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子論文]對話新聞:一種現實語境下的民主想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學子論文]對話新聞:一種現實語境下的民主想象

潘慧

2011年04月26日14:05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摘要:本文從巴赫金的對話理論以及“公共新聞”在過往和現實中的實踐出發,設想對話性作為重新構建新聞模式的理論依托,由於對話性中蘊含著民主、平等的因子,因而在此基礎之上構筑的新聞模式也將是平等、多元,尊重差異和共商性的。然而,做出這種假設之時,又不得不瞻顧現實的語境,本文僅從政治、經濟、和公眾三個角度提出疑問。

  關鍵詞:對話新聞,民主,巴赫金,公共新聞,網絡

  不論是從日常生活的通俗層面,還是從理論思辨的哲學層面,“對話”概念的內涵與外延在人類歷史的演進過程都在不斷地豐富和延展。其中,“對話式新聞”是“對話”在新聞傳播實踐中的延伸與應用。 與眾多概念類似的,“對話新聞”也是一個動態的歷史概念。隨著現實語境的轉換,我們有必要對其新生的意義以及可能出現的動向做一些思考。

  一、“對話新聞”研究概述

  作為一種體裁和實踐,“對話新聞”對人們來說並不陌生,法國女記者奧莉婭娜·法拉奇(Oriana Fallaci)報道各國政要時所採用的方式,主要就是這種“對話式新聞”。而此概念在我國新聞實踐中被正式提出並廣泛應用,是在1987年黨的十三大報告提出“建立社會協商對話制度”這一政治體制改革的方向之后。上個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集中了一批關於“對話新聞”的論述,如《“對話報道”與新聞改革》(李峰,1987)、《淺談對話報道》(張永津,1988)、《“對話報道”與新聞的“透明度”》(吳培恭,1988),《“對話式新聞”初探》(倪勝濤,1988)、《“對話式新聞“簡論》(魏麗麗,1989)等。這些文章的作者主要來自新聞工作一線,論述的內容也是以圍繞“對話新聞”在新聞實踐中的形式、特點及其意義展開的業務探討為主。然而,也有作者觸及了“對話”報道更深層面的價值,如提到了“平等對話”,各種觀點相互碰撞,“受眾在多種各樣的意見交流中得到啟發,以便更加全面、真實地了解社會”等。

  近年來,國內對於“對話新聞”以及類似概念的研究雖不多見,但在某些方面由於結合了時代背景和現實需要而顯得意義突出。2009年9月的全球創意領袖峰會上,李希光教授做了題為《新聞對話與世界和平》的演講,他倡導“對話式新聞”,希望藉此實現“不同文化和意識形態的人”之間的溝通和交流,避免誤解和敵意。這裡,“對話”作為一種為弱勢群體,弱勢文化伸張新聞話語權的需要,實現全球范圍內信息傳播均衡、公正的理想。

  2010年,清華大學新聞學博士李習文的《“對話新聞”:理想、契機與障礙》和《論中國現實語境下的“對話新聞”》兩篇文章對 “對話新聞”的內涵進行了界定,並分析其產生的背景,進而回到中國現實的新聞傳播語境中展開可行性探討。本文所使用的“對話新聞”的表述和概念便襲用該學者文中的理念。國外,以色列開放大學(Open University of Israel)的Oren Soffer教授曾借助存在主義哲學家馬丁·布伯的對話哲學思想和巴赫金的復調理論,將“對話”與“客觀”並列,或者說一種對峙的看待,認為當下新聞業中“客觀”的空間在縮減,而“對話”的意味在“急劇地增加”。李習文的論述正是秉持了Soffer教授的觀點,意在於“對話”概念之下重構理想新聞模式和評價標准。

  既然新聞模式具備以“對話”為根基進行重構的可能性,本文便通過論述新聞與民主的關系以及發掘民主與“對話”的聯系,試圖發現“對話新聞”與民主之間的可能關聯,探討這種關聯在現實語境下的表現方式及其出路。

  二、民主、新聞與“對話”

  (一)新聞與民主的關系


  對言論自由與出版自由的爭取和追求伴隨著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始終,西方世界的新聞業也在自由與民主的氛圍中滋養成長,從約翰·彌爾頓的《論出版自由》到托馬斯·杰斐遜的自由主義新聞觀,從三權之外的“第四部門”到記者是“為民主高擎火炬的人”,新聞業在“自由”的庇護下充當著民主政治的急先鋒。詹姆斯·凱瑞曾強調:“新聞是民主的另一種表達方式,或者說沒有民主就沒有新聞。”就連對新聞業促進民主抱有極大懷疑的李普曼也曾盛贊報刊是“民主的聖經”。

  然而,西方的民主思想、自由觀念都是基於人類是“理性而道德”的假設,基於“真理最終能戰勝謬誤”的意願。隨著人們不斷認識到人並非獨立而全能的理性個體,任何人的腦海裡都有一套一定文化所植入的刻板印象﹔新聞媒體並不獨立,而是不斷受到商業邏輯和權力邏輯的干擾和扭曲﹔新聞機構和新聞工作者都有其固定的認識框架,他們根據這套框架來設置議程、制造同意、營造擬態環境﹔被視為新聞行業標准和記者基本職業規范的客觀性原則,也不斷暴露其局限性。這些認識使人們開始懷疑新聞與民主之間的親密關系,“新聞促進民主”的既有信念危機重重。李普曼在《公共輿論》一書中對“民主”和新聞業進行了“有史以來最嚴厲的控告”,在他看來,人們誤解了新聞業能夠在民主政治中扮演的角色。新聞業無法為人們提供關於外部世界的真實圖景,反而在民主理想和現實之間制造緊張關系。

【1】 【2】 【3】 

 


ceshi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