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27日15:51


傳媒·女性系列訪談之七
女主播VS三個在逃犯 用心在拯救

Untitled Document

  我不是心理專家,我也不是一個全能的有求必應的“及時雨”,我隻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夜話節目主持人。但是,作為主持人我隨時准備給我的聽眾送出“一度”的幫助,也許這“一度”的幫助微不足道,但是,可能會改變他們的人生,改變他們的命運。

  9月27日上午10點,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夜間直播談話節目《神州夜航》主持人、監制向菲做客“傳媒沙龍”與網友在線交流,主題為“女主播與三個在逃犯:聲音的力量”。

  向菲,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夜間直播談話節目《神州夜航》主持人,監制。從今年2月到9月中旬,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她憑借自己從事電台節目主持人的身份,連續成功勸說3名在逃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

   向菲簡介:畢業於福建師范大學歷史系,大學本科學歷。連續六年擔任福建經濟廣播電台情感交流熱線節目《夜半心聲》直播節目主持人。2001年進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現為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夜間直播談話節目《神州夜航》主持人,監制﹔人物訪談節目--《人物春秋》編輯、主持。2005年2月曾獲公安部頒發金盾新聞特別獎。>>>

我不是全能的“及時雨”

  [向菲]:大家好,我是向菲,很高興在這裡和大家交流。

  [網友]:恭喜您在今年成為十年間第二個獲得金盾新聞獎的媒體工作者,對您來說,這個獎項有何特殊意義嗎?

  [向菲]:我覺得獲得金盾新聞特別獎特別的榮幸。其實這個獎並不是頒給我個人的,應該是頒給我們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以及節目組的全體成員的。這是媒體對在逃的嫌疑人用自己的方式感化他們的這項工作的一個肯定。我想這個獎應該是更進一步激勵我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好工作。   

  [網友]:面對媒體的報道,社會的贊譽,您似乎被神話成為一個心理專家,一個全能的有求必應的“及時雨”,您對此有何看法?

  [向菲]:我不是心理專家,我也不是一個全能的有求必應的“及時雨”,我隻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夜話節目主持人。但是,作為主持人我隨時准備給我的聽眾送出“一度”的幫助,也許這“一度”的幫助微不足道,但是,可能會改變他們的人生,改變他們的命運。

  [網友]:有沒有人批評你這種做法?出風頭什麼的?

  [向菲]:從沒有想過出什麼風頭,做廣播的人本身就應該是耐得住寂寞的人,做夜間談話節目主持人,就更應該沉下來。如果說讓這些在逃的犯罪嫌疑人選擇一條正確的路,消除這些社會的不穩定因素算出是風頭的話,我希望能多一些人出這個風頭,不管你是從事何種職業。

三個在逃犯罪嫌疑人 一點都不恐怖

  [網友]:報道說在罪犯辜三請求您幫助時,您十分真誠而且付諸行動的去勸導他,我想請問,在您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聯系方式告訴罪犯而且是殺人犯的時候,您沒考慮過會有對自己不利的后果嗎?

  [向菲]:當時看到那條求助短信的時候,我權衡過利弊,所謂弊,無非就是一個喜愛你節目的聽眾或者是喜愛主持人的聽眾得到了你的私人的聯系方式,也許他會打幾個電話,也許會干擾你的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但是這無非就是花去一部分的時間和金錢而已。所謂“利”,對發短信的人來講,就是關乎他命運的轉折點,如果在這個轉折點上,我能夠起一些引導的作用,利顯然是大於弊的。

  [網友]:因為幫助了犯了罪的人,曾經和以后或許會有很多這一類的人來尋求你的幫助,和這些在人們看來是及其恐怖的人有著這樣和那樣的聯系,您的安全問題令人擔憂,如果為了安全著想,讓您不要留給對聯系方式,勸說僅限於在電波裡進行,您會如何抉擇呢?

