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20日12:45


傳媒院系院長系列訪談之三
吳廷俊談“轉型期新聞職業精神的缺乏與重塑”

Untitled Document

  “一定要把做人和做新聞結合起來,一個人做不好人,就做不好新聞,做不好人就做不好學問,特別是我們做新聞人,必須做一個真人,要說真話,做實事。

  7月20日(周三)上午10:00,院長訪談系列第三位嘉賓: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院長吳廷俊做客“傳媒沙龍”與網友在線交流主題為“轉型期新聞職業精神的缺乏與重塑”。

  吳廷俊,男,1945年11月出生於湖北天門,1969年畢業於武漢大學中文系。現為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學校學術委員會委員、學校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並兼有中國新聞史學會副會長、教育部高等學校新聞學科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中國新聞教育學會常務理事、湖北省記協和新聞學會常務理事、湖北省廣播電視學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 。

新聞人要“三不媚”

  [吳廷俊]:各位網友大家好!非常高興來到人民網做客,如果大家有什麼問題的話,我們可以隨便的聊聊。我想我們今天主要的圍繞一個問題,就是當前社會轉型時期,關於新聞職業精神的一些問題。

  [網友]:如何培養合格的新聞人?

  [吳廷俊]:這個問題提得非常好。從去年開始,我在全國的幾個大學裡作過演講,就是談到做合格的新聞工作者的問題。因為目前的的確確新聞界存在這一個問題。我剛才說了,我們新聞界發展取得很大的成績,但是我們有不可回避的問題。這些問題,如果僅從新聞工作者自身的主觀因素檢查,就是我們有一些新聞記者或者新聞從業人員不算很合格。所以,因此我提出要做一個合格的新聞工作者,做一個合格的新聞人。
  我們從教育來講,要培養合格的新聞工作者,培養合格的新聞人。我曾經在做演講的時候說“一個合格的新聞工作者、一個合格的新聞人,主要是有三個結構或者三個層面的結構:
  第一,熟練的新聞職業技能。我曾經把熟練的新聞職業技能總結出“四會”:
  1.會看。這個會看就是要有新聞敏感和寬闊的新聞視野,那就是要有穿透力,要通過穿透力通過現象看本質,就是要看得有深度。新聞記者和一般的普通老百姓跑到大街上轉了一圈以后,一般的老百姓轉了一圈以后視而不見,什麼也看不到,新聞記者轉了一圈以后會發現很多新聞。
  2.會寫。主要是書面寫作能力,另外使用傳播工具的能力,就是要用電腦寫、用網絡寫,不僅僅用筆寫。
  3.會說。會說就是一種口頭表達的能力,具有比較好的修辭能力。有的人心裡想得比較好,但是表達不出來,跟採訪對象提不出問題來,這也不可以。所以,我們要有一種會說的能力,要有口頭表達掌握語言修辭的能力。
  4.會跑。這裡有兩個含義,一個是要身體強壯,因為我們中國有一個名記者叫邵飄萍,他提出記者最大的基本功就是要會走路、會跑,要拿得出去,跟戰士一樣隨時會出發,身體要強壯,如果一個人足不出戶、身體很虛弱的話,就不該當記者。這是第一個會跑的含義。二、就是駕駛現代交通工具的能力,比如說開摩托車、汽車,甚至以后會開飛機。我們學院在83年辦系的時候,就提出學生要學會開汽車,當時在全國最早的一個提出,成為一個很大的新聞。我們現在提出學生要拿畢業証、學位証、駕駛証,這樣出去以后就會有工作實際操作的能力。
  第二,一個合格的新聞工作者,必須有豐富的新聞專業理論。這是我們前面所說的,我們現在的模式跟傳統模式比起來,過去僅僅是一種技能的訓練,現在我們既重視技能訓練,也重視學歷教育,就是使我們的學生、新聞記者要有豐富的新聞專業理論。這個新聞專業理論除了新聞專業以外,其他的方面文史哲理論、政經法的理論,另外還有現代科學知識的理論。
  第三,具備完善的新聞職業精神,這是我今天跟大家談的重要的問題。前幾天有一個博士作論文答辯,他的博士論文就是“美國的新聞教育”。從這個博士論文裡面,我們提出一個觀點,參考美國的成功經驗,就是一個新聞工作者必須有很強的新聞職業精神。
  這三個層面我是這麼分的,新聞技能是基礎,新聞理論是支撐,新聞職業精神是靈魂。如果沒有靈魂,一個新聞工作者就沒有一種精神,就站不起來。現在新聞界之所以出現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我個人認為就是因為職業精神比較缺乏,沒有一種意識、沒有一種精神、沒有一種操守、沒有一種道德,可能這樣不僅干不好新聞工作,而且會給社會、給人民、給黨的事業造成一些損失。所以第三個層面尤其重要,一個合格的新聞工作者從結構上講是這三個層面,這裡我需要特別的強調,我們的新聞職業精神的問題。  

