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智勇:好記者 重要的是要有良知和良心
  2006年09月26日15:24 【字號 】【留言】【論壇】【打印】【關閉
 
Untitled Document

  “我覺得《人民日報》是一個個人成長的很好的平台。它既可以提供參與高層活動的機會,也可以讓你深入到社會的最底層,這樣讓一個人在很短的時間內經歷豐富、增長見識。 ”

   9月25日(周一)15:00,人民日報國內政治部記者董宏君、徐運平、吳亞明、崔士鑫、裴智勇,做客“傳媒沙龍”以“講述中國新聞獎背后故事”為題與網友進行了在線交流。

   個人簡介:裴智勇:人民日報國內政治部法制組 主任編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生。

感謝報社給年輕人機會

  [裴智勇]:各位網友下午好?很高興有機會在這裡同大家見面。我1999年從人民大學研究生畢業來到《人民日報》工作,先后在《人民日報》駐甘肅記者站、《人民日報》總編室、國內政治部工作。

  [主持人]:幾位都是中國新聞獎的獲得者,這堪稱中國新聞人的最高榮譽,幾位獲獎的作品是否自己最滿意的作品?如何看待?

  [裴智勇]:這次獲獎的《在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中充分發揮先鋒模范作用—論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是署名任仲平的文章,任仲平是一個寫作集體。這篇文章是中央有關部門2004年末布置給報社的命題作文。內容屬於國內政治部的報道范圍,分派國內部負責。由於平時喜歡言論寫作,有幸參加了國內部的寫作小組。這是我第一次參加任仲平的創作。很感謝報社給我們年輕人參與重大評論創作的機會。   

  在這次創作中,從總編輯、副總編輯到部門主任、普通編輯記者,大家團結協作,不計名利,精益求精,給我很大的觸動。可以說,這篇文章是當年國內部投入精力最大、時間最長的一篇評論。經過這次創作,我看到了自己在理論素養和寫作上的不足,增加了對黨的感情,進一步學習了理論知識,思想上有了觸動,業務上有了提高。從這個角度上講,參與這篇文章的創作,收獲很大,也是很滿意的。我平時也喜歡寫點言論,其中幾篇還有點影響,比如2001年寫的《假如媒體缺席》,去年寫的《佘祥林讓我們期待什麼》,這些都是小評論文章。參與報社重大政治評論的創作,確實提升了我的眼界。   

  從輿論引導的角度講,這篇文章能夠獲獎,並不只是因為文章寫得漂亮,更重要的是因為它的主題重大,寫的是全黨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先進性教育活動。在先進性教育活動中,任仲平文章發揮了解疑釋惑、統一思想、詮釋精神、闡明理論、堅定信心、凝聚人心、鼓舞士氣的作用。能夠作為個人獲獎,感到意外,主要歸功於國內政治部給年輕人機會,鼓勵年輕人成才的氛圍和機制。

  [網友]:請問,在人民日報這樣規矩多、紀律強的地方工作,個人的發展空間大嗎?

  [裴智勇]:我覺得《人民日報》是一個個人成長的很好的平台。它既可以提供參與高層活動的機會,也可以讓你深入到社會的最底層,這樣讓一個人在很短的時間內經歷豐富、增長見識。我剛開始來《人民日報》,在記者站工作的時候,就覺得得到的鍛煉特別大,因為作為一個年輕人,你要獨立的處理很多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

好記者重要的是要有良知和良心

  [網友]:裴老師,您是跑法制方面的,那您對目前法院建立新聞發言人制度,以及設立五項報道禁區的事情怎麼看?

  [裴智勇]:司法獨立和輿論監督,是一個辯証的關系。建立新聞發言人制度,有利於司法公開,有利於對司法的監督。但是,輿論的監督也不能是無限制的,要謹防媒體審判。設立報道禁區,大概是出於這樣一種考慮。但是,我國的司法改革還在推進之中,我想我們能夠找到一種平衡司法獨立和公眾知情權、輿論監督權的有效制度。

  [網友]:裴智勇你好,請問你如何看待媒體炒作現象?