  [向菲]:首先糾正一下“恐怖”這個詞,這三個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其實他們一點都不恐怖。可能在我們的頭腦概念當中,聽到殺了人的,犯了罪的,都是極其可怕的,其實不然,這三個犯罪嫌疑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激情犯罪,他們隻是在碰到問題的時候,因為不懂法,因為沒有知識,因為性格上的缺陷,採取了極端的、不恰當的方式,傷害了別人。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是窮凶極惡的人,這與危害社會,危害國家的那種破壞性極強的犯罪是有本質性的區別。激情犯罪的這些人他們的良知是沒有完全泯滅的,他們也有心存的善良,跟這樣的人交流,並不可怕。關鍵是你先不要帶上有色的眼鏡去看他們。

  關於與他們溝通和交流的方式中央電台《神舟夜航》節目是不開熱線的,僅限於短信交流,而這種方式肯定不能夠達到思想溝通的目的,我和他們的溝通交流其實都是在電話中或者是短信中完成的。他們其中一個人逃亡在廣東,一個逃在浙江,一個逃在陝西偏僻的農村,而我在北京,一根電話線應該是對我的安全沒有威脅的。而如果我能夠在電話裡跟他們交談,對他們來講,這是莫大的信任與真誠。

  [網友]:為什麼在逃犯就找你呢?你們台裡很多主持人吧,想過為什麼嗎?

  [向菲]:歡迎收聽中國之聲《神舟夜航》,我希望你把答案告訴我。謝謝!  

  [網友]:對於您的助人的舉動,您的親人會是怎樣的反應呢?我想您的安全也是他們日思夜想的問題吧?畢竟您所打交道的人群,並不是每個人所樂意接觸的?

  [向菲]:第一個在逃嫌疑人辜海軍跟我聯系的時候,家人聽說了一點消息,他們的反應就像是你說的那樣,為我的安全擔心,這之后我就不再告訴他們事情的進展情況,打電話發短信幾乎都是背著他們的。我覺得作為旁觀者可能不能深切地感受到兩個通話者之間的信任程度,而在短時間內我也無法跟家人解釋清楚,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先不要告訴他們。

  [網友]:請問向菲,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勸說逃犯不成功的話,有沒有想過輿論和你的領導會給你什麼樣的壓力?

  [向菲]:首先這三個犯罪嫌疑人在跟我聯系之前,自首的念頭很強烈,他們至少都已經不打算逃亡了。在跟他們交流的過程中,台裡的領導一直都在關注事件的進展,並給予我指導,所以台裡沒有給我任何壓力,同時,台裡與警方保持著密切的聯系,是有一些預案的,所以我能夠在輕鬆的沒有任何壓力的狀態下與他交流。

  [網友]:我看過一篇新聞,向菲說自首和美女無關,那和什麼有關?我就認為和美女有關,如果是個男主持,會怎麼樣?

  [向菲]:這三個人在自首前從來沒有見過我,他們隻是聽我的節目,或者在電話裡面交流,他們不知道我長什麼樣,不知道我多大年紀,所以與美女無關。我覺得和你對他的態度有關,你用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和他談話,和他交流,你是不是能真正地替他考慮,站在一個平視的角度,把他當人看,甚至把他當一個朋友看,這點更重要。

  當然因為他們身份特殊,也許在他們眼裡,從體力上女性處於相對弱勢。但是,情感會更細膩一些。如果一位男主持人有機會跟他們接觸,同樣也能夠站在平等的角度上,與他們交流。我想結果會是一樣的。這樣的例子並不鮮見。

夢想與壓力

  [網友]:在您的眾多獎項中,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這些獎項中似乎大部分都是和社會公眾安全問題聯系在一塊的,您似乎對此情有獨鐘?是不是成為正義的美麗的天使是您從小的夢想?您還會繼續扮演這個角色嗎?

  [向菲]:純屬巧合,我在福建人民廣播電台做過六年的情感交流熱線節目,這也是一檔夜間的談話節目,聽眾對象主要以大學生及打工者為主,您所說的那個獎項,其實是做給大學生的一檔節目。與其說是做一個正義的美麗天使,倒不如說我更想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在我的聽眾中,像辜海軍、余昭明這樣在逃的犯罪嫌疑人,他們隻是千千萬萬個聽眾當中的一部分特殊的群體而已。大部分聽眾還是普普通通的聽眾朋友,他們有學習、生活、工作上的困惑,如果一檔節目能夠教會他們處理困惑的方式,如果我能做到這一點,這應該是我的夢想。  

  [網友]:向菲,以前也有過做心理類節目的主持人,自身不能承受心理重負而自殺的事情,請問你有沒有心理負擔很重,壓得自己喘不過氣的時候?

