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央視《新聞1+1》節目創辦和發展的“加減法”--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解析央視《新聞1+1》節目創辦和發展的“加減法”

《北方傳媒研究》雜志供稿

2011年02月21日14:51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作為央視新聞頻道唯一一檔時事新聞評論直播節目,《新聞1+1》自2008年3月24日創辦以來,在較短的時間內不僅贏得了收視率也賺足了業內的口碑。節目開播以來,業內多有對此檔節目的正面評價,有諸如“《新聞1+1》成為電視評論節目的旗幟”、“《新聞1+1》開創中國電視評論新范式”等贊美之詞。[1]據CSM提供的數據顯示,《新聞1+1》在2008年6月2日復播當天即創下欄目收視1.09的新高,成為新聞頻道收視“黑馬”。[2] 2009年6月,由中國廣播電視協會、中國傳媒大學和中央民族大學聯合推出的《中國電視網絡影響力報告(2009)》中,《新聞1+1》也被評為了“中國最具網絡影響力的CCTV欄目”之一。《新聞1+1》究竟有怎樣的魅力,能夠在較短時間內贏得如此好成績?它能否逃出以往電視新聞評論節目的困局而獲得長久地發展?本文試圖通過解析央視《新聞1+1》節目在創辦和發展過程中所體現出的“加減法”策略,即從對節目的優缺點分析中,提出電視新聞評論節目如何在激烈的競爭中獲得突圍並實現節目持續、穩定發展的建議。

  一、節目創立:外部加壓和內部調整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和普及,原先為電視所壟斷的遠距離圖像傳播技術,同樣可以在互聯網上使用。先進的互聯網系統已經可以與電視媒體的圖像傳播技術相媲美。特別是目前博客,手機等自媒體的發展,受眾的自主參與性增強,使得受眾有更多的機會參與到新聞傳播中。“截至2008年底,中國手機用戶已經超過了6.41億……通過手機上網的1.176億人更是已經通過手機與全球傳播網即時地聯系在一起。”[3]在互聯網深入發展的同時,移動通信網已經成為了互聯網的有效補充。2009年元宵節央視新台址配樓著火,手機視頻在網上的傳播成為人們了解這條突發新聞的重要來源。這一例子已經很好地說明了電視媒體在試圖想壟斷獨家新聞時所遭遇的尷尬處境。然而也由於網絡上新聞的傳播和接收方式相對自由的特性,使得它在提供海量信息、瞬時信息的同時,公信力的缺失也成為網絡新聞的硬傷之一。在此情況下,作為惟一的國家級電視媒體的央視,在壟斷獨家消息的優勢受到一定程度挑戰的情況下,如何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尋求突圍,是一件值得思考的問題。而尋求新聞信息的整合,用新聞評論的形式,對新聞進行深度解析,充分發揮大型傳統媒體的輿論引導作用,無疑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正如央視制片人唐怡所言:“當今時代的新聞節目如何在同質化的困境中突圍,才是新一輪競爭的關鍵。獨家新聞的含義不僅僅是獨家的事實報道,還包括具有創見性的新聞評論”。[4]

  《新聞1+1》的前身是在2006年停播的《央視論壇》。分析央視論壇停播的原因,就在於它出現了很多言論節目致命的弱點,如“述的部分遠遠多於評的部分”、“政治話題多為政治文件解讀”、“言論一邊倒,難以使話題深入”、“時效性不強”等,[5]都極大地削弱了作為一個國家級大台所應具備的鮮明、獨特、深刻地引導社會輿論導向的地位。即使在該節目停播后,央視推出的《360度》這一節目,也因為同時包含了多種新聞報道方式,名為時事解析,實際卻貪大求全,沒有明確的欄目定位而導致節目停播。在此狀態下,探尋更好的新聞評論方式,成了電視台需要突破的地方。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央視推出了《新聞1+1》節目。它採用“1+1”即一位主持人和一位新聞觀察員的雙人談話模式,由白岩鬆董倩聯袂搭檔主持。它打破傳統的新聞欄目播報舊制,大膽採取了現場直播形式,向觀眾展現當天新聞話題的事件全貌,解讀事件真相,並首次引入了“新聞觀察員”的全新概念。因此,這裡的“1+1”,更可能意指“事實”加“評論”。而深入解析《新聞1+1》節目的特點也可以發現,該節目在制作中實際上運用了眾多的“加減法”。

