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20日14:10


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系列訪談之二
龔文庠談老北大和新傳播

Untitled Document

  “溫家寶總理有一點講得非常好,作為以新聞為職業的人要愛人民、愛國家,這樣他報的新聞才真實。作為我們教書人還有一點,他要愛這個職業……他可以不惜生命地去追求職業中最完美的東西,就像一個美術家追求名畫一樣。這是出自於對新聞職業的熱愛,而不是愛錢,如果你把新聞本身作為一個牟利的東西,那會把新聞做壞。”

  作為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系列訪談之二,6月20日上午,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常務副院長、博士生導師龔文庠做客“傳媒沙龍”就“高校傳媒教育與新聞職業需求的對接”這一話題與網友展開了交流與討論。>>>觀看視頻訪談

  龔文庠,生於四川萬縣。在武漢讀完中學后,考入北京大學西語系英語專業。畢業時正值文化大革命,被分配到山西太原重型機器廠當工人、教師。1978年考回北大西語系讀研究生,1981年獲文學碩士學位后,留校在國際政治系任教。1983年參與組建國際文化交流專業,培養從事對外文化傳播的人才。1984年至1987年在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進修,初次接觸傳播學。回國后擔任國際政治系副主任,主管對外學術交流工作。北大國際關系學院成立后任國際傳播系主任。1990年初開始,和北大一些同事共同推動建立傳播學專業。2000年受學校委托參與籌建北大新聞與傳播學院,2001年建院后任常務副院長。現為教授、博士生導師。曾赴美國、加拿大、日本、香港、台灣等國家和地區參加學術交流。

北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四歲了

  [網友]:請龔院長談談他自己從事新聞傳播教育的主要經歷。

  [龔文庠]: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直接和網友見面,這也是第一次,雖然我參加過其他媒體和網友的直接交流,但是沒有用過視頻的方式,借這個機會,我簡單介紹一下我本人和我們院的情況。

  我本人並不是學新聞的,我是在北京大學學外語的,我在報考北京大學的時候是很想學新聞的,但是當時沒有新聞專業,我又想上北大,所以選擇了學外語。我畢業以后,拿到當時的最高學位——碩士學位時,當時還是沒有新聞專業,我到了國際政治系,從事國際關系方面的教學和研究。再以后主要做的是國際關系中的國際傳播這一塊,開始和傳播學有了關系,傳播學和新聞學有很密切的關系。而傳播學被國家認識是最近的事情,從我自己的教學、研究和國際交流中的體驗,我感到新聞和傳播兩塊都非常重要,在北京大學這樣一個在中國教育界有比較高地位的學校裡,應該建立這樣一個學科,所以大概前后有十年的努力,不止我一個人,還有北大其他院系的老師,他們都有志於在北京大學恢復新聞學,增加傳播學學科,匯集成一個新時代的大的學科。在這樣一個前提下,我們做出努力,來建立新聞與傳播學院。

  新聞與傳播學院建立到現在四年了,是2001年5月28日建立的,前前后后的過程非常艱辛,因為要創業是非常困難的。我大致介紹一下新聞與傳播學院。因為我們開始要在北京大學這樣一個學校中建立一個新學院,並不是簡單的事情,要經過很多論証,經過很多部門的認可,校級領導一級同意我們做這件事,要有充足的理由。比較充分的一個理由是,現在全國已經有了這麼多有新聞專業的大學,人民大學、傳播學院等等。北京大學的新聞專業大概從50年代后期就中斷了,轉到人大,其實人大的老班底都是北大的,我見到這些老師,去訪問他們的時候,他們都告訴我,他們原來是北大的。所以,北大有這樣一個傳統,一直在存在,所以我們把它建立起來。

