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公共事件中網民的角色功能--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突發公共事件中網民的角色功能

朱 麗

2012年05月25日17:16    來源:新聞愛好者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新聞愛好者》雜志供稿  

  [摘 要]網民在Web2.0時代以公民記者的身份迅速完成傳受一體化的角色轉變,並日漸成為網絡輿論的生力軍,他們大規模介入突發公共事件,既拓展了公眾知情權,又全面監督社會,並彰顯其社會教化功能。網民作為一支日漸獨立的媒體力量能夠影響和左右網絡輿論的發展方向,進而影響現實社會的政治民主化建設。

  [關鍵詞]突發公共事件;網民;網絡輿論

  近年來,非典、地震、冰雪災害、暴雨洪水等自然災害頻發,“黑磚窯事件”、“躲貓貓事件”、“寶馬撞人事件”等社會性事件也頻頻進入公眾視野。這些突發公共事件處理不當會帶來巨大的社會問題,而其妥善解決有賴於政府、媒體、社會組織和公眾各方的共同努力。網民作為一支新興的、日漸獨立的媒體力量,能迅速匯聚各方信息和意見並形成強大的網絡輿論,在突發公共事件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網民正在成為一支日漸獨立的媒體力量

  通常,“網民”泛指所有通過計算機和互聯網進行網絡活動的人。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對“網民”的定義是:網民即互聯網網民,指平均每周使用互聯網至少1小時的中國公民。在業界學術研究領域,不同學者根據其研究內容和研究對象對“網民”的界定也有所不同。例如米歇爾·霍本嚴格區分了“網絡使用者”(netuser)、“網絡受眾”(netaudience)、“網民”(Netizens)這三個概念,他認為隻有那些網絡活動具備一定的特征與特質的網絡使用者才可以被稱為網民。《網絡受眾心理行為研究》一書用“網絡信息查詢”這一特定網絡活動的網絡使用者來界定網民,《網絡互動中的網民自我意識研究》則認為應該從網絡使用者的行為效果出發來闡釋網民概念。由此可見,學界研究普遍認為並非所有利用互聯網的人都可以被稱為網民。本文旨在研究那些通過網絡行為參與社會事務的普通網絡使用者,探討他們在突發公共事件中的角色定位和職能表現,因此,本文所指的“網民”即經常性通過互聯網進行社會信息查詢、傳播和交流活動的普通民眾,由他們主導的網絡輿論與傳統的媒體輿論有著本質的區別。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2011年7月19日發布的《第2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1年6月底,中國網民規模達到4.85億,較2010年底增加2770萬人,增幅6.1%。[1]數量如此龐大的網民分布於各個網絡社區、網絡論壇、各種即時通信工具如QQ、MSN中,活躍於博客、微博等新型媒介中,也現身於各大主流媒體網站、門戶網站及其所轄論壇之中,他們通過瀏覽、跟帖、發帖、回帖、轉帖等形式參與各種話題討論,在突發公共事件中更是活躍異常,他們往往能迅速匯聚各方信息和意見,快速形成龐大的人際傳播和群體傳播網絡,並最終形成強大的網絡輿論,對突發公共事件的發展和解決產生各種影響。

  網民在突發公共事件中的角色定位

  傳受角色的一體化。在傳統的大眾傳播格局中,傳播者和受眾有明顯的角色分界,傳播者通常是專業的媒介機構及其新聞工作者,他們負責新聞信息的採集、選擇、加工和發布,居於傳播的絕對主體地位。受眾雖然可以通過讀者回信、回電等形式進行信息反饋,但因為這種反饋的局限性,他們無力從根本上改變傳者主導的格局。在單向性強的傳播格局中,媒體輿論事實上和公共輿論、民間輿論有很大的距離,也並不能很好地代表民眾的聲音。網絡環境在某種程度上顛覆了這種傳統。無論是主流網絡媒體中的新聞跟帖、回帖還是社區論壇、博客、微博中的發帖、轉帖、回帖,網民都具有相當的自主性,傳受身份的轉換往往也可以瞬間完成。

  以2007年5月發生的“海藝事件”為例。從2007年5月25日事件發生當日至7月1日這一個多月中,用google、baidu搜索“海藝”分別出現了91300項和448000項相關內容,而單在天涯論壇雜談版上,與海藝相關的話題有229個,回帖達1萬多個。[2]這229個話題無疑是網民接收到“海藝事件”信息后迅速轉變為傳播者身份的直接體現,1萬多的回帖也擴充、延展或改變原帖的主體內容而成為原帖的一部分,在某種意義上,回帖者也成了發帖者即傳播者。因此,網民通過傳受身份的轉化能快速介入突發公共事件,他們或增加突發事件的報道數量,或延伸、改變報道內容而參與其中,通過呼吁、譴責等一系列行為發出自己的聲音並形成真正有別於傳統媒體輿論的網絡輿論。

【1】 【2】 

 



傳媒沙龍新銳網站CEO系列訪談
(責任編輯:鄧軍(實習)、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