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多元條件下的多元新聞框架
———以企業報道等為例
林暉  
  2007年04月09日11:34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一、媒體多元與新聞框架多元

  框架(fram e)本身是指“對社會知識與經驗所進行的建構(organization)。”美國社會學家E·戈夫曼研究“人們是如何將日常生活的現實圖景納入框架之中,以便對社會情景進行理解與反應的”。將此引入到大眾傳媒中,在新聞業的框架(framin g)理論是媒體“進行選擇的原則———是強調、解釋與表述的符碼。媒體生產者常用它們建構媒體產品與話語,不管是文字的還是圖像的。在這種背景下,媒體框架能使新聞記者對紛繁復雜、常常矛盾的大量信息進行迅速而例行的加工與‘打包’。因此,在對大眾傳播媒體的文本加以編碼的過程中,這些框架就成為一個重要的制度化環節。而且,在形成受眾的解碼活動中還可能發揮某種關鍵作用。”①即包括了媒體新聞選擇的標准、新聞意義的生產和受眾的解碼等,主要指媒體產品通過選擇和突出某些部分形成一個“獨特問題的界定、因果解釋以及/或者如何處置的忠告”。②也就是說,新聞框架實際是指媒體在特定的編輯方針下所確定的新聞選擇標准和敘事原則。

  在1978年以前,包括從革命戰爭年代到建國后的計劃經濟時期,我國媒體形成了以黨報為核心的傳媒結構。與這種單一傳媒結構相適應,報道框架也以政治導向和成績宣傳為主,強調選擇和突出能夠體現政策和宣揚政策的側面,用來指導工作,鼓舞士氣。

  從1978年以來的近30年中,傳媒結構中最大的變化是大眾化媒體和各類專業媒體的興起。目前已經形成了包括以黨報為代表的綜合類嚴肅主流媒體、通俗化的大眾媒體和小眾化的專業媒體在內的多元媒體結構。各類媒體功能定位和受眾定位不同,相應也在報道中形成了多元的媒體報道框架,如黨報仍然堅持突出政治元素、宣傳改革政績,都市報晚報則突出接近性和服務性,財經媒體著眼於產業發展和市場秩序等,即在敘述同一新聞事件時,突出和選擇的角度也開始有了很大差別,當然也常常帶來傳播效果的差異,對公眾意見的影響也不同,即媒體多元形成了多元的新聞敘事框架。

二、六種新聞框架

  根據我國媒體的結構和分類,以及日常編輯方針和新聞選擇標准的區別,目前常見的主要框架基本可以分為6類:

  1.政策敘事框架

  由於我國媒體承擔著無條件宣傳黨的路線方針和政策的任務,特別是以黨報為代表的綜合性媒體,在報道新聞事件即便是經濟領域內的事件,也往往站在反映工作成績、貫徹黨和政府政策方針的角度,可以概括為政策敘事框架。

  比如2006年5月18日,中國銀行在香港公開招股,這樣的銀行上市的新聞完全可以採用客觀的商業敘事框架,突出信息本身。

  而《經濟日報》從指導經濟工作全局角度出發,採用政策敘事框架,把中國銀行在港公開招股放在“國有商業銀行股改所取得的成果已經獲得世人的認可”的框架下,闡釋新聞事件的政治意義,其選擇事件的側面也重點突出認購踴躍等展示市場對改革的認可,同樣凸顯其在經濟改革工作中的成就,屬於政策敘事框架。

  2.商業敘事框架

  即遵循基本的商業邏輯,客觀反映企業動態,一般不表現出明顯的傾向,即使遇到重大的企業變化也能以比較理性、客觀的筆調敘述和交代事件,以事實為第一位,不刻意夸大和突出矛盾。

  例如:2006年9月7日作為“兩法合並”前奏,“財政部和國稅總局發出通知,自7月1日起,內資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的計稅工資定額標准統一調整為每人每月1600元,同時要求今后各種補貼要統一納入計稅工資。”“根據企業所得稅稅源調查資料測算,內資企業所得稅實際稅負比外資企業高近10個百分點,工資扣除政策差異是重要原因之一。”(《第一財經日報》2006年9月8日)