  但是我的問題是,人家肯定會問,這麼多學校都建了,我們有必要建嗎?我們認為非常有必要。第一,這是老傳統,應該恢復。第二,像北大這樣一個有多學科背景的學校,最適合於建立這種綜合性交叉學科,所以我們認為,這種環境下不辦非常可惜。第三,我們辦學的時候不重復別人的路子,既不重復人民大學自50年代以來走的路,不重復復旦70多年以來走的路,我們要建立一個新的學院,有兩個大的學科,一個是傳播學,一個是新聞學。從傳播的領域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有很多東西需要探索,我們從來不稱自己為“北大新聞學院”,而是“新聞與傳播學院”,這樣一個學科是廣大的、有很深的余地去發展,我們想把它辦得比較新。新聞與傳播學院有四個系,傳播系、新聞系、廣告系、新媒體與網絡傳播,雖然有的系招生並不多,因為我們國家有限制,要招本科生需要國務院學位辦批准,所以我們現在招的本科生都是新聞學專業的,但是對課程的設置和研究領域,我們是擴大的。這四個系是互相滲透的,不是新聞系不管廣告、廣告系不管新聞系,而是相互之間有很多聯系。

  新聞與傳播學院的一個特色是它很新,又有舊,舊在北大的傳統,因為北大也是中國具有最悠久歷史的現代意義的大學,它有很深的傳統,我們要繼承,但是在學科方面,我們要向新的領域去探索。 

同行的競爭與師資的交流

  [網友]:我們知道,北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現在建立四年了,這四年的發展,您有什麼感想和體會嗎?比如在教學和與學生的交流過程中。因為我們知道,最早有“南復旦北人大”的說法,現在北大成立了新聞與傳播學院以后,格局發生了變化,在北京五所高校的學術教學競爭也是非常激烈的,請龔院長談談這方面的情況。

  [龔文庠]:這個問題很好,這也是我們面臨的一個問題,一建立學院就面臨著招生、分配,和別人的來往等問題,在四年中我們也是逐漸了解怎樣面對這樣的問題的。因為我的專業也不是學這個,在行政方面我也不是院長出身,我作過國際政治關系副系主任,但是我管的是對外交流的工作。對於整個學院的領導工作不太熟,我四年來的體會就是逐漸知道了建立一個學院應該怎麼辦。除了我自己做好教學和科研以外,還要處理好和其他兄弟單位的關系,因為開始不太了解這個關系有什麼重要性,我們就想自己教好自己的書就完了,但是不是這樣的,這是一個小社會,四年來我們建立了很融洽的關系,在南邊、北邊,凡是有這類交流活動,我盡量把雜務排開去參加,如果不能參加也派我們其他的同志去參加,大家進行交流,有什麼問題也可以得到啟發。對於競爭,我也非常贊賞競爭的格局,因為我想,各個領域都是一樣的,沒有競爭就沒有發展。比如我們北大有一個近鄰是清華大學,這兩個學校很多地方是一樣的,又有不同的東西,有時候又追求同樣的東西,那就肯定有競爭。但是這個競爭是良性的,如果沒有競爭,很多東西都不能做成。其實我們學院成立本身就是一個競爭,當時建院讓校領導同意的理由之一就是清華已經建立了新聞學院,而我們沒有。因為我們和清華大學搞新聞傳播的老師也認識很多,我們達成了共識,你們說服你們的領導,我們說服我們的領導。這種競爭當然是有好處的,當然各有強勢。

  良性的競爭當然是好事,但是心態要好,不是誰壓倒誰,而是互相學習,這種方式的風氣非常好,在新聞學界目前這種風氣非常好。

  [網友]:目前國內高校的新聞系之間的交流非常好,人民大學的很多老師都是從北大出來的,龔院長怎麼看?

  [龔文庠]:不管哪個學校、哪個老師,我們做的事情都不是為自己做的,我們是為國家、為學校做的。在建院的時候我們找老師時,我就想,我們可以從外校找,他已經有了一定的學術成就,我們把他引進,不管他來自什麼門派,對我們都是好的。再說,人民大學本來就和我們有很好的聯系。我們從人大找了好幾位老師,也和其他的老師聯系過。這種聯系有好處,也有壞處。我當時說,我們不在乎誰能來、誰領導,我們隻做學術。壞處是影響關系,比如你把學校的精英挖走了,學校肯定不放,那就先讓他來教課,然后再談。

高起點 新機制,培養通用性人才

  [網友]:我想一個學院的創建肯定有它培養學生的宗旨,請龔院長談談北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在培養學生方面有什麼考慮?