  [向菲]:其實壓力誰都有,無論是生活中,還是工作中的,但是我們要學會調試的方法,學會減壓,就像是玻璃杯裡的水我們不能讓它溢出來,得隨時想辦法讓它保持適中的水位,方法其實很多,看書、運動、交友,通過與他人的談話,排遣心理壓力,這些方式都很有效。當然還要因人而異,上述的這種方法,都是我排遣心理壓力的方式,目前為止,效果不錯。   

  [網友]:向菲,因為你的存在使更多的人思考生活!生活也你有了更多的溫暖。

  [向菲]:每一件事情每個人關注的角度不同,收獲就不同,你的這句話讓我感覺很欣慰,尤其是能夠體會得到生活當中我們需要溫暖,其實生活中像辜海軍這樣在逃的嫌疑人,畢竟是少數。我們更多的還是要與家人、同事、同學、朋友相處,如果我們都能以尊重、寬容、平視、真誠地態度對待這些人,你會覺得他們會很快樂,你也會很快樂,溫暖。  

“向眼”看同行

  [網友]:目前主持人的素質問題被炒得比較熱,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主持人應該具備哪些必需的品德?

  [向菲]:我覺得作為一個合格的主持人有才無德不行,有德無才也不行,如果能夠德才兼備,才是一名合格的主持人,業務上要不斷地學習進步,而在個人品德上,我信奉這樣一句話“做事先做人”,做一個好人,才能做好一件事。

  [網友]:媒體報道你的事情后,現在是不是經常會面臨眾多記者的“圍追堵截”,從一個新聞人到一名被採訪的對象,您最深刻的感受是什麼?

  [向菲]:的確,這段時間受到了來自各方面記者朋友的特殊關照,在此要表示感謝。我個人最深的感受是,在逃犯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我們一些記者不顧后果的做法。

  為什麼這樣說呢?現在關於我和我幫助過的人的報道有一部分是不太恰當的,對於我來說,這種壓力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承受的,但是對於那些接受幫助,本來在心理和行動上已經好轉,而這些不負責任的報道,卻給他們蒙上了另外一層心理陰影,無異於雪上加霜。例如,記者對他們的圍追堵截和頻頻曝光,很大程度上就給他們心理上造成了傷害﹔更過分的是,對一些案件事實的報道,許多記者並沒有進行核實和咨詢,隻是單憑自己的主觀臆斷去寫,不僅混淆視聽,而且對案子的審理也成了很大困擾。

  咱們記者以受眾心理需求為導向是無可非議的,而且這種敬業精神也是特別值得欽佩的。但是,在滿足受眾獵奇需求的同時,我還要呼吁廣大的媒體同行,還是應該遵從新聞的事實,不能為了迎合受眾而罔顧採訪對象的感受,更不能為了“迎合”而歪曲事實。   

想生在唐朝 最熱愛廣播

  [網友]:嘉賓是歷史的本科,您最想在哪個歷史時期生活?中外都行?

  [向菲]:唐朝。女性都是愛美的,比較喜歡唐朝的服飾,這是其一。
  其二,誰都想過豐衣足食的生活,我希望生活在太平盛世時期。
  其三,唐朝的文化也是中國文化發展的鼎盛時期之一,精神食糧也有。

  [網友]:嘉賓您干電台主持多長時間了?和網絡電視比較,電台靠什麼吸引聽眾?

  [向菲]:將近十年的時間。廣播是聲音的世界,但聲音隻是我們思想最終的體現形式,所以一檔好的廣播節目靠的是內容、形式,辦節目的態度來吸引聽眾。

  [網友]:有個問題一直不明白,關於聲音的,請教嘉賓,許多主持人都喜歡朗誦,你呢?還有,我不明白的是,你怎麼看配音電影的問題?配音也是藝術嘛?

  [向菲]:我不是科班出身的主持人,沒有學過播音。配音當然是藝術,我覺得給電影角色配音其實就像是坐在話筒前主持節目一樣,需要全情投入,隻有將真實的情感投入,才能使聲音與角色更好的融合。做節目也是一樣,不能帶著面具坐在話筒前,隻有真實地展現自己的所思所想,才能夠親近對方,打動對方,產生共鳴。  

  [網友]:以后如果不干主持人,你最想干什麼?會不會往心理咨詢這方面考慮呢?

  [向菲]:我是一個非常熱愛廣播的人,我不知道除了做廣播主持人,我還能做什麼。 

  [向菲]:我特別喜歡一句話“得意淡然,失意坦然,一切順其自然”,這句話是送給我自己的。再給各位朋友送一句話“幫助他人,就像是點燃蠟燭,當你把蠟燭點燃的那一刻,最先照亮的應該是自己,其后才是他人”。謝謝大家!

來源:人民網
(責任編輯:劉海梅)
傳媒互動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內容


熱門評論文章

請 注 意
  1.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2.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3.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4.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