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新聞在公共輿論空間中的對話、發問和引導能力--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廣播新聞在公共輿論空間中的對話、發問和引導能力

周世康

2012年03月23日13:47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視聽界》雜志供稿  

  廣播新聞是置身於整個公共輿論空間的,否則就是自我邊緣化。現在的公共輿論波興浪涌,空間的無限容量和內容的瞬息萬變,是以往無法與之相比的。新媒體的迅猛發展,數百萬網站的此起彼伏,5億網民的眾聲喧嘩,傳統媒體的競相發聲,加上新媒體與傳統媒體的頻繁互動,使公共輿論空間信息海量,見解紛紛,魚龍混雜,熱點連連。廣播,作為傳統的主流媒體,不僅要發揮自己原有的功能,在面對新的輿論格局時,還要主動介入社會熱點,及時求証事情真相,理性回應社會關切,有效引導社會情緒。這是廣播正確引導輿論的職責所在,是主動迎接現實挑戰的正確選擇,其具體表現就是要培育和提高廣播新聞在公共輿論空間的對話、發問和引導能力。

  一、與重大熱點問題對話

  我以中國新聞獎廣播獲獎作品來闡述這個問題。這些作品分別是2008年一、二等獎作品“‘田’字新解”和“一個胡小燕,無法承載兩億農民工的期待”,2009年一、二等獎作品“國企頻繁制造‘地王’,為轉型升級埋下‘地雷’”和“開胸驗肺,拷問制度之弊”,2010年一、二等獎作品“善待民工才能夠緩解民工荒”和“嗚嗚祖拉吹響‘中國制造’警音”。

  這些作品,對話的都是當時重大熱點問題。“‘田’字新解”反映的是全國范圍內的瘋狂圈地現象,幾近危及18億畝的耕地紅線,以致國務院採取了對問題嚴重的有關省的領導召到北京談話、限期整改的嚴厲措施。“國企頻繁制造‘地王’”敘述了“地王”一個接一個涌現,從南到北,攪熱了半個中國,人們在不解中對地價帶動房價的瘋漲產生恐慌的預期,而大量資金涌入房地產市場又將對調結構釜底抽薪,動搖轉型升級的根基。“善待民工”追究的是,民工荒不斷蔓延,眾說紛紜而又莫衷一是,真相到底是什麼,對策到底在哪裡?“嗚嗚祖拉吹響‘中國制造’警音”指出,對於吹響足球世界杯南非賽場的嗚嗚祖拉,不少人陶醉在中國制造的盲目喜悅之中,掀起表層的熱鬧往裡面看一看,十分微薄的利潤讓人倍覺難堪。生產一個嗚嗚祖拉,農民工兄弟隻能賺到1美分的工錢,所有這些微薄利潤不足以彌補我們環境污染、能源損耗以及農民工兄弟付出的勞動,中國做的是賠本生意。這些事實警示我們,中國制造必須向中國創造轉型。作為農民工群體代表的胡小燕,當選全國人大代表並參加全國人代會回到廣東佛山后,想充分履行代表職能,公開了自己的手機和郵箱,結果陷入無法應付無力作為的尷尬境地;河南農民工張海超“開胸驗肺”,以自殘的方式維權令所有聞者都深感痛心。這兩起公共輿論事件,都關系到農民工群體的利益表達機制和權利維護機制的大問題。

  所謂重大熱點問題,直接關系到發展優先的主流價值。就我國現階段而言,發展是硬道理,是第一要務,是解決一切問題的關鍵;發展是科學發展,堅持以人為本,包含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環境五大方面的內容。凡是從這些領域中產生的、引起普遍關注的、其走向將會產生重大影響和重要后果的,都是重大熱點問題。作為主流媒體,面對公共輿論空間的這些重大問題,不能缺位,不能失語。缺位就是缺乏擔當,失語就是放棄引導。面對熱點,主流媒體應該主動對話,這是責任問題,膽識問題。這幾年,公共輿論空間的熱點問題呈快速上升趨勢,熱點話題大多伴隨著突發事件或被曝光的丑陋丑惡事件。當然有些屬於長期熱點,一有觸點便會重復呈現。這些問題,左右著公眾輿論,左右著社會情緒,也牽涉著有關部門、干部的精力,有的會一時牽動整個社會神經,波及面廣,影響力大。當然,地方媒體對話當地熱點輿論,有時會受到種種限制,如何與當地主管部門溝通,取得共識,這是另一個問題了。

  與熱點問題的對話,也是具體情況具體應對。“‘田’字新解”是以政策法規加知識去對話的;“國企頻繁制造‘地王’”是以政策去對話的;“民工荒”是以事實去對話的;“胡小燕”和“張海超”,則是從體制和制度層面去對話的。在與熱點問題的對話中,我們常見的是以道德、道理為主,較缺的是知識性的對話引導。實際上,事實、政策、法規、道德、道理、知識、情感等諸方面,有時可側重一兩個方面,有時可綜合運用。特殊情形下,誠懇的態度也是對話的一種選擇,滿足卷入熱點輿論各方的態度需求,不失為一種較高水平的對話。

  《中國青年報》評論部副主任曹林先生在《時評寫作十講》一書中,講到一個事例說,一段時間,網上熱炒某大醫院幾名醫生與一名女醫藥代表有染,得了艾滋病,后經調查,純粹是謠言。但在后來的許多評論文本中,習慣性地把矛頭指向了醫療體制和醫療潛規則,執著地追問“為什麼人們會相信謠言”,這就顛倒了批判次序的邏輯。強調批判的價值次序,與社會的道德生態次序密切相關。直接的惡比間接的惡,關系強的惡比關系弱的惡,大的惡比小的惡應受到更多的批判,不放過真正的惡人,給惡人與其惡行相適應的批判,這是維持一個社會道德秩序必須有的基礎。與熱點問題的對話,要緊緊抓住最關鍵、最核心的問題,而不能舍近求遠,避重就輕。

【1】 【2】 【3】 

 


ceshi
 
(責任編輯:實習生鄧軍,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