產”。

【1】 【2】 【3】 

 



(責任編輯:趙光霞)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