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模題材廣播劇的非虛構創作要素--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英模題材廣播劇的非虛構創作要素

姚加炎

2011年09月09日13:23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視聽界》供稿

  “非虛構作品”一詞是舶來品,從美國上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興起的非虛構小說、新新聞報道和歷史小說等新的寫作類型發端,后來被廣泛運用於文史哲領域,特別是紀實性文學、影視劇創作等。2010年度江蘇省優秀廣播劇清一色的英模題材,以對人物的細膩刻畫,給聽眾深刻的人生思索和美好的精神享受。

  作家自覺的寫實意識、文本呈現的似真程度以及受眾接受時的真實感受構成非虛構類作品的基本要素。廣播劇要面對大眾講述一個令人信服且具有強烈吸引力、新穎的“生活真相”,塑造一個可親可近可感可信的“真實人物”。和重大題材強調“大事不虛,小事不拘”的創作原則有相通之處,寫真人真事必須“大事不能違背,小事上做實做細”,源於生活高於生活。編導在創作前期需有大量實地採訪或佔有翔實的文字、音頻資料,有對人性和生活真相的洞察,有對細節的記憶與發現以及對廣播劇技術原理的掌握與在實際操作中的發揮。“真實為本”是非虛構創作的鐵律﹔“無一虛假”又是真人真事題材的局限,更是對編導創新能力的挑戰。“實處不虛,虛時逼真,虛實相間”是廣播劇對非虛構創作的探索與努力。

  揭示好人好事的必然

  英模題材廣播劇要求編導對現實生活及英模人物能有真實准確的描述與理解,在個人的思索和公眾的歷史、社會現實之間尋找平衡點,以真情實感感染受眾。廣播連續劇《鄉村女法官》把四個故事交織穿插在四集劇情中,劇情井然推進,人物生動鮮明。編劇嫻熟地運用戲劇矛盾沖突論,糾結不斷卻又絕處逢生,給聽眾欲罷不能的“聽頭”。戲一開始雖是“哭戲”卻並不令人生厭:鄉村女法官陳燕萍面對兩個很“擰巴”的案子,一個是女兒堅決不要刑滿釋放的老爹“回家”﹔一個是母親堅決不養得了怪病的女兒李小敏。法理說服不了,便用親情說理。她巧妙引導老爹回憶在獄中寫的信,不僅催下女兒的眼淚,也讓聽眾動容,為化解父女矛盾鋪墊親情的感召。第2集,陳法官再次說服小敏媽媽未果,又去探望離婚又遭遇車禍的阿貴。阿貴原想“鬧事”,但陳法官對弱者真誠的關心與幫助使阿貴感受從未得到的尊重,為化解對方怨恨開導溝通的良方。李小敏過生日,陳燕萍用母愛溫暖孩子冰冷的心﹔面對拖欠農民款的老賴,當陳法官一身正氣,毫不退縮,依法治惡。從第1集李小敏母親遺棄女兒案“起因”到第4集“法官媽媽”,首尾呼應,“法官媽媽”既是主線,又與其他三個故事相關,既是典型案例又都是戲,它們相疊加后回答了陳燕萍在基層法庭工作十幾年,審理了三千多個案子,為何是“無一改判,無一錯案,無一上訴”的“三無法官”。一個人一直為人民做好事源於對農村的熟悉,對底層生活的了解和對人民的愛﹔她希望更多的人有尊嚴地生活﹔這個社會更加公平和諧。這部劇具備了非虛構作品的優良品質,即達到了“勢之必然”、“情之必然”和“理之必然”三者的有機融合。