  [網友]:您曾提出過新聞人要“不畏強權、不畏時尚”,就目前的新聞環境來說,前者可能已經得到很大的改善,但后者的堅持在這個眼球時代卻顯得很困難,您覺得當今的新聞人如何能在中間找到一個可操作的平衡點?

  [吳廷俊]:我曾經說過我們新聞人要“三不媚”,第一要不媚權、第二不媚錢、第三不媚俗。所以一個記者要有職業追求,就是要追求一種境界。我曾經在一個地方講,我們要把新聞的職業精神,跟做人的職業追求結合在起來,職業追求就是真善美,因為新聞記者的最高追求就是不媚錢、不媚權、不媚俗,把記者的精神深化了。去年在《大公報》一百年的時候,到處講《大公報》的名字怎麼來的,叫“無私之為大、忘己之為公”。隻有這樣的話,才能不媚錢、不媚權、不媚俗。到目前為止,我們有一個問題不太好處理,我們新聞的媒體是黨的喉舌,我們必須在黨的指導、領導下工作。但有的時候,可能有個別的現象,這是極個別的現象,黨的領導人因為自己謀利,需要我們記者去做一些不該做的事情,這時候就要有一些策略,既不要公開的頂撞,但同是也要堅持你的正確的東西,我覺得一個新聞人應該這樣做的。不要說這是領導叫我做的,不管對不對,我都做。組織上不要犯錯誤,政治上也不要犯錯誤。怎麼理解的問題,不要和領導頂撞,如果頂撞了,可能把你這個小記者弄的頭破血流了。不媚錢,記者要淨化自己的靈魂,不要蠅頭小利,腐蝕自己的靈魂。另外,不媚俗,現在很多的小報,很多的街頭地攤小報,的確有一些刊物不堪入目,我們不要為了發行量,做一些很低俗的新聞,報紙影響大不大,主要的不是發行量多少。西方發達國家主流的報紙發行量並不是很大的,不管是《紐約時報》、恩《華盛頓郵報》,我想我們不要去一味的討好讀者,一味的用低規格的新聞迎合讀者。三不媚,自己的境界到了一定的程度,做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新聞工作者,做一個脫離低級趣味的報紙 。

新聞工作者的職業精神

  [網友]:現在的傳媒人還有誰意識到記者的職業精神呢?都在為生存而寫稿,新聞民工這個詞吳院長怎麼看待呢?