  [裴智勇]:媒體炒作是近些年,新聞界比較關注的一件現象,怎麼看待媒體炒作呢?同樣一個新聞事實,以不同的心態和角度去報道,社會效果是不一樣的。有人說媒體是社會的良心,這話不一定正確,但是媒體肯定應該有社會責任感,給社會大眾提供各種信息,是媒體的本份,而這些信息是幫助社會大眾正確的認識當下的形勢,判斷自己的定位,還是有意制造一種轟動,進而引發一些不必要的社會沖突,這是區分媒體是否在炒作新聞的一個重要標志。對於讀者關心的問題,媒體應該客觀真實的報道,而社會上發生的事情很多,隻要本著客觀、真實報道的原則去報道新聞,就不會存在炒作的問題。但是,如果為了追求轟動效果,把一件事情無限的放大,滿足部分人獵奇或者其他的不健康的心理,這種報道的社會效果肯定與社會大眾的利益是相悖的。尤其是有一些媒體,甚至無中生有,真正去“作”新聞,這更是對讀者的不負責任。因此,媒體要關注社會焦點,但是要全面客觀的進行報道,這是所有負責任的媒體,應該努力的方向。

  [網友]:媒體的責任具體來說是編輯和記者的責任,什麼樣的記者才能正確地履行記者的責任?記者應該具備什麼樣的素養呢?

  [裴智勇]: 媒體的責任,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也是需要一個記者用一生的職業生涯來回答的問題。作為一個黨報的記者,在政治上和紀律上有很多要求。我的體會是,一個記者的寫作絕對不是他個人的私人化的創作,必須要考慮新聞報道社會效果和政治效果。簡單的說,我覺得做一個好記者,同做一個好的人一樣,重要的是要有良知和良心。要與時代同步,與民眾同心。

  [網友]:各位嘉賓,您怎麼看待百姓對有些媒體真實性缺乏信任的現象?

  [裴智勇]: 現在是一個信息時代,傳媒發達,人們面臨的是一個信息爆炸的環境。在這樣一個情況下,要求人們對媒體的信息辨別真偽。真實是新聞的生命。百姓對媒體缺乏信任,這意味著媒體缺乏公信力。這很大程度上,要歸咎於媒體自身。有的媒體為了炒作,為了商業利益,而喪失了真實性。有的媒體由於種種原因,不能恪守新聞的職業精神,這是令人遺撼的。

多讀、多看、多想、多寫

  [網友]:裴智勇你好,請問你為什麼要選擇當記者?

  [裴智勇]:作記者是一個偶然的職業選擇,研究生畢業的時候,《人民日報》公開招考,我比較喜歡文字工作。相對公務員而講,在報紙做編輯記者,是相對自由的一種職業。

  [網友]:裴老師,你現在在讀博士課程嗎?您讀的是法學還是新聞學?

  [裴智勇]:是在人民大學攻讀法學博士學位,我在這個學校讀本科、讀碩士、讀博士。我讀的是法學,我認為文科的學問和道理都是融會貫通的,搞新聞工作的不一定非得要讀新聞專業。

  [網友]:裴老師,都說新聞是一個重視實踐的學科,為什麼要回去讀書?

  [裴智勇]:在報紙工作時間越長,越覺得理論和知識的素養的欠缺。政治的敏銳感,新聞的敏銳感,在很大程度上都同一個人的思考力有關系。我覺得念博士,能給自己一個壓力,去多讀書、多學習。

  [網友]:裴老師,您獲獎作品是社論,那麼以你的年齡和閱歷,寫社論會不會遇到困難?

  [裴智勇]:獲獎的是任仲平的文章,不是社論。任仲平文章與社論一樣,屬於《人民日報》的重要政策評論。我需要強調的是,這是一個集體創作的結晶,我只是參與了這篇文章的創作,做一些查資料、打草稿的工作。

  但是,我認為寫評論或者社論,並不一定要求有很大的年齡。評論與思想的深度和見識的高度有關。思考力和年齡並不是呈正比的。眾所周知,歷史上很多有名的評論,都出自於年輕人之手。比如寫征討武則天檄文的駱賓王就很年輕。我認為年輕的編輯記者,可以通過多讀、多看、多想、多寫來提高自己的言論水平,特別是同一些優秀的作者交流學習,能夠提高自己的寫作能力。

  [裴智勇]: 感謝各位網友,希望有機會繼續進行交流。謝謝大家,再見。

 

 

來源:人民網-傳媒頻道 (責任編輯:齊爽)


相關專題
· 傳媒沙龍

打印文本   我要糾錯  查看留言   強國社區   給編輯寫信    E-mail推薦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網站律師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7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