  尋找災難事件的切換落點

  非虛構不是不允許虛構,而是虛構必須基於事實,符合事情發生的歷史情境,合乎情理、事理的聯想,符合真實性原則。廣播劇《一個永遠無法接聽的電話》很好地把握了想象的度。它再現了2010年甘肅舟曲特大泥石流災害中王偉一家人的生離死別。40分鐘濃縮了20多小時的緊張與期待,它所營造的求生與永別、大愛與大慟的審美期待令人震撼。編劇虛構了王偉妻子張蓉和妻妹張楠的期盼、回憶,求助和信心等“過程”,這些心理活動或意識通過合理想象“還原”,從人們普遍的心理趨同中尋找情感認可。虛構“意外中”的心理故事,讓聽眾把它當作非虛構的生活真實。全劇採取切換手法突破“三一律”,極具懸念地把同一時間發生在不同地點的同一事件切換式地“情境再現”,牽引聽眾的情感注意力,讓聽眾相信:妻子(及家人)為了求生等待王偉的出現和救援,她相信愛情,相信親人﹔與此同時,王偉為了先救更多的群眾顧不得自己小家,他相信妻子,相信責任。切換使非虛構時態更彰顯戲劇張力。王偉的妻子及家人對生命的希望以及生命在災難面前的脆弱和無奈自然地流露﹔同一時間,王偉和戰士們不怕疲勞、連續奮戰救出了23個群眾。這邊的犧牲反襯那邊的重生,“於無聲處”催人淚下,引領聽眾感受與超越人物內心的真實。

  挑戰敘述方式的難度

  “他發現了一片嶄新的藍海,讓世界聽到了來自中國的濤聲”,這句頒獎詞是CCTV年中國經濟年度人物劉海濤的,也是廣播劇《藍海濤聲》劇名的由來。物聯網、高科技、傳感信息技術……題材別開生面,也帶來了題材駕駛與聽眾接受上的難度﹔採用第一人稱為敘述主體,打破第三人稱、旁白等敘述常態,“自說自唱”增添了創新的難度。

  出生在大西北,成長在草原上,考上名牌大學,在科研單位就業、創業……劉海濤是一個有故事的人。編劇以“我”的回憶為主線,縱橫在過去和現在,勵志與作為之間,讓聽眾有種聽覺上的“穿越感”。劉海濤七八歲時,在大草原上,老師背著黑板上課,風沙吹跑了黑板,那時他崇拜的偶像是孫悟空﹔12歲和媽媽進縣城,他最興奮的事情是上樓梯﹔在科研所工作,一次Windows系統存在風險,“請及時下載系統補丁文件”的提醒觸發其科研靈感,構想“傳感器連成體系”即物聯網的宏圖,為了這個“空中樓閣”,劉海濤和他的團隊建立了中國第一個無線傳感網絡課題研究組,歷經十年,終於成立了中國傳感信息中心(“感知中國”中心)……這些片斷的心歷路程,因“我”的敘述不再是干巴巴的履歷表,而通過人物對話及心理活動變得生動有趣,特別是一些生動的意象比如“孫悟空”、有關“虎”的成語聯想等,這些不是憑空虛構和無中生有,而是經得起質証、對証、映証、驗証的生活真實。在非虛構創作中,用第一人稱“我”的敘述定位比較尷尬,或與主人公關系不大(通常是記者)﹔或隻充當一個敘述者/見証人,與劇情若即若離﹔或攪進故事喧賓奪主。所以大多採用第三人稱敘述,既體現客觀,更有自由度。而《藍海濤聲》中的“我”即主公人,真實直接的敘述,單刀直入伸展劇情,既與科技工作者思想活躍、富有創新意識的精神氣質契合,又讓聽眾通話人物語言、對話、細節的充實貼近這個典型人物的精神追求,其堅定的意志力,強烈的內驅力,深沉的責任感正是中國優秀科學家的基因所在。

  英模題材非虛構類廣播劇創作不僅要以聲音塑造、音樂、音效等元素還原人物的真實態,還要在人物設計、劇情構架及廣播劇技法運用上呈現符合人物性格的情理時態,才能為當下聽眾接受和認同。

  (作者單位: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廣播傳媒中心)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