  [龔文庠]:我們開始建學院的時候,學校的領導就提出兩個詞,一個叫“高起點”,一個是“新機制”,也就是新的管理方式、模式,“高起點”就是一定不能停留在老一套、舊的行為模式上。所以,我們也在實踐這兩個口號,這兩個口號提得非常好。所謂“高起點”,就是學科的起點非常高,比如我們對待新聞學就不是依靠傳統,而是要發展它,新聞學怎樣發展呢?一個很好的基點就是傳播學,傳播學是一個新的學科,在之下再分新聞傳播、大眾傳播等,新聞學是大眾傳播下的一塊內容。我會打比方,如果爬長城的時候,你隻會看到自己腳下的一塊,如果爬到烽火台上,就會看到整個長城的風貌。傳播學也是一個內容,不光是看到職業怎麼發展好,但是從傳播學的角度,最主要的是看到傳播學的受眾怎樣接受你,你想說的話,在他的眼裡是另外一個樣子,傳播學講的是互動,受眾的主動性非常強,原來研究新聞學人不會研究這個。我覺得,傳播學的領域更寬,因為它牽扯到政治學、新聞學等等各方面的知識。教你怎樣具體採訪,這絕對不是我們的主業,最主要的是培養通用性的人才,有非常高的素質、非常專業的眼光,這樣的培養非常重要。

  我們曾經請來一位國外的人物談教育,他講到羅素的例子,他是研究科學的,但是也研究教育,他曾經講過教育是什麼?他說,教育就是就是學生把老師課堂上講的東西都忘了以后,剩下他自己的東西就是教育的成果。所以我常常和我們的老師說,我們是一個人才的培養基地,如果你的人才培養素質非常高,將來他會很快適應他的工作。我教的一個學生中有一個女生李響,她作足球報道很有名。出名以后回來學校,學生和她聊天,問她是怎樣上的採訪課等等。但實際上她上學的時候我們基本上沒有採訪課,也沒有教過你怎樣採訪運動類新聞。為什麼她會這樣做呢?那就是北大教過她如何做事。如果要做一件事,如果有很多困難,有不懂的東西,那就要去學。另外還有語言的訓練、文字的訓練,文字的訓練不一定是教你怎樣寫一篇東西,但是如果將來有工作要做,那就很快會上手。李響不是一個完美的例子,也有很多人對她有批評,我舉例是想說明,學校對你的教育應該是在你的人生道路上對你的全面培養。  

高校傳媒教育怎樣和社會需求對接

  [網友]:對學生的培養應該著眼於更長遠的未來。但是不知道有沒有學生向您反映過,也是社會上的一個現實問題,您是著重於學生的長遠素質教育,但是新聞單位錄用員工的時候是著眼於他能很快工作,不知道這個矛盾您有沒有遇到過?

  [龔文庠]:有。因為新聞是實用性很強的,單位不管你的長遠素質如何,而是要你馬上能來工作。我們在兩三年以前把徐泓老師調來,就是要加強這方面的內容,因為徐老師大半輩子都在從事新聞報道工作,從宏觀到微觀,對新聞業務非常了解。當然我們建院的一個原則就是教師隊伍要盡量小,不能無限擴大,和北大其他院系比起來,我們才有20多個,不到30人,而北大最多的院系有300多位老師。

  [網友]:現在新聞與傳播學院出來的學生可能都會從事傳媒工作,我們把他定義為“傳媒人”,我們知道,最近溫家寶總理對清華大學傳播學院有個批示,裡面也談到新聞記者的責任心,這個責任心不是一兩天能培養起來的,從進入學校開始,從新聞教育來講就應該有這個要求,這也是我們談的主題,那就是高校的傳媒教育怎樣和社會的要求對接?

  [龔文庠]:我們不用“對接”這個詞,但是我們感到,培養人就是為了用,生產產品就是為了銷售,當然這也不是一個純粹的市場關系,我們是為社會培養人的。一個人要有靈魂,以前在階級斗爭時期有的領導做的報告就說“政治思想是靈魂”,如果一個人沒有靈魂,就是一個游魂、是一個僵尸,這也是對的,因為人要有道德操守,首先要做人才能做事。這也是我們非常注意的問題,在不同的場合,在校內校外我也一直談到這個問題。那是因為有一個校內事件,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校領導,在不同的場合站起來說,“龔老師你在這兒,我是反對北大建立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因為媒體對社會的反作用太多,我的兒女,我就不讓他上新聞與傳播學院,媒體幫忙的少,壞事的太多”。他是我很尊敬的一個人,也是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是校領導。我說,“如果我們全國人民都像你一樣對待子女,我們的學校還辦不辦?新聞媒體也做了壞事,但是壞事哪兒都有。”