  [吳廷俊]: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年輕人現在有這樣一些想法或者這樣一些疑問,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是必須改變的,這是我的觀點。有這樣一些認識可以理解,但是必須改變。現在社會比較浮躁,這是事實。新聞界裡面的情況不盡如人意,這也是事實。我說一句話可能要得罪很多人,我們的學生在一二年級比較單純,三年級到新聞單位實習回來以后,思想變得比較復雜,這個復雜一方面是感覺到新聞界不是老師在課堂上講的那麼單純、那麼純潔,跟老師講的在實物上有脫節。我承認現在有問題,但是不會長久,它會解決。現在我們的黨和政府在抓這個問題。
  所以,我在全國到處講這個問題,就是要喚起大家知道我們新聞職業是一個非常神聖、崇高的職業,跟一般的職業是不一樣的。新聞工作者的新聞職業之所以崇高,我認為它有神聖的使命。我在我們學校多次講,我不太主張把新聞工作者叫傳媒人,而主張把新聞工作者叫新聞人。新聞人跟傳媒人不太一樣,傳媒人運用媒介傳播信息,那麼不管什麼新聞都可以傳播,它受市場規律的支配。但是,我們新聞人他傳播的信息是一種特殊的信息。
  說新聞人職業生命神聖,因為首先他們是社會的捍衛者。第二,他是人民的代言人。第三,他是歷史的記錄者。第四,他是媒介環境的營造者。另外,我們中國的新聞工作者還是黨和政府的喉舌。這就說明了我們新聞工作者,既要捍衛社會,保持我們這個社會的肌體能夠正常、健康的運行、正常的發展,當然我們新聞工作者來捍衛社會主要的武器就是我們的新聞輿論監督。要同一切危害我們社會健康發展的壞人壞事做斗爭,把他們揭露出來,把他們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那麼,他就是人民代言人,他要生活在人民群眾當中,要把在人民群眾當中聽到的人民的呼聲,人民的意願反映出來。
  他是歷史的記錄者。新聞好象是新近發生的事實,但事實經過一段時間以后,就會沉澱為歷史,所以說我們今天的新聞就是歷史,實際上我們在寫歷史。我們還是媒介環境的營造者,大家知道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人們依賴媒介環境的程度越來越密切,人們離不開媒介,媒介把外面的事情說成什麼樣子,人們就接受什麼樣子,媒介說這個事情是好,可能我們很多人就接受好,媒介營造什麼環境、報道什麼消息、發表什麼信息,直接關系到人去接受什麼,去認識什麼,去了解什麼。所以,媒介新聞人的使命是非常神聖的。
  因此,我們一定要使每一個記者認識到這種職業的崇高,一定要有一種職業精神。現在流行“新聞打工仔”、“新聞民工”我是非常不同意的。我們新聞工作者必須有職業意識,要有做一輩子干新聞的意識,不能把新聞工作當成混碗飯吃,所以我不太贊成這種稱呼,新聞要是一個安定的職業,不要認為我今天搞了,明天不要我了,一定要有安定感,一輩子學習、一輩子工作、一輩子為新聞工作獻身 。

  [網友]:現在記者的職業道德好象經常受到公眾的批評,您認為記者職業道德缺失的主客觀原因是什麼?

  [吳廷俊]:現在的新聞職業道德受到公眾的批評,我承認這是事實,包括我作為新聞教育界的老師,我對新聞界的一些朋友的做法也持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認為這件事也不要太悲觀,這種事情會解決、會有好轉。比如說現在虛假新聞的問題,應該說現在虛假新聞是人們最反感的。至於說它主觀或者是客觀的原因是什麼,我主要談談主觀原因,因為現在很多人談客觀原因,比如體制問題、社會風氣不好的問題,甚至黨風不好的問題等等。這個客觀原因是事實,但是體制問題不好解決的問題,我們就不要過多的談,我們主要談談主觀原因,談談新聞工作者自己的問題。現在的問題可能是新聞職業道德的缺乏,原因主要是這樣的。一個是“錢”,一切向錢看、金錢至上、迷錢,有了錢以后什麼都好說了,我想這就是社會道德缺失在新聞職業道德裡面的反映。新聞工作者不是一般的人,新聞人是社會的捍衛者,是時代的引領者,新聞人自己要特別要求自己,不要把新聞人看成是一般的人,否則就不能捍衛社會,也不能引領時代。
  第二,現在的社會比較浮躁,有些記者對一些問題道聽途說,不去很好的核實,缺乏核實新聞真實性的踏實的作風,有的還捕風捉影。另外,新聞人的壓力比較大。現在媒介競爭也比較激烈,記者每月每周的發稿量比較多,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缺乏一種認真的精神。為了爭取眼球、爭取發行量,有的記者甚至使自己的稿子有更多的可讀性,把事實弄的離奇一點,比如大家知道的湖北一條新聞,一個女大學生一年的生活費是8.35元,稍微有一點知識的人都認為是假新聞,但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新聞呢?其實通訊員寫的稿子還是比較實際的,這個女生的飯卡上面每年隻消費8.35元,但記者也沒有核實就發稿,編輯為了使內容更離奇,就把飯卡上的8.35元寫成一年的生活費是8.35元,這就是因為記者沒有踏實的、艱苦的、細致的作風。這都是我們應該要特別注意的 。

