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08日18:01


高曉虹:我與電視的不解情緣

Untitled Document

  在電視中“學”和“術”應該結合起來,隻有技術手段,沒有內涵的東西,觀眾沒有興趣的,如果說自己很有深刻的思想和內涵,但是沒有辦法用技術手段傳達的話,觀眾也沒法接受。所以二者應該是結合的。

  12月8日,中國傳媒大學電視與新聞學院院長、教授高曉虹做客“傳媒沙龍”與網友在線交流,主題為“電視人的光榮與夢想”。

  高曉虹,1956年出生於浙江省杭州市,1982年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電視新聞攝影專業,先后獲得文學學士和法學碩士,現為中國傳媒大學電視與新聞學院院長、教授。

  高曉虹自1997年開始指導新聞學專業的碩士研究生。目前,主要講授“電視編導”“影視精品賞析”“電視編輯業務研究”等課程。近年來,她先后赴法國、德國、新加坡等國家的高等學校和電視媒體講授電視理論和實務課程,並積極參加國內外影視業界的學術活動。她的社會職務有:教育部新聞學與傳播學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教育部新聞學與傳播學研究會廣播電視研究分會會長、北京電視藝術家協會會員。

電視觀念大挑戰:直播日常化

   [高曉虹]:大家好,我是中國傳媒大學電視與新聞學院的院長,我叫高曉虹,很高興來參加人民網的論壇,我是第一次參加這個論壇,希望今天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以后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機會,我希望通過這樣一個媒體,跟大家進行直接的交流。

  [網友]:中國電視業和世界發達國家相比,在制作技術上和制作理念上存在哪些不同?國外電視新聞報道方式有什麼先進的地方?

  [高曉虹]:談到電視新聞,我覺得應該說說電視新聞的直播。現在在我們很多人的觀念中,電視直播好像是很奢侈的一件事情,這個奢侈是指直播好像一定要有一些特別重大的活動,比如香港回歸、澳門回歸、錢塘江大潮、老山漢墓或者是一些很著名的球賽才可以直播。
  但是在觀念上,國外的直播是日常化的。前一段時間我們請過一個傳媒大學的畢業生,他曾經在美國洛杉磯電視台做記者,因對世界新聞出色的報道獲得過艾美獎。我們在美國的華人特別的高興,特別為他感到自豪。他回來給我們講美國電視直播的理念與方法。在講座上,有一位同志提問說:你這個節目重播的時候,會改進嗎?他說:我們沒有重播。這是一個明顯的觀念的不同——我們的重播是很普遍的,但是美國沒有重播,任何一個時段的新聞都是直播。

  [網友]:什麼是直播的日常化?

  [高曉虹]:要實現直播的日常化,要努力做到以下四個結合:
  第一,空中拍攝與地面拍攝的結合。
  我們一般都是地面拍攝,當交通擁堵的時候,地面記者很難及時趕到突發事件的現場,這樣就為我們的報道設置了障礙。空中拍攝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空中拍攝的飛機不受地面交通阻隔,而且有很高安全系數。比如說炸彈爆炸,或者是森林火災的報道,在地面拍攝比較危險,而空中拍攝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美國的直升飛機出動一次是500美元,飛機本身並不屬於媒體,是大家租用的﹔而我們國家基本上是沒有調用飛機拍攝新聞,特別是直播節目的拍攝,一般隻有到大型專題節目,或者是系列節目的時候才會動用航拍。
  第二,電視採訪與廣播採訪的結合。
  電視採訪與廣播採訪的結合也是很有必要的,比如電視直播的時候,現場報道的記者隻能站在某個特定的地點向觀眾報道現場的情況,而實際上觀眾需要了解的是整個事件的全貌。對新聞事件全方位的了解,就要把電視報道和廣播報道結合起來。比如打電話,打到幾十裡路以外的山的另一側,然后問一個老百姓:你看到山火嗎?然后他說:山火就在我們腳下燒。記者:情況怎麼樣?他可能就會對山火的情況進行描述,這樣觀眾得到是對事情多方面的認知。
  第三,現實的拍攝制作與先期的制作相結合。
  先期制作英文翻譯過來叫包裹。當記者趕到現場之后先制作這樣一個東西,后面跟現場報道記者結合起來。包裹的特征就在於多視覺。包裹的表現形式是多樣化的,有鏡頭,有進行的現場採訪,而且還有字幕,或者是內在的、理性的背景資料。包裹的內容是相對豐富的,可以深入到一些房舍或者是內部拍攝一些鏡頭。
  第四,直播現場的畫面與記者的現場報道相結合。
  因為直播的畫面所表現的是新聞事實的表面、觀眾可以看得見的現象,而記者的現場報道就可以對整個事件的背景和一些相關的事實進行闡釋,這樣把表面和內在很好地結合起來。