  二、節目制作中的加減法

  (一)減時差,加時效

  從節目形式上看,《新聞1+1》主要利用了背景短片和現場直播評論相結合的展現形式來深度解析當天或近期發生的新聞事件。此外,視頻、電話連線等形式在節目中也得到了充分的運用。有時甚至是在新聞發生的當時,演播室主持人一邊連線前方的記者,一邊做解析。在2009年12月3日播出的《拆遷之死》這期節目中,董倩在直播中說道:“本來按計劃,今天晚上9點半,這個時候金牛區會召開一個新聞發布會,但是據我們的最新消息,這個會目前還是沒有召開。”這樣充分及時的信息量在新聞評論節目中,不僅向觀眾彰顯了信息的快捷和同步,也為現場評論員的評論提供了更確鑿的材料。這就避免了評論節目純粹的“炒冷飯”,有效地維護了新聞事件的熱度。

  (二)少問責,多尋因

  正如該檔節目的開場語“新聞1+1,給您不一樣的解析”一樣,《新聞1+1》節目立足點在於“解析”,也即更多地探討新聞內容背后的成因,從而讓受眾從中獲得理解或啟示。這個特點,從每期節目標題的制作上可以看出。《新聞1+1》每期節目標題一般不超過十個字,而且多以發問的形式提出。以2009年11月份播出的20期為例,統計發現節目標題以問句形式出現的就有14個,大大超過了半數。可見節目對有爭議的問題的關注度。而具體到整期節目內容的安排,也像是它的標題所設置的那樣,更多的是多問幾個為什麼。以2009年12月1日播出的《艾滋病:病名?污名?》為例,在世界艾滋病日如何關注艾滋病患者這個議題上,節目從雲南大理的男同性戀酒吧的推遲開業為切入點,先后解析了“開酒吧的原因﹔酒吧推遲開業的原因﹔為什麼在媒體關注后酒吧不敢開業了﹔大理政府為什麼支持開酒吧﹔社會為什麼歧視艾滋病感染者”等問題一一進行剖析。節目避免了對“社會普遍存在對艾滋病患者的歧視”這一現象進行直接的控訴和拷問,而換之以公正平衡的原因分析。《新聞1+1》追求的是對每個新聞事件,無論對錯,都是可以講述,可以加以解釋的。即使是對某事件持反對立場,也要從中分析出原因來。在節目尋因的過程中,實際上也就起到了幫助觀眾解疑的作用。

  (三)少分歧,多常識

  新聞評論節目具有引導輿論的作用,“電視新聞評論要在人際傳播與大眾傳播相結合中傳遞意見性信息,在評論要素與視聽元素相結合中發揮其政論性,並在這兩個結合點上構建起一個電視新聞輿論場”。[6]而處在互聯網時代,網絡上魚龍混雜,人物身份真假難辨,對於同樣的新聞事件,往往有著或感性或理性,或真或假的觀點。此時,電視媒體便可憑借其在受眾心中相對權威的性質,引領觀眾從喧雜的網絡環境中回歸常識,給予其意見性的指導。

  在節目中時常可以看到,主持人在提出問題的同時,白岩鬆會以諸如“我不這麼認為”,“恐怕還不是這樣”的口吻加以回應。通過新聞評論員與主持人的互動,在一問一答中,表達思想傾向。例如,在2009年12月8日播出的“請照亮孩子腳下的路”這一期節目中,針對學校發生的踩踏事件,評論員白岩鬆從學校的“面子、裡子和根子”三個層面進行解析,特別是對學校發出的四條聲明一條一條進行解剖后,提出應該加強學校的管理並減少應試教育的弊端。可見,《新聞1+1》的突出作用在於對一件不夠明晰的事件所存在的錯綜復雜的線索中提煉出一條邏輯清晰的思路,並且通過層層分析,得出較有說服力的意見,從而讓觀眾自然而然地自己得出結論。而且,《新聞1+1》的播出,因為立足於央視這個國家級媒體的平台,依靠直播的優勢,往往就能搶佔先機,優先佔領輿論的制高點。

  (四)少高端,多平民

  深度評析是評論節目的精髓,但深度評論的一些特點,比如需要邏輯嚴密,層層遞進等,也是評論節目制作中的難點。如果沒有深厚的制作功力能夠對電視受眾有充分的把握,節目便容易出現枯燥乏味的現象。或者是出現選題還不錯但評論不疼不痒,說了跟沒說差不多。為了避免這些情況,《新聞1+1》無論從選題或者評論上,都力求貼近大眾。