  [網友]:怎麼才能重塑新聞記者的職業精神呢?光靠學院教育就可以嗎?社會是不是也該做點什麼?

  [吳廷俊]:首先說一下“怎樣才能重塑新聞記者的職業精神呢?”這也是我們的中心問題。現在是社會轉型期,新聞界裡新聞精神有某些缺失,怎樣重塑呢?我提一點建議和意見。
  第一,特別要加強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教育。因為我們的新聞工作是黨的新聞工作,我們要做黨和人民的喉舌,我們要干好新聞工作,首先要加強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的教育,樹立強烈的黨性原則,另外要樹立為人民服務的思想,要認識到我們所從事的工作是黨和人民偉大事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所以,一切要想到黨的事業,一切要想到人民的利益,這樣對重塑我們的職業精神是有作用的。這是一個前提。
  第二,我要重點說一下,目前要重塑新聞職業精神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要增強新聞工作者的職業責任感。職業責任感就是要三負責:對社會負責、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前面說過,新聞工作者崇高的職業使命,有一條就是我們是社會的捍衛者,我們既然是社會的捍衛者,我們必須要有對社會負責的強烈的責任感。因此,要有一種道義感,正義感,社會是一個復雜的系統,而我們新聞工作是其中大系統的子系統,子系統非常大的任務就是保障整個大系統的正常運行,你必須發揮社會瞭望哨的作用,如果發現有危害社會的人或事,要敢於出來說話。我曾經跟我的學生講,以后我們的學生從事新聞工作的時候,雖然你的能力有限,但是你必須有正義感,路見不平要拔筆相助。我們每年迎新的時候,都要提到李大釗為邵飄萍的題詞“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所以這裡特別提到鐵肩擔道義,要擔負起社會正義的鐵肩,要為社會主持正義。我們很多的記者的確做的很好,比如南丹事件的調查報道,孫志剛事件,這都是我們賦有正義感和責任感的記者報道出來的。
  另外,就是對歷史負責。我剛才說了,我們的新聞工作者報道的是新聞,但是我們留下來的是歷史,所以在這裡特別強調不能寫假新聞,昨天在紀念斯諾一百周年的討論會上,大家都有共識,斯諾的精神是典型的新聞職業精神,其中有一條是大家的共識就是據實報道,他絕不道聽途說,一切都看一看,眼見為實,這是一條。
  第二條就是要報道真的新聞,絕不報道假的事實、假的新聞。所以我想這兩條一條是“實”,一條是“真”,這就是我們報道新聞,書寫歷史必須要做到的。如果你報道假新聞,你憑空報道新聞,你就欺騙了社會、欺騙了人民,也欺騙了歷史,所以這也是要對歷史負責。
  第三條對人民負責。我剛才說了,我們是媒介環境的營造者,人們對外界的了解,對外界事情的接收,對外界世界的認識,都是通過我們記者報道的事實了解的,如果我們報道的是片面的,人們群眾了解是片面,如果我們報道是假的,人民群眾了解是假的。因此我們的報道是不是真實、全面,直接對人民負責,我想我們不要欺騙人民,要把全面真實的報道告訴人民。所以,我提出一個是“真”,一個是“全”,要把方方面面、各種不同的情況都要告訴人民,不要隻告訴一面。另外,是要把健康的東西告訴人們,要引導人們向前看,不要向后看或者隻看到陰暗而看不到光明。所以要看到真的、全的、光明的,這樣也是對人民負責的一種表現 。
  最后,做人和做新聞結合起來。做人和做事,對一般人來講是做人和做事,對新聞工作者來講是做人和做新聞工作,我在很多的地方講過這個觀點,包括對我的研究生也講過,一定要把做人和做新聞結合起來,一個人做不好人,就做不好新聞,做不好人就做不好學問,特別是我們做新聞人,必須做一個真人,要說真話,做實事,才能做真新聞。所以我認為做真和實,既是我們做人,也是我們做新聞的需要,隻要把做人和做新聞結合起來,才能從根本上培養我們的新聞職業精神,而不是為了培養這種精神而培養,要為了使我們靈魂的淨化和職業精神的塑造結合起來。

