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談外國人起中國名--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趣談外國人起中國名

 劉軍

2012年02月21日16:27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對外傳播》雜志供稿

  筆者在出任常駐歐洲記者期間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西方社會,不僅能說中文的外國人越來越多,而且起中文名字的外國人也越來越多。在西方各行各業中,尤其是那些經常與中國打交道的外國人大多取了味道十足的中文名字。從蜚聲世界的漢學家到聯合國高級官員,從資產過億的跨國公司老板到普通的歐洲人,從中文愛好者到西方的“中國媳婦”或“中國女婿”,都以有中文名字為榮,取中國名已經成為一種時尚。他們的名字有的是根據本國語言的音譯,但更多的是音譯和意譯相結合,聽起來不僅非常中國化,而且十分儒雅,韻味無窮,令人浮想聯翩。

  我的朋友GERALD BEROUD是瑞士洛桑人。他曾在日內瓦大學學習中文,並到中國大陸和台灣進修過漢語。十幾年前,他在洛桑成立了一家中國社會服務公司,並創建了瑞士第一個中文網站——中國視覺。他的中文名是“白鵠”,取“燕雀焉知鴻鵠之志”之意,其宏圖大志不言自明。

  IRMGARD L.MULLER 是典型的瑞士德語區姓名。MULLER女士是洛桑著名的美岸大酒店經理,她的中文名字是“梅樂”。她解釋說,“梅花的梅,快樂的樂”。年逾古稀、懂7 種西方語言的梅樂女士受薩馬蘭奇等中國人民老朋友的影響,對中國產生了極大興趣。她從2000 年起學習中文,還經常看中央電視台中文國際頻道。2003 年6 月,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應邀出席在法國埃維昂(EVIAN)舉行的西方8 國首腦峰會(G8 峰會),曾在美岸大酒店下榻。梅樂親自在大廳迎接,並用中文致歡迎詞。胡主席欣然寫下“熱情周到,賓至如歸”的題詞作為答謝。人們從她取的中文名字就可以想象得到,她是怎樣一位快樂的女士。

  我的一位中國朋友王國棟現在是日內瓦一家建筑公司的設計、建筑師。他和一位叫嘉瑛(CARINE)的瑞士姑娘喜結連理,而他們的戀情源於嘉瑛學中文。我們受邀到國棟家作客,嘉瑛不僅能說純正的漢語,而且給我們做了拿手的烙餅,並按照中國主婦的習慣親手為我們夾菜,堪稱標准的“中國媳婦”。國棟悄悄告訴我們,嘉瑛非常熱愛中國,對中國尊老愛幼的品德推崇倍致,就連國棟80 多歲的奶奶到瑞士探親,嘉瑛都能用中文陪著老人聊天,十分難得。

  說到阿羅·封·森格(HARROVAN SENGER),恐怕沒有幾個中國人知道是誰,而說出勝雅律的大名,許多中國人早已耳熟能詳。他是享譽世界的瑞士漢學家和法學博士,還是德國弗萊堡大學終生漢語教授兼瑞士洛桑大學比較法學院教授。勝先生對中國文化如痴如醉,著作等身。他在上世紀70 年代在台灣和大陸學習漢語。在“文革”期間,他來到北京求學,在大學中與中國同學“同吃同住同勞動”,學毛著,背頌老三篇。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他潛心鑽研中國的“三十六計”,出版了《智謀》一書,被翻譯成包括中文在內的幾十種文字。說到他中文名字的來歷,勝雅律告訴我,許多年前,他曾幫助一位中國學者修改德文論文,作為“交換條件”,中國學者教他中國書法。他對中文繁體字的“勝”字非常喜歡,決定將這個字作為他的中文姓,而雅律是他的德文姓氏的音譯。取“勝”為姓已經表明他處處爭先的豪氣,而“律”是中國古代審定樂音高低的標准,樂音分為六律和六呂,合稱“十二律”。那麼,“律”前加“雅”,活脫脫襯托出一位學富五車,著作等身的西方漢學家形象。

【1】 【2】 

 

ceshi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 鄧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