  [網友]:現在電視直播越來越普遍,這是為什麼?它以后的發展趨勢怎樣?

  [高曉虹]:直播越來越普遍,有技術的原因也有人觀念的原因。直播首先需要有技術的保障,如果沒有直播車的話,直播做起來會很困難。直播車在很多國家很普遍,我們國家的電視台紛紛買直播車,而且買的不止一輛,這樣為直播技術上奠定了很好的物質基礎。現在人的觀念對於新聞時效性越來越高,他希望坐在家裡就可以知道外面的情況。直播變得普遍,是兩方面的結合。中國在未來幾年,直播應該會進入一個大發展的時期。
  比如說體育的很多直播,我們就已經做的非常好了,大家現在看體育直播已經成了習慣性的行為了。其實生活和電視有很多密不可分的地方,比如體育,有很多做法是因為電視直播的存在,而改變的。原來我們的乒乓球是白色的,但是在,鏡頭上白色是不好看的,所以現在變成了黃色的球,而且包括很多大球也變成彩色了。除了體育賽事以外,一些政治活動,也適當地考慮電視的因素,比如中央電視台每天晚上7點有一個很好的新聞聯播節目,我們中國以后可能就有一些重大的活動,可以的話,會放在7點開始,或者6:55開始。所以實際上電視和生活在互相改變著。

  [網友]:電視直播的形式有沒有創新?

  [高曉虹]:不要隻覺得要做大活動的時候,才會考慮直播,一定要使得它日常化,而且變成簡短化。現在我們的直播是有一個框框的,我們很多人被束縛了,認為直播就是一個大的事情,除了現場,必須有演播室,有主持人和很多重量級的嘉賓,持續幾個小時,在演播室裡開座談會,當現場出現拖沓時馬上切回主持人。直播不是這樣的,新聞的直播很多時候沒有演播室,就是現場的直播,不是現在我們一說到做直播的時候,就是現場和演播室結合起來。中國對直播的概念是奢侈的。我們倡導的直播應該是事件化、簡短化、日常化、通俗化。

  [網友]:電視直播之前,都要進行一些先期的准備,這是否屬於新聞策劃?您認為策劃會不會影響新聞的公正客觀?

  [高曉虹]:新聞策劃就時間安排和大型活動的時間設定而言是很正常的,為了新聞播出而安排這個事件,我覺得是合理的。但是要看策劃的界定是什麼,如果對新聞事實有所干預,那麼這個策劃就不可取,但是如果隻對活動,對一些流程進行策劃,或者進行設計,在大型活動中是需要的。一般現在很多短消息的直播不大體現策劃。 

電視形態:我們走在大路上

  [網友]:你平時工作那麼忙,有時間看電視嗎?您最喜歡看哪一類節目。

  [高曉虹]:我還是很喜歡看電視的,我什麼都看,但是你問我最喜歡哪一類節目,我偷偷告訴你,我最喜歡好人抓壞人。

  [網友]:您對我國電視專題類的節目有什麼看法?