  雖然事件涉及內資企業關於稅制不公平的爭議和矛盾,但通觀整個報道,基本以反映“內資企業工資稅前扣除標准統一調高”這一事件為主,沒有刻意強調和過多渲染內外資企業稅制差異導致的沖突和矛盾,只是採用了內資企業帥康電氣的個案,用算細賬的方式,客觀反映內資企業在所得稅上比外資企業多交納的事實,讓讀者根據這些具體案例作出自己的判斷。記者沒有明顯的偏向,行文筆調客觀、冷靜,以傳遞信息為主,屬於財經報道中規范的商業敘事框架。

  3.戲劇敘事框架

  為吸引受眾關注,媒體在報道新聞時往往也要強調生動、多彩,通過精彩的故事、懸念、沖突引發受眾的閱讀或接觸欲望,它不是淡化沖突而是充分放大和凸顯矛盾。

  例如2004年2月,美國最大的有線電視運營商科姆卡斯特公司提出收購舉世聞名的迪斯尼公司,在《羊城晚報》的報道中,記者試圖把筆法的生動性發揮到極點。報道首先在標題中即用了“血腥紛爭”和“大鯊魚”這樣的比喻以引起讀者的驚訝和好奇,接著在導語段引用科姆卡斯特公司首席執行官致迪斯尼公司首席執行官的一封咄咄逼人的公開信,營造激烈的沖突,緊接著又用“鯊魚圍繞米老鼠”、“迪斯尼保衛戰”、“力量、計謀、錢”等字眼來形容這場並購。一場市場交易在記者筆下成為一場火藥味十足的“戰斗”,讓人領略商場如戰場的殘酷﹔一場商業並購在這樣濃墨重彩的報道中顯得驚心動魄,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21世紀經濟報道》在特稿類編輯方針中,也特別強調運用故事寫作和對情節、氛圍的渲染來吸引讀者,“從而使新聞事件的效應發揮出最大值”,因此把處理稿件的基本技巧概括為“我們要的是一個故事”。③在不違背真實性原則情況下,故事敘事和戲劇框架能達到增加新聞生動性的目的是正常的,也是必要的。但必須警惕因過於追求和強調戲劇性,而偏離了事實本身,損害報道的專業性,甚至誤導公眾。

  4.民族主義敘事框架

  民族主義或曰愛國主義在任何時候都是激動人心的,但把民族主義引入商業敘事帶來的經濟愛國主義,卻是值得人們思考的。

  面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人們發現常常面臨兩難的選擇:一方面希望大量引進外資帶來先進的技術、理念和體制,增加就業,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大多採取鼓勵外國直接投資的政策﹔另一方面又擔心外資並購會危害國內的戰略產業或損害某些重要企業的所有權。即使歐美發達國家的媒體也經常借助經濟愛國主義引導公眾輿論,如我國聯想集團收購美國IBM公司筆記本電腦業務、中海油申請收購優尼科公司等,都曾遭遇美國媒體的質疑,引發公眾輿論的聲討。

  我國改革開放后經過20多年的發展,國力有所增強,人們的愛國熱情和自豪感也在增強。根據事件的性質,以事實為准繩,在涉及外資報道時既要勇敢捍衛國家和民族企業的利益,又不能違背客觀報道的原則。

  例如2006年以來的洛陽軸承事件和三一重工事件。當時《21世紀經濟報道》率先報道洛軸並購事件引起國內外的普遍關注,報道導語:“‘對於外資整體收購洛軸,我們不贊成!’7月3日,中國軸承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國軸協)代秘書長鄭如辰在電話中傳來的聲音斬釘截鐵,‘一旦收購成行,勢必對國家經濟安全造成影響。’”開篇即為全文定下呼吁捍衛國家安全的基調。結尾部分“中國軸協人士說……‘我們不願看到這三家企業被外資整體收購’。中國軸協認為,像洛軸這樣的企業,國家應在政策上給企業想辦法,找出路,讓它們自己‘活起來’。”

