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航母試驗的輿論引導談起--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從航母試驗的輿論引導談起

劉妍 楊帆

2011年11月23日14:37    來源:《對外傳播》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1 年7 月27 日,在中國國防部例行記者會上,我首次正式對外發布航母建設有關信息。一時間,“中國航母”成為國際輿論關注的熱點話題和網絡搜索的熱門詞語。此次航母信息發布后的輿論引導力量集中、基調適度、柔中帶剛,既很好地營造了主流輿論、鼓舞廣大群眾,也呈現出低調適度的特點,避免了因為不必要的炒作而授人以柄,深入研究分析其技巧策略,對於我們將來做好各種重大武器裝備試驗輿論引導具有重要的啟示作用和借鑒意義。

  一、充分發揮國內主流輿論引領作用

  中央和軍隊媒體發揮引導作用

  航母建設信息發布后,各中央和軍隊主要媒體緊緊圍繞“我國改建航母用於科研試驗和訓練”這一主旨,正面解讀闡釋,積極回應關切,通過權威報道、專家訪談、發表評論等多種形式,有針對性地設置議題,進行深度報道和輿論引導。例如,《人民日報》策劃推出了《五問中國航母》專版,強調“改造廢舊航母是由國情決定的”,“擁有航母有利於保衛我國的海上安全”。新華社連續播發稿件,稱“維護全球海洋安全,中國邁出發展航母步伐”、“中國安全與發展需要航母”。解放軍報配發了評論員文章《和平發展的積極舉措》,通過連線專家的形式進行正面解讀,指出“在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中,隻有中國沒有航母﹔在‘金磚四國’中,也唯獨中國沒有航母”,“即使未來發展航母,中國也不會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而是意味著對世界和平承擔更大的責任”,等等。

  軍事專家闡釋解讀恰當到位

  一批來自海軍和軍隊院校的專家學者分別做客中央電台“國防時空”、中央電視台“防務新觀察”和國防部網站“嘉賓訪談”等欄目,以非官方的身份和視角著重向國際社會說明我建設發展航母的目的和用途,強調我建設發展航母對維護亞太地區和世界和平穩定的積極意義,強調我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不會改變,適度批駁“中國軍事威脅論”等,積極扮演“意見領袖”和“把關人”的角色,起到了很好的引導作用。

  從航母信息發布后一段時間看,國外媒體在報道我航母信息時紛紛援引新華社、《解放軍報》等主流媒體消息,基本認同我改建航母主要用於科研訓練,大多認為形成實際戰力尚需時日,猜測性、負面報道數量不多,客觀成分比重較大,沒有形成對我污蔑攻擊的“靶心”效應。可見,在當今社會輿論流越來越多元多樣的情況下,發揮好我權威媒體和意見領袖的作用,不但能影響國內公眾認知、調節社會輿論,還能有效開展對外宣傳,擴大我方聲音,搶佔國際話語權的先機。

  二、平衡報道,分散焦點

  媒體、公眾對敏感話題關注度不聚焦才能有效避免成為輿論和炒作的熱點。此次我航母信息發布后,一些別有用心的國外媒體企圖再炒“中國軍事威脅論”,甚至與南海問題、東海問題、台海問題等挂鉤,對這些負面議題的化解與反制,各媒體沒有意氣用事、與其論戰,而是採取以柔克剛的辦法,分散關注點,淡化影響度。一是內容上“淡化政論、強化科普”。此次航母信息發布后許多媒體不設刺激性議題,不作渲染性報道,而主要集中在宣介航母知識、解讀航母戰例、回顧航母發展歷史上。有的從知識性、科普性角度介紹了當今世界正在服役的10 艘航母基本情況,開闊了讀者的視野﹔有的回顧了航母百年發展建設的歷程、航母經典戰例、航母武器配置及設備等常識,引發廣大受眾的學習軍事知識熱。二是策略投放觀點。針對輿論可能出現的“航母無用論”、“航母威脅論”等偏激觀點,有的媒體通過揭秘美、俄、英、法等大國,以及印度、泰國等亞洲國家發展航母,暗示全球大國都在競相建造航母,中國發展航母並不是“獨樹一幟”,而是符合全球海軍發展趨勢﹔也有的通過分析我周邊國家和地區不斷加強海軍力量建設,策略地釋放了“中國需要航母”的觀點立場。三是巧妙安排報道。文章標題的構思、採訪題目的策劃、報道版面的設計,都是非常巧妙的議題設置方式,是一種“無聲勝有聲”的輿論引導。比如,有的電視和廣播等媒體通過主播引導式提問,使受訪嘉賓始終圍繞我需要重點釋放的信息進行解讀,確保了訪談節目的質量和效果﹔有的平面媒體通過採取“標題設議題”的形式,先入為主,每個標題實際就准確反映了一個核心議題﹔還有的通過版面設計的方式很好地起到了平衡報道的作用,如《參考消息》在8 月2 日的《軍事瞭望》中既摘登了外媒評論我建設航母是“戰略防御從近海轉向太平洋”的報道,同時又在同一版安排了《美軍欲拉盟友網上封堵中國》、《印空軍參謀長誓言“推動現代化”》、《俄黑海艦隊將新增十二艘艦艇》,以及吃韓國印尼合作研發隱形戰機》等報道,引導讀者客觀地看待中國軍事裝備的發展。

