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成癮其實是一種社會病症

宕 子

2009年01月21日17:00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字號 打印 留言 論壇 網摘 手機點評 糾錯
E-mail推薦:  

  《今傳媒》供稿

  近日,北京軍區總醫院炮制出了所謂的“網絡成癮診斷治療標准”,將網絡成癮定義為一種精神行為障礙,納入精神病診斷范疇。據說,該標准通過了解放軍總后勤部衛生部醫療管理局組織的專家論証,等向衛生部報批后擬向全國醫院推廣。

  媒體報道此事后,引起了一些爭議。大部分聲音反對將網絡成癮納入精神病的范疇,然而,遺憾的是,這些聲音由於缺乏對網絡成癮的形成機理之分析,顯得蒼白無力。看著一大群人圍繞著一個熱門話題指手畫腳,嘰裡咕嚕地各說了一堆廢話,而且還有人為這種廢話買單,實在也是一件好玩的事兒。

  筆者也不主張將網絡成癮納入精神病的范疇,網絡成癮雖然會引起精神行為障礙,但其形成的機理卻不能僅僅歸因於心理,或曰精神,而且用治療精神病的辦法恐怕也治不好網絡成癮。或許,將網絡成癮納入精神病范疇,將給精神病醫院或醫院的心理門診帶來不菲的收益,但也只是僅此而已。“網絡成癮診斷治療標准”的軟肋在於僅僅只是從生理、心理維度來觀照網絡成癮,恰恰忽視了產生網絡成癮的最重要的一個方面,即社會維度。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將網絡成癮納入精神病范疇其實是對網絡的“妖魔化”,甚至也是另一種社會心理症,即“網絡恐懼症”的表征。由於我國的網絡成癮者以13歲至17歲的青少年網絡游戲成癮患者居多,下面,筆者就以這一群體為例,對網絡成癮的社會維度進行分析,或許對於網絡成癮的治療不無幫助吧。

  據統計,目前中國約有4000萬未成年網民,其中“網癮少年”有400萬人,約佔10%。其實,西方國家網絡成癮的人很少,若僅僅只是從心理、生理的層面,恐怕很難解釋中國網絡成癮的人,尤其是青少年那麼多,而且比例那麼大的原因。在我國,“網癮”往往被人們看成是與“毒癮”一樣的東西,自然,很多人就主張採取“戒毒”一樣的方式來幫助青少年戒除網癮,即使用“隔離法”,讓他們遠離網絡,“不見可欲,使心不亂”——這種“堅壁清野”的思想甚至表現在政府制定的一些法規或政策裡,如,規定網吧不能接納未成年人。不能不說,這是一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笨辦法,所能起到的效果是相當有限的——因為使青少年網絡成癮的原因並不在網絡本身,而是要到網絡以外的地方去尋求——網絡只是一種媒介,它隻有被整合到一定的社會文化語境中才表現出它的各種功能與效應,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在筆者看來,青少年的“網絡成癮症”其實是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尤其是網絡雜交的產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每一個中國人都是潛在的“網絡成癮者”,因為中國傳統文化對於網絡這種現代媒介破壞性的一面天生缺乏免疫力。青少年之所以比成人更容易成癮,除了他們判斷力與自制力的欠缺外,更重要的是沒有受到成人世界那麼多瑣事的牽絆。

  中國的傳統文化重集體而輕個體,甚至根本沒有“個體”的概念,自然也缺乏對於作為個體的人應有的尊重。幾千年的封建專制統治塑造出了國民嚴重的奴性心理,深重的軟弱無能的感覺攫住了他們,使他們很容易通過制御或虐待比他們更弱小的同類的路徑,來獲得某種心理補償——而且,奴才做了主人后,往往比他原來的主人更殘暴(這種殘暴可以是網絡游戲中虛擬的暴力)——這是網絡成癮症最重要的社會心理基礎。

  以幫助青少年戒除網癮而知名的華中師范大學客座教授陶宏開先生,在銀川向五百多名未成年人和他們的家長做“心靈深呼吸”演講時說:“網癮問題出現在未成年人身上,根子在家庭教育的不成功、應試教育的失敗和社會不良文化的影響。戒除網癮沒有靈丹妙藥,需要家庭、學校和社會都負起責任。”其實陶宏開先生所說的這些原因,主要是因為我們作為深受封建專制思想影響的“成人本位”的社會對於青少年缺乏應有的尊重,沒有把他們當成具有自主意識的個體的“人”來看待所造成的——文化具有相當的惰性,是最難變更的東西,傳統的“專制文化場”使處於其中的一切事物都按照與它相同的自旋方向而運轉。而網絡具有彌散性、民主性、自主性、互動性,網絡的這些特性使在現實生活中受到成人世界壓迫的、缺乏自主性的青少年們找到了做主人的或者說控制與操縱他人的感覺,使他們因壓抑而蓄積的心理能量找到了一個合法的發泄口。可奴隸做了主人以后,依然是奴隸,如果他沒法從主/奴二元對立的結構中擺脫出來的話——網絡這個虛擬世界的“主人”最后成了網絡的奴隸是必然的——因為他們不是作為獨立的個體,而是作為虛擬的“主人”進入網絡的。