  最近,央視英語主播芮成鋼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表《請星巴克從故宮裡出去》,引發爭議。④這也可以看作民族主義敘事框架的傳播效果。

  可以預見,在全球化和對外開放的深入過程中,中外之間、東西方之間的文化沖突、思想交鋒、經濟利益的糾葛等都時常會在民族主義敘事框架下得以傳播。但新聞首先要尊重、遵循的客觀和准確的標准也在提醒我們:簡單的情緒化處理難免產生片面,會激化矛盾,甚至誤導公眾。

  5.全球化敘事框架

  用全球視野關注新聞事件是其主要特點。即在經濟全球化的驅動下,蝴蝶效應的凸顯,國際政治、經濟、社會方方面面的關聯性和彼此的影響日益明顯,因此,在報道中以國際化的視角關注新聞事件,組合新聞素材,常見於世界級的主流媒體等。例如2006年11月中國股市主要股指突破2000點大關,國內媒體一般從大盤藍籌股的帶動、股權分置改革和資本市場制度建設角度報道,作為面向全球投資者的《華爾街日報》在其中文網絡版的報道中,則特意指出:“……在今年普遍強勁上漲的全球股市中,中國上海和深圳兩大股市稱得上出類拔萃。在世界証交所聯合會(WorldFederat ion ofEx chang es)公布的包括多個國家股市的59個指數中,至10月底中國股市的增幅僅次於秘魯和塞浦路斯。”

  把中國資本市場放在全球資本市場的框架下考察,在全球流動性過剩的前提下,把中國股市的上揚放在全球股市強勁上漲的背景下,為國際投資者在全球范圍內的投資提供參考性信息,這充分體現了《華爾街日報》國際財經大報的編輯方針和特色,即全球視野的報道框架。

  就我國媒體而言,特別是財經媒體,因主要面對國內投資者,此類框架應用較少。但隨著今后媒體國際化發展的嘗試增多,這種眼光是值得學習的。

  6.大眾敘事框架

  關注百姓生活是這一框架的出發點和歸宿。很多大眾化媒體如晚報、都市報,面對的讀者以普通市民為主,因此他們的企業報道的著眼點和財經媒體以及黨報都不同,即使關注企業也不是從產業角度,而是從消費、理財、維權等個人角度出發。例如報道沃爾瑪上海店開業,財經媒體關注其對零售業的影響,晚報、都市報卻可能關注免費班車是否擁擠、商品是否真的便宜等﹔上海黃金交易所開業,財經媒體關注其對零售黃金產業鏈的影響,晚報、都市報關心的是百姓能否炒金﹔2006年11月《外資銀行管理條例》公布,財經媒體關注中外銀行業的競爭,都市報關心的是百姓得到的實惠,如上海《東方早報》就以《一塊錢就能存渣打銀行》推出專題報道。

  當然,除了最常見的這6種之外,在新聞中還有其他的報道框架。

  正是由於媒體結構的多元,形成了多元的報道框架,同一題材,不同定位和類型的媒體框架不同,有時為了達到對重大事件的全方位的了解,一個媒體也可能同時運用多種框架進行較全面的報道。

  以國際原油價格波動為例,石油作為基本能源和國家戰略資源,牽一發而動全身,不同媒體著眼點不同,報道框架也不同:時政媒體突出國際政治格局(中東局勢、伊朗核危機等)對原油市場的影響,從經濟裡透視政治風雲,用政治原因解讀經濟事件﹔財經媒體著眼價格波動在資本市場、期貨市場的表現以及對相關產業的影響﹔大眾媒體關心的是航油價格、汽油價格對百姓出行、購買等日常消費行為的影響,在衣食住行上做文章。不同框架描述實際是同一事物,但關注點和凸顯點不同。
【1】 【2】 【3】 

 
 

來源:人民網--新聞記者 (責任編輯:齊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