  從標題的提煉上,諸如“糖醋活魚,誰的醋,誰的魚?”、“釣魚執法在調查,該還誰清白?”等,提問往往直擊人心,給人一種暢快淋漓、不吐不快之感。在《救命,無需爭議!》這一期節目中,對長江大學三位因見義勇為而遇難的大學生介紹,字幕中分別出現了“作文寫的好,喜歡教同學打籃球”、“是NBA科比的球迷”、“喜歡張學友和周杰倫的歌”等內容。這不僅真實還原了當代大學生的豐富個性,同時也體現了媒體的以人為本。現代觀眾經歷海量信息的沖擊和鍛煉,需要了解到的是有血有肉的人物,而不是幾尊傳統的刻板英雄形象。節目這樣做,在體現對遇難者的尊重的同時,也能讓受眾更加真實地觸摸到幾位勇士真實的靈魂。不管是“以情載理”抑或是“撥動心弦”,體現的是對人性的尊重和關注,體現的是人文關懷的思想。如果缺少這一思想光芒,新聞評論作品的影響力就無法實現。

  而在評論員的評論語言風格上,白岩鬆往往言辭犀利。2008年10月15日,《新聞1+1》做了一期題為《醫改方案看不懂需配“說明書”》 節目,這次的選題主要解析了醫改方案上讓人看不懂的內容,從側面再次驗証了《新聞1+1》節目的人文關懷。

  三、節目可持續發展過程中需做好的“加減法”

  (一)加第一手信源,避免二手信息

  第一手信源的獲得與否,是對媒體競爭力和綜合實力的考驗。“在事實判斷方面,要獲得深入的觀點,首先要佔有全面的信息,最好是通過自己深入採訪獲得獨家信息。現在的某些電視新聞節目之所以隻能就事論事,就在於片面依賴其它媒體的已有報道,隻能做一些表層的解讀。”[7]而《新聞1+1》是時事新聞評論直播節目,對內容時新性的要求自是應該的。正如主編葉閃所說的,“最快也要到中午兩點之前確定主題”。而自2009年7月31日改版之后,《新聞1+1》的播出時間由最先的22點調整為21點30分,可見節目在制作上存在的時間壓力。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是用非第一手信源的話,往往就容易造成資料的不全,給評論工作帶來不確定性,甚至是模糊性,影響評論的展開。CSM提供的數據顯示,《新聞1+1》在汶川地震、北京奧運、神七發射等重大新聞事件周期內收視率均上揚3-5倍,節目在特殊事件報道中收視率沖高已經成為了規律。這也說明,在增加對專題類節目的挖掘上,《新聞1+1》節目具有獨特的優勢,並且能夠贏得受眾的歡迎。增加對第一手信源的開挖,無疑是評論成功的基石。

  (二)多照顧節奏,少重復畫面

  電視新聞評論節目,如何把握敘述和評論的尺度是個難點。如果太重視評論,那麼對事件的敘述很可能達不到觀眾對事件進行深入了解的目的。若多照顧畫面,過多地敘述新聞事件,則可能失去評論節目的播出意義。此時如何將電視新聞評論節目同報紙評論區別開來,將短片做得更扎實?電視評論怎麼樣才更好看?這裡的空間和改革的余地很大。在《新聞1+1》節目中,現場評論員解析問題的同時,節目制作採用的是電視節目最常用的分屏直播技術。在分屏的過程中,如果能夠採用更明晰而准確的背景畫面,而不是重復節目開始時的背景短片,那樣無疑更能夠增加節目對觀眾的吸引力。而且,節目現場直播的特點本身也對制作技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走過二十年,APEC還有用嗎?》這期節目中,節目組將演播室搬到新加坡APEC新聞中心。由於採用衛星直傳,節目播出時總計出現了6次黑屏的現象,這無疑會大大影響觀眾的收視感受。可見節目制作技術上的缺陷也是應該考慮的問題。

  而且,在現場評論節奏的把握上,特別是在做場外嘉賓連線的時候,經常出現嘉賓還未將意見表述完整,主持人就由於時間的關系或者由於與自己的立場不符合而匆匆忙忙地將嘉賓的話打斷。這樣,人為設置節目議程的痕跡未免過於明顯。尤其是在連線互相持對立觀點的嘉賓時,貿然打斷其中一方都會有節目立場不公正的嫌疑。因此,在做連線時,節目應該多注意事先與嘉賓做好溝通,掌控好評論節奏和時間,或者對節目總體播出時間有更彈性的處理。