  [高曉虹]:從電視專題類節目來講,這幾年在全國有一點萎縮,但是並不是節目做的不好,而是有更多其他的原因。比如有些台提出來的立台主張是新聞立台,然后可能會壓縮電視專題的欄目和板塊。另外,電視劇都是連續劇,觀眾每天都等著看,所以對專題節目有一些沖擊。還有,各種新的節目,像競猜,真人秀這種節目不斷出現,都對我們原有的專題節目有一定的沖擊,但是現在很多專題節目制作者做的節目水平非常非常高。比如,在中央台的十套,大家可以看到很多非常優秀的專題節目。

  [網友]:國內出現了很多自真人秀的節目,高老師怎麼評價這些節目?

  [高曉虹]:中央台和美國的媒體正在同步播一個真人秀節目叫《急速前進》,當我們在校園裡播放這個節目的時候,很多學生看的如醉如痴的,因為他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當然真人秀節目整體要做的比較健康向上才好。

  [網友]:感覺現在紀錄片有復興的趨勢,高老師您覺得呢?

  [高曉虹]:紀錄片是很國際化的種類。大家讀各國文章的時候,關於紀錄片的論述是非常非常多的。中國和國際上有很多優秀的紀錄片創作者,他們不因為這個紀錄片暫時的消沉或者興盛而追風,他們都是踏踏實實兢兢業業地做紀錄片的工作,因為紀錄片就需要這種精神。我們有這麼多的優秀的紀錄片制作人,不斷有好的片子出現,紀錄片一定會興旺發達。

  [網友]:隨著新媒體的出現,電視節目的形態有什麼變化?

  [高曉虹]:隨著新媒體的出現,電視節目的形態要適應它。比如在手機能收看電視節目以后,在手機上播放的東西就要簡短、信息比較突出。從視覺傳達的角度來說,手機的屏幕很小了,這個方面也要注意。比如車載的電視節目的出現,為了適應人在路上時的心態、欣賞的條件,可能要做適應他們的節目。在手機上看的電視節目,從鏡頭的拍攝來說,特寫和近景要多一些,另外在手機上看的東西要簡練,如果隻想了解新信息的話,你要有具體的文字告訴他。再有,要結合手機的特點設計我們的電視節目。大型的長篇系列節目在手機上播可能不是特別適合。

解說電視:和觀眾一起成長

  [網友]:為什麼感覺現在電視節目的文化內涵越來越淡了?

  [高曉虹]:其實有很多節目還是很好的,你感覺越來越淡,可能因為有些節目簡單的追求娛樂化,你覺得它文化內涵顯得少了。但是其實在中央10套和其他頻道裡面,有很多很有文化內涵的節目也在播著,很多觀眾愛看這樣的節目。
  但是我覺得你提這個問題特別好,比如說就現在的新聞節目而言,有些電視台簡單的追求做民生新聞,因為覺得收視率可能會高,因為這個民生新聞在地域上跟觀眾有接近性。但是民生新聞一定要注意它是新聞,要考慮它的新聞要素。現在有些人誤以為民生新聞就隻要是身邊發生的事,就可以作為民生新聞,就把它作為街頭小議,這是不可取的。

  [網友]:現在娛樂節目越來越泛濫,而新聞節目、專題節目有弱化新聞,強化娛樂的傾向,民生新聞受到很多關注,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國外是否也存在這種現象?

  [高曉虹]:有些從業人員覺得民生新聞收視率比我們的連播節目收視率高,或者他沒有做過調查,就覺得民生收視率高。我個人認為,在我們國家,你是在有這檔聯播新聞的基礎上,你才看這檔民生新聞。我們搞電視的人很習慣性進了一間屋子就開電視,去年到台灣去,我開電視的次數越來越少,因為我覺得他的新聞不重要。我知道他的一些事情,我也不顯得很淵博,我不知道,我也不會顯得很淺薄。如果不重視民生新聞的選擇標准,這樣就不好了。

  [網友]:有種說法是電視節目大陸抄港台,港台抄日韓,日韓抄歐美,您怎麼看?