  三、聚焦惡意言論實施精確反擊

  針對外界一些惡意的諷刺、中傷,據理批駁是理所當然的,但同時,也應盡量避免出現“某國家”、“某媒體”等含糊不清的表述,不但無法給予有力回擊,還可能造成“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局面。例如,針對日本官房長官枝野幸男所謂“中國軍力動向不僅讓日本,也讓國際社會擔憂”,以及其防衛大臣北澤俊美所謂中國建造航母的計劃“總體上沒有透明性”等別有用心的言論,解放軍報第一時間刊登了《日本政要“憂”從何來?》的評論文章,點對點地進行了輿論反擊。首先,從歷史和現實的原因闡明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用鐵的事實說明中國現在不稱霸,即便發展壯大后也不會爭霸稱霸。其次,揭露日本既沒有在“二戰”結束后認真清算自己發動侵略戰爭的歷史,自身還大力發展軍力,試圖突破“和平憲法”的約束重整軍備。再次,諷刺日本一面對某個大國的巨額軍費、駐軍日本、動輒使用武力沒有“感受到威脅”,一面又對我僅僅是“利用一艘廢舊航空母艦平台進行改造,用於科研試驗和訓練”而叫嚷“中國威脅”。最后,剖析日本輿論的深層次原因。這篇報道,一針見血地駁斥了日本某些高官混淆視聽、“抹黑”中國的伎倆,採取“精確打擊”的方式開展了輿論斗爭。

  所謂的“中國軍事威脅論”也不是鐵板一塊。對此,對外傳播中的輿論引導要大張旗鼓、針鋒相對,也要在反駁時注意就事論事,是哪國的媒體、政要,就說是哪國的媒體、政要,不要一股腦說成“西方某某”,擴大打擊面,也缺少說服力。

  四、釋放信息,為重大武器裝備的后續建設營造客觀理性的輿論認知氛圍

  一是客觀分析我航母面臨的各種困難。《國際先驅導報》刊登題為《我們對航母未來風險有准備》的文章,強調“任何裝備的發展都是有困難、有風險的”,“我們的艦上設備是全新的,可靠性有待檢驗,人員訓練也可能會有失誤。我們對這些困難和風險有技術和心理准備。”《東方早報》等媒體也分析到,我國軍工發動機研制仍是發展瓶頸,航空技術儲備薄弱帶來了艦載機之間適配技術的問題,打造現代海軍的技術和工業能力特別是動力系統仍然不足,指出航母建設不可一蹴而就,從下水到組建完整戰斗群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二是綜合介紹世界各國的前車之鑒。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軍事頻道等通過回顧航母發展史上曾經出現過的問題、發生過的故障甚至事故,說明航母及其配屬武器裝備的使用是一件復雜性、危險性很高的行動,可謂是給將來航母訓練和建設中可能發生的問題提前給觀眾打了個“預防針”。三是引導受眾正確看待航母作用。

  由此可見,在重大武器裝備試驗的輿論引導中,適當地以“兩面提示”的方法說明可能存在的缺陷和風險,既可以使民眾在心理上不會因為過高期待而產生落差,也能引導國內外受眾對可能出現的負面信息和外界的輿論攻擊產生一定的“抵抗力”,保持對我武器裝備發展的理性認知。
(責任編輯: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