  (三)加強評論員隊伍建設,少救急型專家

  白岩鬆憑借著自己在香港、澳門回歸等重大新聞事件現場直播中積累的豐富經驗,使他成為了擔任該節目特別評論員的不二人選。在《新聞1+1》開播一年左右,央視又引進了王錫鋅。他的加盟,多少緩解了“岩鬆天天見”的局面。但是面對層出不窮的新聞事件,一兩個評論員是遠遠不夠的。評論員不是萬金油,一個再好的評論員也不可能全能到洞悉各個行業,知曉每件新聞背后的原因。雖然有時在面對經濟、醫療衛生等節目議題時,節目組偶爾會打破常規邀某領域專家到現場進行評論。然而,這些領域的專家畢竟不是專業的新聞從業者,他們在直播的壓力下,很容易出現表達不流暢等情況,語言的表達與受眾的接受存在一定的隔膜。這在一定程度上也重蹈了《央視論壇》的覆轍。因此,專家的觀點和見解,更適合在遇到某個具體問題時進行連線採訪,而不宜在40幾分鐘的節目中,將所有評論的任務都交到某個領域的專家身上。節目如果能夠出現更多的專家型記者,既對新聞的特性、受眾的接受習慣有較好的把握,又對諸如經濟、政治等某個特殊領域有較全面的認識,那麼,評論員風格的平民化和解讀的可信性無疑可以有效提高。因此,節目組應該多加強評論員隊伍的建設,令解析的角度、風格更加多元。

  (四)主持人風格的定位和掌控

  電視同時也是“主持人媒體”。因為“電視傳播與其他媒體的傳播,最大的區別是電視傳播中看得見的主持人因素,它是一種真正的人際傳播”,它“需要通過主持人對觀眾的吸引力和親和力實現電視與觀眾之間的交流”。[8]

  在演播室中,主持人與評論員面對面的交流,是人際傳播,而反映在電視節目的收看過程中,主持人也在與受眾進行人際傳播。在《新聞1+1》節目中,主持人董倩最大的作用應該是代表觀眾向評論員提出問題,從而在兩人的交流中,傳達出觀眾需要的信息。而在節目中,主持人董倩的作用僅僅就是為白岩鬆開路,象征性的做出提示,很少會闡明觀點,更極少有觀點上的交鋒、思想上的碰撞。偶爾會看到董倩持有不同的見解,但馬上就會被反駁掉,並且從沒有看到她為自己的觀點據理力爭過,這樣反而有故意為對方的觀點鋪路之嫌,其結果是電視觀眾隻聽到了評論員的一家之言。節目更像是個一言堂,缺乏評論的公開和多元。董倩不能站在受眾的角度對新聞解析進行反饋,沉穩有余而立場不足,現場表達也不夠流利。雖然這也是電視傳播單向性的缺陷,但是,如果在電視新聞評論中主持人能夠有更加犀利的質疑和思辨性,那麼,整個節目的效果會更好,這也才能真正地如白岩鬆所言:門開了我就不會讓它關上,隻會越開越大!

  結語

  在現代社會的新聞運作機制下,“一個媒介所賴以贏得競爭、贏得對手的主要因素,決不只是靠具有原創性的獨家新聞,而是靠獨家的、具有原創性的信息加工標准、加工方式、信息處理手段及信息表現方式”。[9]如今,各類電視媒體在接近一致的起跑線上,誰能夠對於同等的新聞信息量進行選擇、優化、整合、再加工,體現出報道的多樣化與立體性優勢,挖掘出富有貼近性和吸引力的信息,誰就可能鎖住更多受眾的目光。《新聞1+1》在這些方面無疑是成功的。但是,有好的開始,也需要不斷對節目進行改革,才能從中獲得節目的可持續發展。電視新聞評論節目需要在發展中,不斷發揚優點,改正缺點,做好節目的“加減法”,這才是節目制勝的王道!【作者:曾逸芸】

  注釋:

[1] 王磊:《<新聞1+1>開創中國電視評論新范式》,載《當代傳播》2008年第5期。
[2] 《關注熱點大事,新聞1+1收視長熱》,載http://blog.cctv.com/html/93/835693-131554.html。
[3] 田青毅、張小琴:《手機:個人移動多媒體》,清華大學出版社2009年版,第51頁。
[4] 唐怡:《給新聞第一時間競爭力》,載《新聞與寫作》2009年第11期。
[5] 趙振宇、王黎妮:《是思想觀念交流,還是政策咨詢服務——“央視論壇”背離了自己的欄目宗旨》,載《採寫編》2007年第1期。
[6] 譚天:《在狙擊中穿越——點擊2007中國電視新聞》,載http://tianten2007.bokee.com/viewdiary.181053881.html。
[7] 高傳智:《觀點的深化及其表達——電視新聞評論欄目可持續化發展策略探析》,載《中國電視》2009年第10期。
[8] 孫玉勝:《十年,從改變電視的語態開始》,三聯書店出版2003年版,第359頁。
[9] 陸小華:《整合傳媒》,中信出版社2002年版,第66頁。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