  [高曉虹]:中國的電視節目其實也出新,比如《故宮》,最近在開《故宮》的研討會。所以不是抄襲的問題,只是互相借鑒的問題。節目拿來之后一定要做本土化,如果不做本土化這個節目也不會有生命力。

  [網友]:電視節目怎麼做才能好看?一個好看的電視節目應該具備什麼東西?

  [高曉虹]:如果這個問題針對某一類節目提就更好回答了,但是我總體來說一下。電視肯定要先拍的畫面好看,因為這是電視媒體。至於怎麼把一個節目做的好看,有很多方面。比如從選題上必須是大家關注的,從做的角度,你應該在敘事上比較能抓住觀眾,比如你要有好的懸念,另外表述的很清晰,片子有細節,過程真實等等。

  [網友]:電視台的攀比跟風現象特別嚴重,您怎麼看?

  [高曉虹]:這個話從正面和反面都可以說。如果從正面說的話,就是互相借鑒和學習。如果從反面說的話,就是攀比跟風。這種現象在電視界不管中國和外國都是存在的,因為一個節目收視率高了,大家都希望自己有很好的收視率,所以就會跟著學,但是學多了以后,變的很雷同了,可是一定要在學習的基礎上,有所創新,根據自己的地域特點,根據自己頻道專業化的要求,一定要有所創新,這樣才不是簡單的學習。

  [網友]:現在電視廣告越來越好看了,不過有好多挂角廣告非常礙眼,你看電視時討厭廣告不?

  [高曉虹]:我也同意你的說法,廣告真的越來越好看了,20多年前,我研究過廣告,那時候經常是套話。現在已經基本上看不見了,而且因為廣告有比較雄厚的經濟實力,所以廣告節目從制作角度多數是比較精細,而且比較好看。好看的廣告都會喜歡看的,也不會討厭它,討厭的是不好看的廣告,你說對嗎?

  [網友]:偷拍問題越來越多,你怎麼看?

  [高曉虹]:現在暗訪和偷拍在節目中用的很多,因為沒有一個明確的新聞法規,對偷拍的人和被拍的人有一個規范,所以當被拍攝者發現自己被偷拍的時候,他就用手遮擋,或者發生一些沖突。拍攝者和被拍攝者,實際上都有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的權利。就目前而言,偷拍為電視節目提供了另一種的方式,揭露了一些平時正面去拍卻拍不到的東西,所以觀眾還是喜歡其中的一些節目。但是要分兩方面說,記者不要以為想要拍什麼就拍。被拍攝者也應該保護自己合法權益。

電視教育:既有“學”又有“術”

  [網友]:你覺得當老師的樂趣是什麼?

  [高曉虹]:1982年我剛畢業的時候,當時同學都分到國家重要的媒體去工作了,而讓我留校,我當時覺得能到一線去做記者多好玩,每天接觸新鮮的東西。20多年過去,我現在不這麼想了,因為在學校當老師,一樣有時間可以到媒體去做節目。還可。天天跟學生打交道,年輕人有很多新鮮的想法,每天都在激勵你不斷地調整和充實自己,特別是教新聞類的專業,你既需要了解學生,也需要了解業界,老要跟上時代的步伐,所以這裡有無窮的樂趣。

  [網友]:您的課很受歡迎是什麼原因?教學相長,您從教書實踐中獲得了什麼?

  [高曉虹]:非常感謝你喜歡電視編導這門課,我想講好一門課最重要的是向實踐環節學習,要把實踐中最新的東西拿到課堂來講,而且誠心誠意地對待所有來聽你課的業界的同志和自己的學生,要喜歡他們,真誠地把自己所知道的最新的東西講出來。

  [網友]:高院長,請問傳媒大學的電視與新聞學院與其他國內大學的新聞學院,如人民大學的新聞學院,復旦大學的新聞學院以及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有什麼不同?

