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意味--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十年”的意味

2011年07月13日11:34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供稿/《視聽界》

  策劃“十年——一個傳媒集團長大的軌跡”這個主題的時候,我的腦子裡閃過兩本書名。

  一本,是孫玉勝寫的《十年——從改變電視的語態說起》,很可讀的一本書,講述了90年代中央電視台新聞評論部改造電視形態的許多內幕,伴有作者的學理思考。十年前,我買了這本書后,幾乎是一口氣讀完的。十年過去了,那波電視“新浪潮”的寵兒白岩鬆崔永元、水均益,依然掌控著央視重要節目的話語權,以《東方時空》、《焦點訪談》為代表的節目群,依然影響著中國的電視新聞界。

  一本,是范棣、曹建偉寫的《長大》,一部探討中國公司如何不斷長大的著作,江蘇廣電總台周莉台長在一次總台干部大會上發給大家。周莉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曾經談到,“《長大》這本書中分析了企業在發展過程中的兩種狀態,一種是‘延續式運營’,我覺得更准確的說法應該是‘維持式運營’﹔另一種是‘長大式運營’。在深刻的變革之中,擺在我們面前有兩條路,一是安於現狀,守著手中的壟斷資源帶來的短期效益,過著看起來比較舒服、比較滋潤的小日子,這就是《長大》書中所說的‘延續運營’。但是,在深刻變革和激烈競爭面前,不進則退,慢進亦退,弱者會越退越弱甚至是無路可退。另外一條路和‘延續運營’截然相反,就是支撐成功組織不斷發展壯大的‘長大精神’。”

  十年,江蘇廣電總台的變革是深刻的。從數字看,總台的產值今年將歷史性地達到一百億元﹔從影響力看,在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上,總台連續7年進榜,2010年在所有入選的廣電媒體中排名第三位,僅次於CCTV和鳳凰衛視,居省級廣電媒體第一位﹔從產業架構看,總台涵蓋了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所有業態:電視,廣播,影視劇,報刊,網絡,移動傳播,電視家居購物,影視基地。作為總台的一個成員,我的並不規整的感受是,總台的長大,要素很多,核心有幾個:一是目標明確,且一旦制定計劃堅決執行之,絕不半途而廢。僅我們中層干部參加的台一級的會議,每年就有季度經營分析會、下一年度的工作務虛會、半年和全年的總結表彰會、新春團拜會、各種講座,事業部層級的財務分析會每月必開,這些會的主要內容是學習先進經驗、落實任務進度、探討完成指標的辦法﹔二是總台深刻把握了國情,有效平衡了傳媒事業企業的雙重屬性,以績效為導向的組織架構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盡可能地激發出了廣電產業的產能和效能﹔三是彰顯品牌的力量,在創新之路上高歌猛進,以“幸福”旗幟引領節目形態不斷刷新,多層級的研發機制保証了節目的優勝劣汰。

  “江蘇廣電現象”以及引起了業界和學界的關注。2011年6月,江蘇廣電總台成立十周年。此時,我們推出這組文章,相信不只是可以留下一些歷史的痕跡,而且能夠為更多在市場上打拼的同業,提供可資參照的案例。

  心細的讀者或許發現,《視聽界》的版權(目錄)頁,不見了本刊顧問名錄。年初,得知本刊顧問、原國家廣電總局辦公廳主任朱虹博士履新江西省副省長時,我們在祝賀他的同時,也隻好不再刊發他的顧問名錄。不久,又傳來本刊顧問陳共德博士外放挂職的信息。近年來,隨著《視聽界》的發行面、影響面擴大,關心、支持我們的業界、學界精英越來越多。此時,顧問名錄的增刪成了一個問題,不在名錄上的朋友未必就不關心我們,刊發顧問名錄永遠是挂一漏萬、心存遺憾的。

  再說朱虹博士,他任職廣電總局期間,幾乎每年都給我們發來權威解讀政策的長篇文章。紙面交道多年后,我才在無錫廣電集團主辦的一次活動上與他謀面。再往前,原南京師范大學教授李幸,他在本刊首發的《十年來中國電視的三次革命》,敏銳地論及了我所在的江蘇廣電總台的民生新聞。這篇文章,是他在陝西台主辦的一次研討會上的演講稿。我在會上跟他要,他爽快地給了。后來他南下辦學,我們依舊音訊不斷。北京大學的陸地教授是哥們,一段時間不見還頗想念。有時逼他命題作文,限時交卷,他忙於教務和參加各類論壇,實在是分心乏術,我們已經不抱指望,誰知就在本刊發排的最后階段,他最后到的文章,竟然以精心構思、學術分量和生花妙筆,上了頭條。上海交通大學的謝耘耕教授,最早指點我們借助網絡擴大規模效應,並直接牽線讓我們和人民網結成合作伙伴。南京政治學院的熊忠輝博士是本刊的常客,時常會到辦公室來坐坐、聊聊。他和南京廣電集團研發部的任曉潤主任,曾經幫助我們策劃了不少好的選題。這樣的事情,是短短的幾句話說不完的。在此,本刊同仁向所有幫助我們長大的朋友們,鞠躬致意,懇請各位今后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們。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