社會轉型期的傳媒轉型

  [網友]:想請問吳院長,現在是社會轉型期也是傳媒轉型期嗎?傳媒該如何轉型呢?轉向何方呢?

  [吳廷俊]:這個問題問的比較深,我不一定回答的好,但是必須得回答,談談我個人的想法。社會轉型沒有什麼異議了,傳統的社會向現代社會轉型,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一元向多元轉型。當然,在社會轉型的時候,媒體也必須轉型。傳媒業的轉型,和一般的企業轉型有區別,媒體、媒介、媒介業,有雙重屬性,既有意識形態屬性,也有企業屬性,所以我們不能夠用一般的企業轉型的概念來衡量傳媒業的轉型。我在很多的場合講過我的觀點,媒介、傳媒業不能夠過份的按照機關化來管理,按照事業的管理的發展,但是也不能夠完全的按照市場來運作。雖然媒介也要做經營,也要做營業,但是我認為,媒介做經營、做營業,應該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一位,把經濟效益放在第二位,而不是把經濟效益放在第一位,把社會效益放在第二位,這是我們媒介業和其他企業的不一樣,其他的企業肯定是把經濟效益放在第一位,但是傳媒業不能夠把經濟效益放在第一位,因為它生產的是精神產品,因此不能把精神有問題的產品投放到市場上去,奶粉有毒,影響比較有限,但是有毒害的精神產品投放到社會以后,就會危害許多的人。所以,我認為媒介應該特別強調它的純潔、它的健康,使它有利於社會、有利於人們。現在媒介轉型,就是要使媒介當成企業來做,不能像過去媒介是事業,完全由國家財政養起來,必須有一種“造血功能”,但是媒介的營業不僅僅為了賺錢,所以我認為媒介做營業,只是一種維生,為了再發展,而不是為了去賺錢,而不是為了大的盈利。這是我們中國的社會主義的媒介產業和西方不一樣的地方,我認為必須堅持這一點,否則我們可能就會出問題。特別是在我們現代化程度不太高的情況下,人們思想覺悟不太高的情況下,我們特別要保住我們媒介的健康發展,保住我們媒介健康的引導輿論功能作用。因此,既要轉型,但是也不能把媒介業的轉型和一般企業的轉型等同。  

新聞院校與新聞教育

  [網友]:那麼多新聞學院,吳老師能介紹一下你們那個學校的優勢麼?