  但是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位老教授會有這樣激烈的想法?那就是我們的新聞界確實把新聞當作交換的手段,有很多記者眼睛盯著的是紅包、是自己的收入,有的同學一進校的時候就曾經關心過這樣的問題,問“一個記者一天賺多少錢?哪個行業賺錢多?”因此,我們在德育方面非常重視,對於操守、新聞責任和良心的教育,就像氧氣一樣,一個人到了需要吸氧的時候就是有病了,他需要在大氣中吸取氧氣,我舉例是想說明,這種德育教育是要放在每課中,傳輸老師的道德、想法,不是需要專門開德育課,最重要的是老師自己的道德水平,老師自己講不講真話,有沒有社會責任感,老師自己愛國不愛。

  這次總理的批示我也看了,總理對人民的愛心很感動人,我們倒不是像以前學勞模一樣,來了以后搞運動,這種東西是不能長久的,我們還是要繼續加強平時對學生的德育教育。溫家寶總理有一點講得非常好,作為以新聞為職業的人要愛人民、愛國家,這樣他報的新聞才真實。這個提法非常好,在所有的行業都存在。作為我們教書人還有一點,他要愛這個職業。我訪問過一些國家的新聞與傳播學院,凡是辦得好的,他一定讓你感到學校中的老師和學生都追求一條,他可以不惜生命地去追求職業中最完美的東西。這點太寶貴了,這是跨越國境的。我回來以后也和老師們講,這就像一個美術家追求名畫一樣。這是出自於對新聞職業的熱愛,而不是愛錢,如果你把新聞本身作為一個牟利的東西,那會把新聞做壞。

向國際一流水平看齊

  [網友]:現在新聞與傳播學院有多少學生?

  [龔文庠]:700人,我們在師生比中是一個比較大的院系,當然我們還沒有光華管理學院比例大。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新的機制,請實務界的人來教,比如我們請過阿憶,他直接教學生電視的策劃、主持等等,總之是請來第一線的工作者來教課。另外還請過國外的專業人士,學生要有國際的眼光,要知道國際上的潮流和趨勢。我們在建院開始就一直致力於擴大這方面的渠道,請各界各地的專家學者來講演,這樣的機會比較多,這也因為北大的開放的特點。另外是給學生提供機會到國外、到港澳台地區交流。雖然我們的學生不是北大最多的,但是按比例來講,我們的學生出國的機會排第一,我們常年都有學生到美國、歐洲,我們和丹麥簽訂了協議,還可以去新加坡、香港,我們會派到學生香港南華早報去實習,就是寫新聞。后來他們的副總編過來,他說“我不是客氣,你們這四個學生比我們的員工都好”。我說你這個話有點說早了,他們都是才出校門的學生。他說“不是,他們有對新聞的敏感,其中有一個女孩,如果有了新聞,她寧可不睡覺,晚上也要去敲門把新聞搞到手。”這四個學生中他雇佣了三個,在南華早報駐北京的工作站工作。所以說,我們雖然是個新學院,但是我們培養學生的人才還是得到了社會的認可的。

  [網友]:北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對建立博士點有什麼考慮嗎?