  此外,隨著城市化浪潮而來的人口密度的增大而導致了生存空間的日益減小也是網絡成癮症的另一個重要原因。人口密度的增大並不表示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增加,相反,它意味著生存競爭的日益殘酷與由此而引起的人與人的真誠關系的喪失。現代的都市社會裡,人是孤獨的,寂寞的,盡管他是群眾中的一分子,仍然無濟於事——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原子。這種原子化的存在方式使人們渴望交流,不管這種交流是真實的還是虛擬的代用品。

  寧夏《華興時報》一小讀者曾以電子郵件方式致函報社——

  “真要感謝網絡!沒有網絡,也許我們更多的人會沉淪為罪犯或心理變態者。媽媽,我愛你,而我隻能在網絡上告訴您,您知道嗎?我很孤獨。我渴望心靈的交流,在我受傷的時候,在我渴望自由的時候……我絲毫沒有感覺到您對我的愛。您是否知道?有時我恨您。我像個沒有生命的木偶,我的一切言行都無法擺脫您為我鋪設的軌道。作為一個生命,我背負著全家的希望,這個責任已經把我壓垮了。”

  不難發現,這位小讀者的心聲幾乎已經將“網絡成癮症”的一切原因都濃縮進去了——與“網絡成癮診斷治療標准”認為的恰恰相反,“網絡成癮症”不但並非精神病,甚至具有治療和預防各類精神病的作用,其實是那些接近崩潰的心靈應對或逃避環境更大的傷害的一種自我保護方式。

  醫生們將某種疾病的致病機理研究清楚,是為了能對症下藥,更好更快地治愈肌體的疾病。從對“網絡成癮症”的機理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出,企圖以“不見可欲,使心不亂”的“隔離法”戒除網癮或避免網絡的破壞性,甚至將之納入精神病范疇,皆非明智之舉——現實也已証明這種方法收效甚微。治療“網絡成癮症”是一項巨大的系統工程,隻有改良社會與文化環境,消解了產生“網絡成癮症”的各種社會與文化因素,方能引導包括青少年的大多數人合理地使用網絡,並發揮網絡巨大的促進社會發展的功能。

  (作者單位:深圳市南山區教育局)

(責編:朱丹)
更多關於 傳媒網癮 的新聞
· 開心網成新的網癮隱患 “6小時”成為網癮臨界點
· 為何要將青少年上網視為洪水猛獸
· 網癮成災源於信息素養缺失
· 網絡成癮八成以上為游戲和網絡關系
· 重慶市人大代表建議:建青少年網癮戒除中心
· 網癮:是原因還是結果?
· 《網絡成癮臨床診斷標准》引質疑 三問"網癮標准"
· 網癮屬不屬於精神病是無謂之爭
· 上海將在年內構建治療網癮平台
· 網癮治療21天14800元 家長望而卻步
相關專題
· 傳媒期刊秀:《今傳媒》
新聞檢索:    
   熱圖推薦
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英媒評2010年12張最佳圖片
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一夜情有益社會應鼓勵?
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盤點趙本山宋丹丹春晚那點事
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崔永元炮轟收視率調查不真實
   精彩新聞
·[教育]台高學歷美女藝人卸妝大比拼 東莞男童莫名"午睡死"
·[教育]老師令65名同學打一學生 甘事業單位招考團體作弊
·[科技]地球會越來越冷 明年我國將發射神八等20余顆星船
·[科技]華中科大副教授因論文造假下崗 核污染村白血病多
·[娛樂]周立波迎娶富婆女友排場大 上海婚宴內場照曝光
·[娛樂]傳張杰謝娜20日登記結婚 周慧敏AngelaBaby同台
·中國高鐵漸吞市場 部分民航支線被迫停飛
·五糧液為“身份需求”漲價 每瓶提價50元到70元
·煤企漲價重擊電企軟肋 發改委強硬干預電煤談判
·“十二五”投資3000億安徽發力旅游產業
·農業部將繼續提高糧食收購價
·[教育]公私幼兒園收費將統一 3年內基本緩解入園難
羊年真的會慘嗎?羊年真的會慘嗎?
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我們的福利受法律保護
   小編推薦
·人民網老總訪談錄 · 報網互動:報業開往春天的地鐵
·期刊界的盛宴:第36屆世界期刊大會
·第三屆華賽攝影作品欣賞
·新聞人生范敬宜 · 傾聽梁衡 ·  更多傳媒精英
·黨報的改革與發展  ·新聞院校媒體展
   傳媒熱圖
“傳奇名嘴”徐滔當官“傳奇名嘴”徐滔當官
胡紫微推新節目<投資有理>胡紫微推新節目<投資有理>
[一語驚壇]收入差距尚且"諱言",分配不公如何"開刀"?
[論壇]美派三航母迎接胡總出訪?·六國要聯合對抗中國?
[訪談]黨國英談農村城鎮化·外交部李鬆談伊朗問題
[辯論]  花千億投資迪斯尼,值嗎?·你認同買不如租嗎?
[博客]溫總理:見一葉而知天下 女副市長咋被騙色騙財?
[博客]毛澤東為何成中國文化符號 男人居住北京11條理由
   無線·手機媒體
“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G族看兩會 不是浮雲”
“手機民意直寄總理”“手機民意直寄總理”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