  [吳廷俊]:我們學院應該說是特色比較明確,我們有兩個口號:一個是運用為主,一個是文體滲透。我們從1983年創辦,當時我們學校叫華中工學院,全國以理工科為主的院校第一個新聞系。所以,當時華中工學院辦新聞系本身就是一大新聞。我們原來的老校長叫朱九思,他是一個老新聞工作者,他辦新聞的時候,首先提出按照新聞的規律辦新聞。所以,當時我們的第一批老師都是從新聞事物單位來的,這跟同時辦其他新聞學院很明顯的區別,其他一些辦新聞系都是中文的老師辦新聞,我們的老師都是從新聞事物單位來。所以,我們當時提出一個口號叫“應用為主”。新聞專業本身是一個應用性很強的專業,所以我們強調應用為主。老師從新聞事物單位來,我們教的課以應用課程見長。當時,我們老校長朱九思提出一個標准“沒有當過記者的人,沒有資格在新聞系當老師”。這個特點一直保留到現在,所以我們提出教新聞採、寫、編、評、電視直播這樣的新聞系的老師,必須有五年以上的新聞工齡。即使原來有新聞工齡的老師調進來以后,我們現在隔一段時間,要把他們送到新聞事物單位再去學習,使他們接受新的知識以后再來教學生。
  我們現在在省以上的幾十家媒體建立了幾十個新聞實習的基地,所以我們學生實習動手能力比較強。這是第一個特點。
  第二個特點,因為我們是一個以理工為主的學校。所以我們本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原則,依靠我們學校有比較強大工科背景的優勢,提出文理交叉、文理滲透原則,到了90年代,現在的教育部長周濟在當我們學校校長的時候,就特別的看中我們的這個專業。他曾經提出一個口號:“在21世紀,新聞傳播專業是一個最有發展前途的專業。”他之所以認為新聞傳播專業是一個最有發展前途的專業的理由就是新媒體出現,傳播技術、傳播科技的發展,這樣對傳媒人提出了新的要求。所以,他把我們學院的名字專門加了兩個字“新聞與信息傳播學院”。這樣看起來長了一點,但這也突出了我們的特點,是我們跟理工科、計算機、信息這樣一些理工科的專業有一個大跨度的交叉。交叉出優勢,所以這種大跨度交叉在全國有了很大的影響。我們在全國首先創辦一個專業叫“網絡傳播”。這個專業創辦的時候,新華社發來了通稿,我們這個專業的畢業生在全國非常受歡迎。因為他既有人文社科的功底,又掌握了傳播科技的能力。所以他比一般的新聞系的學生有更多的特長,更受到媒體的歡迎。因此,我自己感覺到我們的新聞學科創辦到現在22年以來,兩個特點是非常有特色的:一個是應用為主,一個是文理交叉。

  [網友]:我想一個學院的創建肯定有它培養學生的宗旨,請您談談新聞與傳統學院在培養學生方面有什麼考慮?

  [吳廷俊]:談到一個學院的宗旨,你提的問題非常好。辦任何一個事情都有它的指導思想,也有它創辦的宗旨。所以,我剛才跟大家講過的兩個特色,我們學院的宗旨是在寬鬆的學術環境裡面,在文理滲透的這麼一種學術氛圍裡面,我們既要培養學生有深厚的人文功底,又要培養學生能夠掌握高技術的、高科技的傳媒工具的能力的復合型新聞人才。所以,這幾句話可以看成是我們培養一個學生的宗旨,培養復合型的人才。
  因此,根據這個宗旨,我們前年完成了國家的教改課題的時候,我們總結出在全國創造一種新的人才培養模式。這個新的人才培養模式就是三個轉變:一是由原來單學科教育,向多學科綜合教育轉變。原來單學科主要是新聞學、人文科學。現在多學科的,有人文的、社科的、自然科學。二是由過去的傳統的技能訓練為主,轉變到現在技能訓練與學理教育並重。因為,原來我們傳統的模式只是培養學生的技能,怎麼採訪、怎麼編輯,但是因為沒有深厚的人文功底,所以大家反映到我們新聞系的學生培養出來以后上手快,而后勁不足。所以,我們現在既重視動手能力的培養,同時也重視學生的人文功底和社科理論方面的學習。三是由原來的文科的廉價教育,向現在高投入教育轉變。過去新聞教學是由文科,像中文科一樣憑一支粉筆可以上課,學生憑一本筆記本就可以聽課。現在我們是文理交叉、文理滲透,培養復合型的人才,所以我們學校現在非常重視投入,來建立設備比較先進、齊全的實驗室。所以我們的本科生有很多的課程,都在實驗室完成,畢竟實驗室是開放式的學習,一周七天每天12小時都可以在實驗室借設備,可以做實驗。

  [網友]:現在新聞學院的女生越來越多,但新聞單位用人卻都愛要男的。這種供需您認為能解決嗎?