  [龔文庠]:建立博士點的問題是個比較復雜的問題,現在既然提出“建世界一流大學”的目標,我們去看,世界一流大學還沒有一個像我們這樣的建博士點的環境,也沒有一個博士導師的頭銜,“博士導師”的建制在我國有很多年了,但是國外沒有這種機制,如果翻譯都沒法翻。這個體制是要逐漸變化的,在北京大學也逐漸淡化“博導”的說法,按照我們的體制,當了副教授不一定能當博導,但是有的副教授具備這樣的資格,在哈佛等學校副教授帶博士是很正常的。現在我們也承認,我們的博士點太少,和我們300多個學科的現狀不符。這點已經達成共識,這方面要大發展,如果不發展,對整個新聞與傳播學的發展不利。另外有一個問題我們也不太重視,我本人也帶博士十多年了,要這個頭銜干什麼?我們不上博士點,還是有很多人來報我們,我們照作教學研究。但是我現在想,我們應該融入這個大的環境,我們要和他們溝通,因為我們逐漸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我們也在做這方面的工作。我們現在已經有了國際傳播的博士點,因為國際傳播我們已經做了十多年,培養的學生也不少,國務院新聞辦有位副局長也是我們這個專業畢業的。對這個問題,一方面我們去爭取,和同行進行比較好的溝通,讓他們充分了解我們。我感到上一次我們的溝通還不夠,我們的情況也比較特殊,他們不太了解。我們通過更多的交流,現在他們對我們也比較了解了,對將來建博點的發展還是比較樂觀的,中國教育體制一定會提供一個比較好的環境,讓比較有能力的學院充分發展。另外一方面在學術研究方面向國際一流水平看齊。

壓力與夢想

   [網友]:從傳媒教育擔負的社會責任來看,新聞與傳播學院是不是擔負了很大的壓力?

  [龔文庠]:壓力當然很大,一個是我們新,我們才四歲,人家都50歲、70歲了。中國目前的教育環境也是很特殊的環境,北大提出的目標是建立世界一流大學,院系也應該是世界一流的院系,要作世界一流,肯定要在國內靠前。而你剛剛建立,怎麼可能靠前?比如博士點、碩士點、學士點、這個基地、那個重點學科等等,這些人家都有了,不可能給你,還有評多少教授、有多少平米的教室等等,從這些方面來看,我們肯定比較小,還需要發展。學生來了一看,他們會想怎麼在別的學校看到那麼大的樓、那麼多的設備,而北大怎麼沒有?我和老師和學生們講,我們就像北大荒一樣,開始去的時候都是一片荒原,每件東西都要肩挑手提的,一點一點摳出來,這批人是非常光榮的,我們是創業階段,如果什麼都有了還創什麼?這段階段是歷史,也是很有意義的,一個人一生要碰到這樣的階段的機會也不是很多的。所以我們的老師很好,雖然面對這麼多的學生,老師們也沒有怨言,而是努力地做事情。

  [網友]:在我看到,北大的新聞與傳播主要做兩件事情,一個是成為中國最有特色的新聞學府,第二是為中國新聞傳播教育樹立標杆,成為中國新聞教育的代言人。龔院長本人在這個位置上對未來有什麼設想呢?

  [龔文庠]:我很感謝這位網友對北大的期望,他有這樣的期望就証明他對北大的評價非常之高。我們作為北大最年輕的學院之一,當然也把目標定得很高,但是我們不能說我們會怎樣影響中國的新聞傳播學界,我想,能擴大影響的是兩個途徑,一個是這個學院畢業的學生將來做出的事情,他在行業中業界對他的認可程度以及他的成績,我們今年才有第一屆本科畢業生,這個事情我們也不著急,因為已經顯示出我們的碩士生、博士生畢業后的影響還是不錯的,他們也會逐漸實現北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的想法。第二個途徑是通過我們的教學研究,我們20多位老師,在四年中非常敬業,在教學中、在科研中做了大量工作,這些在我們的學生中都可以看到。另外是科研方面,我們是新建院的,等我們來的時候,研究已經做了很多了,我們要做得和別人不同,所以我們做了很多交叉學科和新興學科的研究。2005年2、3月份北大社科處有一個統計,新聞與傳播學院在論文等學術研究方面排名第一。我們通過很深入的、細致的工作擴大我們的影響。還有一個渠道是通過媒體曝光,但是我們做得比較少,這也是北大的一個風格,自從我作新聞與傳播學院常務副院長以來,到這裡宣傳也只是第二次。我們以后會多注重這方面的工作,鼓勵老師多多與媒體交流。

  [龔文庠]:我也非常謝謝人民網給我這樣一個機會和大家交流,我覺得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可惜我聽不到網友們的問題,以后我們採取別的形式,我很歡迎也很願意,因為傳播學院是講交流的,而不是單方面的,所以以后如果有這樣的機會,我還會來,回答網友提出的問題,謝謝大家。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劉海梅)
傳媒沙龍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內容


熱門評論文章

請 注 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