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子論文]從“艾滋女事件”看媒體的信息把關--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學子論文]從“艾滋女事件”看媒體的信息把關

溫鳳鳴

2011年04月26日13:46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摘要】近日,河北一楊姓男子因盜用前女友閆德利的名字開設博客、捏造閆德利賣淫、患艾滋病和嫖客發生性行為的博文並散布閆德利的私人生活照片的違法行為而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同時,一些傳統媒體和網站也受到了公眾的責難,因這些媒體和網站未經核實卻不假思索地轉載了該男子的博文,在讓閆德利名譽掃地、身敗名裂的過程中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媒體在引導社會輿論時作為“把關人”這一關鍵角色受到大家的一致質疑。

  【關鍵詞】把關人﹔媒體﹔艾滋女事件﹔閆德利

  10月13日,河北一男子楊某盜用前女友閆德利的名字開設了博客,捏造閆德利賣淫、患艾滋病和嫖客發生性行為的博文,以及閆德利的私人生活照片。14日“艾滋女”開博曝光性接觸者即見諸報端﹔包括一些大型門戶網站在內的各網站貼吧紛紛轉載楊某博文﹔同時,電視台也不放過這種吸引大量眼球的機會,紛紛報道“艾滋女事件”。但是這些媒體和網站在報道這一事件時卻並未對事件加以核實,而是直接引用博文:“我的人生既然已經爛了,那就要爛出名氣!”一開始,就把閆德利推向了公共輿論的漩渦。在這一事件的傳播過程中,明顯留有“把關人”(gatekeeper)對信息未加嚴格把關的痕跡。這種把關主要包括媒體選擇報道何種信息、如何引導社會輿論等方面。

  一、“把關人”概念

  “把關人”這個概念,最早是在1947年由美國心理學家、傳播學創始人之一庫力而特.盧因在《群體生活的渠道》一書中提出的。認為在群體傳播過程中存在著一些把關人,隻有符合群體規范或把關人價值標准的信息內容才能進入傳播的渠道。[1]把關人在信道裡控制信息的流通,可以扣壓信息、構成信息、擴展信息或者重復信息。[2]

  傳播學的另外一位創始人拉文認為,信息總是沿著某些“門區”的某些渠道流動,在這個過程中,或是公正無私的規定,或是“守門人的個人意見,決定是否允許信息或商品進入渠道裡流動”。[3]而守門人決定選擇什麼樣的新聞,傳播什麼樣的信息,怎樣安排傳播時機、突出什麼、淡化什麼等,換句話說,就是信息的制作和過濾要經過守門人,也就是把關人的篩選。

  二、媒體是“把關人”

  由上述“把關人”的概念可以看出,“把關人”既可以是群體中的個人,也可以是更大集體中的某個團體。但在大眾傳播過程中,“把關人”主要有兩個層面的意思。一是指掌控整個新聞事業的政府部門或商業團體﹔另一個是指直接制作與傳播信息的大眾傳媒組織。早在1947年庫利就指出,在眾多的“把關人”中, 最關鍵的“把關人”存在於新聞媒介中。1950 年, 傳播學者懷特將社會學中的這個概念引入新聞傳播, 發現在大眾傳播的新聞報道中,傳媒組織成為實際“把關人”, 由他們對新聞信息進行取舍, 決定哪些內容最后與受眾見面。[4]而在“艾滋女事件”傳播過程中原本可以直接起到“把關人”作用的正是這些傳媒組織,包括報紙、電視台、網絡等。這些傳媒組織的“把關”又是一個多環節、有組織的過程,每個參與傳播的的人都可以看做是“把關人”,比如記者、編輯等。但事實上最關鍵的“把關人”還是作為整體的傳媒組織本身,“把關”過程及其結果,在總體上都是傳媒組織的立場和方針的體現。 就“艾滋女事件”的傳播過程而言,一些報紙、電視台與網絡媒體在將閆德利男友楊某的博文轉變成新聞的過程中所起的推波助瀾的作用並不是單個的記者或編輯的新聞價值觀有問題所導致,而是這些作為“把關人”的媒體組織對新聞的把關標准出現偏差使然。

  三、“把關”標准

  根據陸定一“新聞是關於新近發生的事實的報道”的定義,我們可以看到,新聞信息有兩個本質屬性:一個是真實性,即新聞信息必須有真實性,它傳達的是客觀的事實而不是虛構的或者捏造的事務﹔另一個是及時性與新意。其中,真實性原則是新聞的第一標准,除了不負責任的黃色小報和低級媒體之外,正規化的媒體都會承認這條標准。[5]但在“艾滋女事件”的傳播過程中,一些媒體與網站顯然沒有遵守這條標准。楊某的博文出來之后,作為“把關人”的新聞媒體及網絡,不僅沒有通過聯系博主、事件當事人、事件涉及單位或相關負責人等各種渠道查實博文事件的真實性,而且還僅憑一份博客上的文章和照片,便將其加工成新聞,然后向廣大公眾傳播,明顯是在拿新聞“真實性”的生命開玩笑。如果沒有新聞媒體如此熱心的跟蹤報道,博客上的東西,點擊量再高,人們對它的真假程度也會半信半疑,或者是一笑了之。但當它成為新聞之后,就成了人們認可的東西。[6]媒體借助網絡、網絡借助媒體,互相推進,便讓一件誹謗他人的假新聞變得真實可信了。其次,新聞的選擇還受到新聞制作中的業務標准和新聞傳播中的市場標准的制約。由文字和圖片構成的博文無論在報紙、電視還是在網絡上均可傳播,作為業務標准在此暫且不談,在這裡主要談談市場標准對傳媒組織選擇新聞的制約作用。在我國傳媒逐漸走向市場化的過程中,原本由政府支撐的局面逐漸打破,進而轉向市場,靠自身的努力來維持整個傳媒組織的運轉與發展。面對競爭日益激烈的媒介市場,“眼球經濟時代”已經來臨,眼球即意味著利潤。為了吸引更多的眼球,傳媒組織一直在權衡真實而沒多少受眾的新聞與虛假與轟動且能吸引大量受眾的新聞哪個更能賺錢,而傳媒組織選擇的最終結果是不言而喻的。於是憑著這樣的“把關”標准與新聞價值觀去生產及傳播信息,捏造、編造並傳播各種虛假新聞便在情理之中了。如果傳媒組織把市場標准當作了新聞選擇的最高標准,那麼受害的就可能不止是“艾滋女事件”中的那個閆德利了,下一個可能就是你,我或者他。
【1】 【2】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