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廣電“幸福”定位的社會意義--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江蘇廣電“幸福”定位的社會意義

周曉虹

2011年07月13日13:51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幸福”是最近幾年來隨著中國GDP持續穩定的增長而越來越引發人們關注的一個主題。不僅社會學界和心理學界諸多學者開始研究幸福,探討“幸福”內涵、制定“幸福指數”、發布城鄉“幸福指數”,在沿海發達地區,許多黨政領導和地方政府也開始關注幸福,呼吁在GDP增長的同時,能夠增加或提高本地區民眾的幸福感,讓人民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

  在中國社會對“幸福”的關注和追求中,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獨樹一幟。2009年,江蘇廣電總台在百業騰飛、蒸蒸日上的態勢下,決然將原先的品牌定位從“情感”升級為“幸福”,將自身的主流媒體定位,從“情感世界、情系人民”提升為“創造幸福、傳播幸福”。這一主動選擇的戰略行為當時引來爭議無數:爭議之一,江蘇廣電總台從2001年整合開始,一路狂飆突進,已經從五六億的盤子增長到2009年的四十多億,從三線排名一躍進入國內傳媒娛樂集團的第一陣營,此時,有沒有必要重新定位,一切從頭開始?爭議之二,情感是人類普遍的心理現象,是人們關於對象物的肯定和否定意向,包括豪情、柔情、苦情、悲情……情感的雙向性、復雜性為廣播電視展現自身內涵、把握社會脈動、反映人間百態提供了較為廣闊的空間﹔而幸福作為人們對生活與社會環境做出的滿意性評價似乎隻有單向性即肯定性,它缺乏廣袤的內涵,也難以在尖銳的對立中展現人性的復雜和命運的多舛。如此,棄現實的“情感”而逐未必現實的“幸福”,是否明智?爭議之三,經過幾年的努力,江蘇電視台尤其是其旗下的江蘇衛視,自確立“以新聞為旗幟,以情感為特色”的頻道定位以來,已經形成了像《人間》這樣的優秀品牌欄目,此番重新定位會不會影響到這些優秀品牌欄目的生存和發展?

  現在回答這些問題似乎波瀾不驚,但是,在3年前,在江蘇廣電總台決意對品牌重新定位之時,這樣的爭議不僅是真實的,而且是有意義的,它直接涉及到一個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蓬勃而起的傳媒集團,如何在未來的道路中繼續前行,如何實現諸如“成長”等更大的發展目標。

  我至今仍然清楚地記得周莉台長陳述自己看法時的成竹在胸。周莉的變革想法最初來自於她讀到的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泰勒?本?沙哈爾的論幸福的著作。據說,在哈佛校園裡最受歡迎的不是王牌課《經濟學導論》,而是沙哈爾的《幸福學課程》,這位年輕的教授讓所有選擇他的課程的學生們深信:不是金錢,而是幸福感才是衡量人生的惟一標准,幸福感是我們所有目標的終極目標。沙哈爾對人生和幸福的看法啟發了周莉,但周莉的想法絕不限於沙哈爾的“幸福”視野,她的人生閱歷和工作經驗都賦予她擴展“幸福”這一主題的可能。今天的中國,變遷迅疾,整個社會彌漫著“向錢看”、“以經濟論成敗”的論調,我們面對的幸福議題,肯定比沙哈爾要復雜得多。這就使周莉,江蘇廣電總台的當家人,有可能在踏上“幸福”之路的同時,賦予“幸福”更多的理解與內涵。

  其實,周莉台長及江蘇廣電總台對於“幸福”的追求有著深厚的內在動因。從微觀角度說,原先的定位“情感”在江蘇廣電總台的發展過程中出現了不適應。盡管“情感”是一個頗具包容性的中性概念,但大多數觀眾還是隻將《人間》這樣直接訴諸情感宣泄的欄目視為“情感節目”﹔並且對大多數中老年觀眾來說,他們關心的是家長裡短、人情糾葛,因此自然將“苦情”、“悲情”視為江蘇廣電應該傳遞的“情感”內容,這導致了當時同樣開始走紅的以青少年為潛在觀眾的《絕對唱響》、《名師高徒》等欄目被游離在“情感”之外,綜藝類節目和文藝類、訪談類節目之間出現斷裂。從宏觀角度說,改革開放30年,中國社會發生了巨變,面對原有的規范和體制的不斷調整和打破,面對利益格局的不斷重組和調整,面對個人前途的變動不居,中國人的迷茫及幸福感的缺失成為普遍現象,社會矛盾與沖突開始凸顯。為此,黨和國家開始提倡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顯然,對江蘇廣電總台這樣一個主流媒體來說,國家的訴求不能不影響到它的定位、發展與願景,“幸福”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其追求的目標和定位之錨。

  單從心理學上來說,情感和幸福並不對立,幸福感常常也是人類的一種常見的情感,隻不過它是一種正面的、積極的和完滿的情感。情感和幸福的連續性與粘連性,在江蘇廣電總台的許多欄目中都能夠充分體現出來。如原先定位於情感的《人間》欄目,在“幸福”的全新定位下對人間真情有了新的詮釋:如果我們不將幸福狹義地理解為物質享受的話,那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理解和關愛,同樣也是人類重要的幸福之源。再如,今天已經走紅中國的綜藝性欄目《非誠勿擾》,它富有娛樂、歡快和愉悅的色彩,這是最淺表的幸福(pleasure)﹔同時又以兩性情感為主題,它既承接了江蘇廣電總台先前的“情感”定位,又將年輕男女們的兩情相悅導向中觀的幸福(happiness)﹔最后,這一欄目所觸及的種種關於人生和價值的討論,尤其是由這種討論所凸顯的社會進步的內涵(即使是一種令人瞠目結舌的觀點,它的“出籠”也是我們這個社會寬容和進步的表現),則使人不能不思考與人類價值、生存意義相關的頂峰幸福(well-being)。一句話,情感與幸福的天然關聯,為江蘇廣電總台的定位提升鋪平了道路。

  在江蘇廣電總台近幾年的重新定位歷程中,應周莉台長之邀,我曾先后參與定位研討、幸福定位理念傳播培訓、中國幸福指數調查和頒獎典禮等一系列工作。2009年10月13日,在江蘇廣電總台全體中層干部的培訓講演中,我曾力圖傳達這樣的理念:“打造‘幸福’或‘幸福感’的目的既不是讓人沾沾自喜,也不是為了‘粉飾太平’,而是為了在物質生活突然豐腴起來的今天,為人們尋找生活的意義。”今天,在江蘇電視總台實現了經濟上的新跨越——不到三年時間,它的產值翻了一番多,今年將達到100億人民幣——之時,必須承認,江蘇廣電在與自己的受眾共同尋找生活意義的同時,也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意義或存在價值:僅次於CCTV和鳳凰衛視的中國廣電業季軍之稱號,說明它與我們這個時代和我們這個7800萬人口的經濟與文化大省是相媲美的。(周曉紅:南京大學社會學院院長、社會學教授)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