  [吳廷俊]:現在新聞學院的女生越來越多,用人單位又喜歡用男生,這的確是事實。我告訴你一個極端的事實,《中國婦女報》去要人的時候也要男生,不要女生,這也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我想新聞學院的女生越來越多,有歷史性原因,一個原因是我們中學分文科、理科的時候,分科女生多,另外女性的形象思維比較強,愛學文科,新聞專業的女生特別吃香,所以報考的很多。前年來招聘的時候,有一個女生非常優秀,用人單位說我要你,但是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帶一個男生過來,她找了一個優秀的男生過來,但是這個單位隻要了那個男生,沒有要她。從用人單位講也有他的道理,但是我們也要看到女生存在的現實。但是女生做的也很好,鳳凰衛視不管是做記者、還是主持人,女生都做的很好。
  前天湖北有一家報社說,現在新聞畢業的女生越來越多,以后會不會導致媒體裡面的記者的女生越來越多,現在看起來還是沒有導致那種現象,還是保持生態平衡。很多女生到了單位以后做的非常好,比如《武漢晚報》的范春歌,現在媒體大多都是女生做的也非常好。男女生的性別平衡也是自然規律。

其他

  [網友]:現在傳媒業的會議和論壇太多了,坐而論道有用嗎?您不怕培養出來的人才都隻會開會?

  [吳廷俊]:現在的傳媒會比較多,這是事實,現在不僅是傳媒界的會多,而且新聞學界、傳播學界會也不少。但是,開會還是有用的,至少可以把事情弄得比較清楚,另外可以進行交流。現在我要說的一點就是實務界或者學界兩者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我認為可以坐下來交流,前幾天我在開會的時候,有一位媒介的同志講,現在隻要媒介的節目設置、欄目的設置隻要迎合和喚醒人們潛在的意識,這個節目就可以做的很好。我作為一個學者就不同意這個觀點,因為媒介不是一般的反映人,要引導人,不能迎合一些東西。但我們要站在人民的立場,不能迎合。如果說媒介隻能迎合或者能啟發人們的需要就可以了,這樣就容易使媒介走到一種低俗的水平上去。所以,我認為媒介必須引導人、塑造人。我舉這個例子說明,現在對有些問題的認識不是很明確,特別是現在的社會轉型期,應該說實務界走的比較遠,理論跟不上去,所以我認為開會可以把一些有爭論的問題討論,即使得不到統一的認識,經過討論以后,可以使大家在實際當中選擇一些正確的東西,使自己盡可能避免少走一些彎路。

  [網友]:我不是很明白今天的社會記者到底該如何做?做了十幾年記者,忽然感到不知道該怎樣做記者了?

  [吳廷俊]:這位朋友我對你這個問題很感興趣。你說你現在做了十幾年記者,忽然不明白該怎麼做了?這說明你有救,說明你開始考慮問題了,說明你對目前的現狀不滿,我認為什麼事情不滿就是進步的起點。我想說幾點意見供你參考:
  第一,你必須使自己冷靜下來,當你還沒有找到自己坐標的時候,不要盲目去行動,要使你自己人生的坐標和你作為記者的坐標位置找准以后,你再去行動。
  第二,就是我剛才講的,你要愛這個職業,你做了十幾年的記者,你應該是一個老資格的記者,你要有敬業精神,一個人做事,你隻有愛你的職業,你才可以敬業,你才可以把事情做好。所以,要有敬業精神。
  第三,要有一種理想,要有一種職業追求。比方說,我現在做的是一名記者,我今后將做一名什麼樣的記者。這裡我想說新聞史上的一個記者叫鄒韜奮,他是新聞史上的人民新聞工作者,之所以稱為人民新聞工作者,這是毛澤東主席給他的評價,他就是時時刻刻把讀者、把人民放在心裡。跟人民、跟讀者保持密切的聯系,為人民採訪、為人民辦報、為人民出書,時時刻刻把人民放在心裡,這樣他的工作干勁越來越強,他每天回復讀者的來信,他說我看讀者的來信就像讀情書一樣。他把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他的工作得到人民的肯定,他的價值得到了實現。因此,他成為人民喜歡的一個記者,一個出色的新聞工作者。我認為你現在的迷茫,我想是你今后有更大發展的起點。不知道我這個意見你是否可以接受。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燕帥)
傳媒沙龍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內容


熱門評論文章

請 注 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