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罵"李庄 隻責媒體--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不"罵"李庄 隻責媒體

李曙明

2012年02月20日15:25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青年記者》雜志供稿

  北京律師李庄起訴中國青年報,要求對方賠禮道歉並賠償五毛,引起廣泛關注。這一事件的最新進展是:北京市東城區法院拒絕了李庄的立案請求。

  “惹事”的報道發表於2009年12月14日(李庄被刑事拘留的次日),標題是“重慶打黑驚爆‘律師造假門’”。文章一發表即引起極大爭議,律師界反應尤其激烈。

  事件將往什麼方向發展,不好妄測。如果最終結果就是不立案,不免令人遺憾。這不僅因為不立案在法律上似乎找不到根據,也因為這一案件涉及媒體報道諸多問題,公眾尤其是媒體人希望司法審查能為媒體報道劃出合理邊界,而不立案將使這樣的希望落空。

  如果法院立案,李庄會勝訴嗎?筆者個人判斷,會比較難。構成新聞名譽侵權應具備四個要件:第一,媒體實施了侮辱、誹謗等損害他人名譽權的行為﹔第二,發生了名譽權受損的后果,被侵權人因此感受到不公正的社會壓力或心理負擔﹔第三,侵權行為和損害后果之間存在因果關系﹔第四,媒體主觀上有過錯。前三個要件,原告通過舉証加以証明,問題應不大,麻煩的是最后一個要件。司法實踐中,媒體是否有過錯,多以它是否存在實際惡意為判斷標准。証明某篇報道有瑕疵,相對容易,但要証明“實際惡意”,一般比較困難。所以,即使立案,李庄勝算也不大。當然,這只是個人預測。如果原告方有充足証據,另當別論。

  不過,即使李庄敗訴,也不說明報道沒任何問題。李庄在訴狀中指出了報道存在的問題,比如,不少內容“純屬捏造,事實上,原告的收費,總共為120萬元,並非245萬元……所謂原告混跡律師界,其所在事務所在北京有背景等,示意讀者李庄就是這麼一個靠背景撈錢的律師,明顯屬於貶低原告人格的文字,文中提到的短信‘夠黑,人傻,錢多,速來’,完全是子虛烏有。”不過,和他的“指控”相比,更能說明報道有瑕疵的,是中國青年報記者的說法。

  一位名為范凱洲的律師在網上公開了該報道的作者之一回復給他的郵件。在做了充分解釋之后,郵件寫道:“這個稿子裡有沒有從專業的角度來看不夠完善的地方?回頭來看,我承認是有的。由於採訪時間非常緊張,由於截稿時間的紅線不能逾越,很多我們已經採訪到的事實沒有時間寫進稿件,還有一些當事人還在繼續採訪。在稿件見報,網上一片爭議聲時,我和我的同事們仍在繼續採訪,得到更完整、更具體、更充分的細節。新聞不是一次呈現所有事實的,因為事件本身仍在發展進行,新聞是逐步呈現真相的。但是,已經見報的第一篇稿子,的確有些地方用詞不當,有些地方對信息來源的交代不完整。即便時間緊張,也應該做到更好,這是我的疏忽。”

  應該說,記者的回應是相當坦率的。“用詞不當”、“信息來源交代不完整”等技術問題暫且不論,有兩個問題特別值得一說:

  第一,“由於截稿時間的紅線不能逾越,很多我們已經採訪到的事實沒有時間寫進稿件。”第一時間搶發新聞固然重要,不過,如果已經採訪到的事實可以使事實更清晰、各方聲音更平衡,那麼,“快”就應該為真實讓路。以“截稿”為由搶發不全面的新聞,恐非負責任的選擇。

  第二,“新聞不是一次呈現所有事實的,因為事件本身仍在發展進行,新聞是逐步呈現真相的”,這種說法不錯,中國青年報也確實發了后續報道。但需要正視的事實是:有些時候,刊發的報道相當於“潑出去的水”,如果它有問題並對當事人造成傷害,那麼,后續報道可以消除部分影響,但完全消除已不可能。如果媒體對這種傷害完全無法預見,那麼,搶發新聞導致個人被傷害,可以看作實現公眾知情權的必要代價。然而,如果對傷害可以預見卻沒有預見,甚至已經預見而執意搶發,則媒體是有過失的。雖然這種過失和“實際惡意”還不是一回事,但媒體也應極力避免。

  或許在一些人看來,我屁股坐得有些偏:說李庄少,苛責媒體多。之所以這樣,隻因為我是媒體人,深知作為“社會公器”的媒體嚴以律己有多必要。(作者為《檢察日報》評論員)
ceshi
 
(責任編輯:實習編輯 鄧軍)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