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輿論暴力的形成因素與對策--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輿論暴力的形成因素與對策

聶亮

2012年04月17日15:38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聞愛好者》雜志供稿   

  【摘 要】網絡輿論曾經作為積極的力量對社會作出了前所未有的貢獻,從“孫志剛事件”開始,網絡輿論日益被人們關注。然而,一些熱點事件經過網民的激烈討論后,網絡輿論往往偏離了人們所期望的軌道,走向了極端。它以一種具有巨大破壞性力量的面目出現,形成網絡輿論暴力,對社會造成不良的影響。本文從傳播學視角,著重解析導致網絡輿論暴力形成的各種因素,以為探討解決之道提供借鑒。

  【關鍵詞】網絡輿論暴力;群體感染;意見領袖;議程設置

  什麼是網絡輿論暴力

  隨著網絡的出現,網絡輿論也逐步出現。網絡輿論曾經作為一種建設性力量,對社會起著積極的作用,諸如網絡的輿論監督。從2003年的“孫志剛事件”開始,人們對於網絡輿論抱著莫大的期望。然而,一些熱點事件經過網民的激烈討論后,網絡輿論往往偏離了正常的軌道,以一種偏激的、暴力的形式出現。對於具體什麼是網絡輿論暴力,目前學術界尚無定論,也沒有統一權威的概念被普遍認可。本文試分析網絡輿論暴力的內涵、特性來讓讀者了解什麼是網絡輿論暴力。

  網絡輿論,可以通過各種形式得以實現。其一,網民可以通過自己設置議題來引發網絡輿論的形成。網民通過向網絡上傳消息,或者是發起議題來進行議程設置,其他網民則通過對該消息的回復、評論,或者對於議題的態度表態,形成討論。在討論的過程中,一種對於該事件的大體一致的意見逐步佔領上風並形成主流意見,也就形成了網絡輿論。而網絡輿論暴力作為一種特殊的網絡輿論,具有以下特點:

  言語上的暴力性,態度偏激。網絡輿論暴力,通常言語上具有暴力性。網絡輿論暴力的實施在於網民對於事件的看法往往以道德為批判的准繩,持一種黑白分明的態度,而不是基於理性的分析與探討。同時在意見的表達中,往往爆出粗口、臟話,表現出言辭激烈、過於偏激的特點。

  對敵對意見的肆意攻擊。網絡輿論除了意見的偏激與言辭的激烈外,也表現出對於持敵對意見的網民語言上的肆意攻擊與謾罵。網絡作為一個意見交換的平台,理應具有公平性。在輿論暴力的實施中,網民則表現出對於敵對意見的打壓,群起而攻之,以謾罵等方式對敵對意見方造成心理上的壓力而不得不變為“沉默”或者是轉移陣地。

  對於當事人的言語侵犯甚至行為侵犯。網絡輿論暴力,最核心的特點是對於事件的當事人進行言語上的攻擊、威脅,甚至通過公布其隱私或者私人信息等,引發一些網民對當事人進行騷擾等行為上的侵犯,給當事人造成生活工作上的不便。也會對其本人以及相關親朋好友造成一定的壓力,甚至引發悲劇。

  網絡輿論暴力的形成因素

  網絡輿論暴力的形成機制是復雜的,促成因素也是多樣化的。本文從傳播學的視角,對導致網絡輿論暴力形成的各類因素進行探討,分析這些因素是如何導致網絡輿論走向暴力之路的。

  (一)網絡媒介的特性與言語上的暴力性

  網絡媒介的特性是網絡輿論暴力形成的物質基礎。網絡的虛擬性和網民的匿名性,使得網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可以毫無顧忌地發表意見。在表達意見的同時,無須顧忌自己的身份、地位、名聲等,可以肆無忌憚地發表言辭激烈的言論,也無須對自己的言論負責。正是網絡的這些特性使得網絡輿論更易出現暴力傾向,這是網絡所獨有的現象。人們把這種現象叫做“去抑制行為”,在互聯網中,抑制行為可概括為與現實生活的對應行為相比更少受抑制的行為,它包含以對自我呈現和他人評價的擔心“明顯”減弱為特征的任何行為。互聯網上存在兩種典型的去抑制行為,其中之一就是紛爭,表現為攻擊與謾罵。通過互聯網進行交流時,人們可以因為一個小小的不同意見而立刻惡語相向,不惜偏離所討論的問題而用各種言語攻擊對方。一些在現實生活中即使是循規蹈矩的老實人,進入網絡后也可能會變得粗暴和富於攻擊性。正是這種“去個性化”,讓網絡言論的過激與偏執變為可能。

  (二)社會信任危機與偏激意見的表達

  由於對於整個社會的信任危機的存在,網民對官方的信息和觀點,往往持不信任的態度和抵觸心理。“官二代”、“富二代”等某些相關的詞語極易引起網民的熱點關注和批判。對於某些不明朗、未公開的事件等也極其敏感。一旦消息觸及網民的敏感點,就容易引起網民狂熱參與其中。由於社會信任危機的普遍存在,網民對處於輿論風暴中的事件的考量往往依據倫理道德,依據一時感情沖動來進行判斷,失去理性的思考與判斷,偏激的意見由此產生。而偏激的意見則確定了網絡輿論的暴力性走向。

  (三)網絡環境中的群體感染與網民的群體模仿

  網絡輿論暴力的成型,與網民的盲目跟風、非理性的判斷息息相關。正是網民的非理性判斷與非理性的意見表達,使得網絡輿論朝著暴力的方向發展,而不是本著理性交流的原則進行。網絡討論一般以跟帖、回復、評論的形式進行,意見按發表的先后時間順序的原則,或者熱度等原則進行排列。當網絡輿論逐漸形成后,往往絕大部分的最新版面已經被一方的意見所佔領。隨后加入討論的網民,同集合行為中的人群一樣,容易受到群體感染。勒龐在其著作《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中提到,感染類似於一種催眠作用,所有的情感和行動在群體中,都具有感染性。在現實環境中,現場亢奮的氛圍使得群體成員失去理智的自控能力,某種觀念情緒或行為在暗示機制的作用下以異常的速度在人群中蔓延開來,並迅速引發整個人群的激烈行動。在網絡環境中,群體感染則是由文字促成的,一致的意見在通過文字表達后形成了對於網民的一種群體暗示。網民在狂轟濫炸的一致化言論中容易先入為主,失去理性的自我判斷,人雲亦雲,不由自主地加入暴力批判的隊伍之中。

【1】 【2】 

 


ceshi
 
(責任編輯:實習生鄧軍、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