  [高曉虹]:就廣播和電視而言,中國傳媒大學是很有特點的。人大、復旦和清華是綜合性的大學,他們的綜合性的背景比我們優越,而且他們整體的多學科的優勢,也是非常明顯的。我們跟他們相比,主要在廣播電視上有一定的優勢。
  廣播電視是一個系統的學科,我們是第一個在中國開辦廣播電視專業的學校。我們從1954年開辦了這所學校,中國的電視業是1958年開始的。我們廣播電視專業的課程體系是完整的,隨著廣播電視業的發展也會調整。另外廣播電視需要一系列的訓練手段,在我們學校裡,實驗手段也是比較完備的。再有,它已經有50年的歷史了,所以他有50年的校友,這些校友都是在廣播電視業界,這樣就增加了跟一線業界的聯系。今天我們也很虛心地向北大、清華、人大、復旦學習。

  [網友]:電視方面的本科生和研究生教育有什麼不同?

  [高曉虹]:本科生的培養是非常注重到一線去做記者的能力,而且到一線去做記者一定得是會拍、會編、會做電視節目,否則用人單位就不會錄用他。研究生階段要在會做節目的基礎上,對一些深層次的問題進行研究和思考。所以這兩個階段應該是不同的。你可能覺得有些同學,為什麼研究生階段好像還在學習動手能力的一些知識,可能因為他原來本科階段的學習背景是其他專業的,所以他需要補這方面的課程,但是研究生階段會有更深的思考和知識的充實,這兩個階段是不一樣的,都是有必要的。

  [網友]:電視學院本科都什麼專業是提前招生?為何採用提前招生的方式?

  [高曉虹]:我們是電視攝影和電視編輯提前招生。十幾年前的初衷是稍微看一下它的身高、眼睛,因為電視記者會在各種公共場合出現,他們希望記者沒有明顯的缺陷。

  [網友]:高院長,電視學院的學生就業情況怎樣,是不是都有機會去電視台實習啊?

  [高曉虹]:有機會電視台實習,比如為了迎接2008年奧運會,我們的電視攝影專業同學,現在都在參加各式各樣的國際體育比賽的賽事,為轉播2008年奧運會做實戰的演練,另外這兩天中央台的體育中心還向我們要編輯,讓他們(同學)學會編輯。

  [網友]:港台的新聞學教育比大陸先進多了,能介紹一些嗎?

  [高曉虹]:我去過香港的一些大學,也看過他們的新聞教育,有些學校設備比我們先進,這和他們比較多的辦學資金有關系。但是我們也有很多自己的優勢,大陸培養的新聞專業學生有很好的國際和國內視野,而且今天中國大陸對港台和世界的了解比較多,學習和借鑒也比較多,所以今天大陸的新聞教育不落后。

  [網友]:有的人說電視無學,有的是術,您怎麼看?

  [高曉虹]:我不能認同這樣的說法。如果只是術的話,我們隻需要把一些技術的手段呈現給你,你作為觀眾你是不是想看?這個“學”是要有內涵的,你很在乎電視屏幕上播出的東西,它的深刻性、思想性,和他的意境,我做一根線條,這根線條在屏幕上變成各式各樣的顏色和形狀,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看一個小時。在電視中“學”和“術”應該結合起來,隻有技術手段,沒有內涵的東西,觀眾沒有興趣的,如果說自己很有深刻的思想和內涵,但是沒有辦法用技術手段傳達的話,觀眾也沒法接受。所以二者應該是結合的。

  [高曉虹]:很高興和大家在網上進行交流,大家提了很多特別專業又很有深度的問題,大家問題也促使我不斷地去思考,希望下次我能夠回答的更好,謝謝!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劉海梅)
傳媒沙龍
高曉虹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內容


熱門評論文章

請 注 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