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力隻顧往前走"--朱穆之的激蕩人生與外宣貢獻--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有力隻顧往前走"--朱穆之的激蕩人生與外宣貢獻

崔斌箴 姚 遙

2011年06月24日16:20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對外傳播》供稿

  人生因經歷厚重而精彩,這一點在朱穆之身上體現得很透徹。當我們品讀這位將近百歲老人的人生閱歷時,仿佛置身於時光隧道,不斷感受著歷史的心跳和激蕩。同時,朱穆之作為新時期對外宣傳工作的開拓者,讓人感覺他就是一部展開在眼前的外宣史書。閱讀中,我們不斷感受著外宣事業脈動過程中處處閃爍的穆之同志的勇氣、智慧與風採。

  1916 年,朱穆之出生在戰禍頻仍的北洋軍閥時代。1931 年,朱穆之來到北平,投奔當時已是北京大學知名教授的大姑父——劉半農。兩年后,朱穆之考上了北京大學。1935 年,北平學生掀起了轟轟烈烈的“一二?九”救亡運動,作為北京大學學生會負責人,朱穆之組織北大同學參加了全市大中學生的示威游行。他走在隊伍最前面,與前來鎮壓的警察英勇抗爭,被打得頭破血流。經過斗爭的洗禮,1936 年初,朱穆之在北大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的外圍組織“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

  1937 年北平淪陷后,朱穆之流亡到南京,並開始在中國共產黨接辦的《金陵日報》工作,負責撰寫宣傳抗日的時評,從此與新聞事業結下了不解之緣。不久,南京也淪陷了。朱穆之輾轉來到了魯西北抗日根據地,在那裡,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9 年元旦,朱穆之結識了八路軍129 師劉伯承師長與鄧小平政委。惜才的鄧小平,看中了年輕有為的朱穆之,任命這個年僅23 歲的小伙子擔任師政治部宣傳部副部長。從此,朱穆之跟隨劉鄧大軍,開始了南征北戰的戎馬生涯。在鄧小平的直接指導下,朱穆之寫出了《劉伯承將軍縱談戰局》一稿,由新華社向全國播發,成為中國新聞史上的名篇。

  1947 年,朱穆之正式調新華總社擔任領導工作,直到1978 年才離開。全國解放后,在新華社從解放區通訊社建設成為統一集中的國家通訊社和世界性通訊社的過程中,朱穆之作出了重要貢獻。1955 年10 月, 毛主席提出新華社“要把地球管起來”。朱穆之說,他理解毛主席提出的就是要走中國自己的道路,那時候新華社的國際消息幾乎都依賴蘇聯塔斯社。此后,新華社開始了建設世界性通訊社的征程。由於新華社社長吳冷西兼任著《人民日報》總編輯,朱穆之實際主持新華社日常工作。在他們的領導下,新華社加快了走向世界的步伐。

  1965 年,朱穆之在一次會議上強調,要把新華社的對外報道推進到新的階段。當年2 月,新華社建立了專職的對外報道部門——對外新聞編譯部。這個部門的職責是,將新華社用於對外播發的中文新聞稿,翻譯成法、俄、西班牙、阿拉伯和印尼文新聞,然后通過專線向世界各地特別是亞非拉地區播發。到1965 年底,新華社的海外分社已達51 個,遍布亞、非、歐、美,駐外記者共85 人,初步形成了以亞非拉地區為主的國際新聞報道網。新華社在1966 年5 月上旬開始了“文化大革命”,朱穆之首當其沖被拉下馬,三天兩頭受到批斗。但是,他對黨的信念並未動搖。1972 年,周總理向毛主席提出希望朱穆之回來工作,獲得毛主席同意。從朱穆之被造反派趕下台到恢復工作,很巧,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整整六年。恢復工作后,朱穆之在“中央文革”控制的宣傳系統中,與“四人幫”做了積極的斗爭。1975 年,當“批鄧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大張旗鼓地展開時,朱穆之被“四人幫”再次打倒,發配到新華社印刷廠勞動。1976 年10 月6 日,“四人幫”被粉碎。10 月8 日,朱穆之在印刷廠勞動之時,來了一輛轎車把他送到玉泉山。華國鋒、葉劍英、李先念等中央領導人宣布,由耿?、朱穆之、李鑫三人負責新階段的中央宣傳工作。1978 年,朱穆之成為主持日常工作的中宣部副部長。1979 年胡耀邦任職中宣部部長后,朱穆之配合他大抓宣傳思想理論界的“撥亂反正”工作。

  1980 年3 月,中央書記處專門討論了對外宣傳工作,決定成立中央對外宣傳小組,負責統一領導整個對外宣傳工作。4 月,中央對外宣傳小組正式成立,朱穆之(時任中宣部副部長)被任命兼任__組長。1982 年至1986 年他任文化部長期間,仍兼任中央對外宣傳小組組長﹔1988 年至1989 年中央對外宣傳小組曾一度撤消,對外宣傳工作歸中宣部管, 但他作為中央宣傳思想工作領導小組成員, 仍負責指導對外宣傳工作﹔1990年中央對外宣傳小組恢復后,他繼續擔任組長, 直到1992年離休。在整整12 年中,朱穆之為對外宣傳事業的發展嘔心瀝血, 作出了卓越的貢獻。可以說,朱穆之是我國歷史新時期對外宣傳事業的開拓者與奠基人。朱穆之常說,對外宣傳是應運而生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實行改革開放后不久,朱穆之就提出,要開放就必須對外宣傳,讓人家了解你,否則你的門開得再大,人家也不敢來,你出去人家也不接近你。所以對外宣傳是為對外開放鳴鑼開道的,是戰略性的任務。為了適應全國對外開放的新形勢,特別是外國來華旅游者和商人等激增的新情況,中央對外宣傳小組於1982 年4 月召開了全國地方對外對台宣傳工作會議。會議由朱穆之主持。胡耀邦、鄧穎超、廖承志等領導同志到會講話。這實際上是歷史新時期我國第一次全國性的對外宣傳工作會議,它為構建大外宣格局打下了初步基礎。

  在指導和部署對外宣傳工作的時候,朱穆之始終強調要重點宣傳當前中國的經濟建設和改革開放。他認為,宣傳現實的中國是當前對外宣傳最根本的要求。我們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因此要把經濟宣傳擺在對外宣傳的中心位置。朱穆之還提出,對外宣傳工作者要樹立“兩場意識”,一是市場意識,就是要宣傳經濟,利用國內外兩個市場發展經濟﹔二是戰場意識,就是進行對外輿論斗爭。朱穆之說,西方“西化”、“分化”中國的圖謀是不會改變的,這種斗爭是不能停止的,我們要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

  朱穆之認為,對外宣傳是一門藝術,難度很大。最大的問題是針對性。內外有別,區別內外,是最大的針對性。對外宣傳還要區別不同國家、不同階層、不同領域的不同對象,根據不同情況和要求,進行不同的宣傳。朱穆之還非常重視利用外力進行宣傳,特別是重視對外國記者的工作,強調對外國常駐記者要多接觸、多交往,要主動、積極、有針對性地加強新聞發布工作,要經常化、制度化,及時向他們提供權威信息,以引導輿論。1982 年2月,中央批准了對外宣傳小組的請示,決定建立新聞發言人制度,中央許多部門都設立了新聞發言人。在朱穆之的建議下,1982 年黨的十二大設立了專門的新聞發言人並舉行記者招待會,朱穆之成為中共黨史上第一位黨代會發言人。黨的十三大也由他任發言人,同時還請中央一些部門的負責人舉行記者招待會,中央新一屆領導人選出后即與中外記者見面,回答提問,取得很好的效果。1990 年,中央對外宣傳小組成為完全獨立的實體機關。1991年,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成立,與對外宣傳小組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朱穆之兼任主任。此后,為了應對西方的挑舋,朱穆之主持撰寫了中國第一個人權白皮書《中國的人權狀況》。以此為契機,中國啟動了關於人權問題的研究、宣傳和對外輿論斗爭。

  1992 年黨的十四大后,已是76 歲高齡的朱穆之,主動提出離休。朱穆之在回顧對外宣傳工作的歷程時說:“在中央的重視和領導下,在中央和地方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經過二十多年的工作,終於組成了一支對外宣傳隊伍,建立了對外宣傳體系,增進了世界對中國的了解,擴大了我國在國際上的影響,打開了對外宣傳工作的局面這裡凝集了他畢生的精力和心血,朱穆之提出的對外宣傳理論和實踐,到今天還是適用的。朱穆之離休后繼續發揮余熱,1993 年他擔任了新成立的中國人權研究會會長,風塵仆仆地遠赴世界各國,參加國際人權研討會,繼續為中國的國際形象鼓與呼。2000 年,84 歲的朱穆之辭去中國人權研究會的會長職務。此后,耄耋之年的朱穆之,依然筆耕不輟。2006 年6 月,他應中央文獻研究室之約,寫了6000 字的史料《回顧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思想理論戰線的斗爭》。2007 年,出版了專著《風雲激蕩七十年》。2010 年,出版了專著《道理也要打假》。

  今天, 將近百歲的朱穆之,依然在用他的生命與熱情,關心著他為之奮斗了80 年的中華民族的前途與未來。他用以自勉的一首小詩,足以令每一位外宣后輩感動不已並心向往之:

  無妨霜雪滿頭,

  但願日新世道,

  有力隻顧往前走,

  哪管走到何時了。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