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信企業“內鬼”出賣用戶信息 催生黑色產業鏈--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電信企業“內鬼”出賣用戶信息 催生黑色產業鏈

2010年12月31日07:28    來源:《經濟參考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通過修改手機密碼獲取個人信息,甚至通過手機定位鎖定使用者的位置,這些一般人隻能在電影大片中才會看到的情節已成為現實。北京市朝陽區法院近日審理了一起“私家偵探”敲詐勒索案,根據檢方指控,這些“私家偵探”非法獲取的許多個人信息,竟然源自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電信運營企業的員工。原本應該被嚴格保密的手機用戶個人信息,竟然淪為電信企業“內鬼”牟利的商品。

  “偵探市場”和“偵探產業鏈”

  一些所謂的“偵探公司”與各大電信公司的從業人員秘密接觸,通過私人關系和實施商業賄賂等方式,非法獲取客戶的個人信息。

  《經濟參考報》記者調查了解到,犯罪分子大多通過設立“市場調查中心”、“商務調查公司”、“信息咨詢公司”的形式,以提供咨詢、策劃服務為幌子取得營業執照,表面上為合法經營,實則從事調查個人隱私、代人追討債務等違法犯罪活動。而這些業務需要以獲得被調查者的個人信息為前提,為了獲取足夠的信息資源,“偵探公司”通過各種渠道,搜集信息,電信機構就成為他們爭相獲取的信息源。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最近的一項調研顯示,一些所謂的“偵探公司”與各大電信公司的從業人員秘密接觸,通過私人關系和實施商業賄賂等方式,非法獲取客戶的個人信息,包括通話記錄、短信、家庭住址等。

  調研發現,在電信部門工作人員泄漏公民個人信息案件中,一般是“偵探公司”直接找到或由中間人找到電信部門工作人員,通過賄賂或朋友幫忙的手段,讓電信工作人員利用自己職務便利或利用他人(一般是本單位的其他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非法查詢、修改個人信息,然后直接提供給“偵探公司”或通過中間人提供給“偵探公司”。“偵探公司”一旦掌握了這些信息,除了用於自己進行調查業務外,還在“偵探市場”上轉賣。在偵探行業中,公司與公司間存在信息共享、互相交易的現象,形成了一個獨立的“偵探市場”和“偵探產業鏈”。

  五種途徑泄露個人信息

  一些電信員工充當“內鬼”盜賣手機個人信息,暴露出電信運營企業內部的一些監管漏洞。

  相關調研顯示,當前電信部門泄漏信息的方式主要有5種途徑。

  途徑一是查詢通話記錄。這是目前泄漏個人信息最常見的手段。各電信公司的電腦網絡系統對通話記錄保存期限為三個月至六個月不等,因此,可以查詢到客戶半年以內的通話情況,包括主叫號碼、被叫號碼、通話時間及每次通話時長。客戶的通話記錄隻有本人可以查詢和打印。根據規定,工作人員非經客戶本人同意,不得查詢客戶的通話記錄,但是由於電信部門部分工作人員擁有業務權限,能夠憑用戶名及密碼進入網絡系統,進行非法查詢。

  據了解,在獲取客戶通話對象的號碼后,還有可能進一步查出對方的姓名或住址,從而進行違法犯罪活動。如有的案件中,犯罪分子通過電信員工的非法泄露獲得前妻或前女友的通話記錄,根據通話次數、時間等信息鎖定“情敵”的電話號碼,再通過非法手段獲得機主的住址等信息,然后前往住址地實施故意傷害、故意殺人等行為,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后果。

  途徑二是短信查詢。最初,短信查詢的內容非常完整,除本機號碼外,還包括發信對象號碼、來信號碼及短信的文字內容。目前,有些電信公司為了保護客戶隱私及減少系統存儲量,網絡系統已經不再存儲客戶短信的文字內容,如中國移動北京分公司自2009年8月份起就不再保存客戶短信文字內容。無法查詢到文字內容,但可以繼續查詢發信對象號碼、來信號碼及通信時間。短信查詢與通話記錄的查詢要求是一樣的,隻能由客戶本人進行,他人不得非法查詢。這種情況下,偵探公司隻能通過電信內部人員非法獲取。

  途徑三是修改客服密碼。原始客服密碼是專屬於每個手機號的初始化密碼,用於識別各個號碼,保護客戶的通信安全。客服密碼被用於查詢手機通話記錄、查詢短信記錄和變更套餐等。根據規定,電信部門非經機主同意,不得變更客服密碼。電信部門非法變更客服密碼屬強制性變更,不需要知曉原始客服密碼,隻需按下“變更”操作鍵后,再輸入新的客服密碼就可非法變更。非法分子獲得變更后的客服密碼就可以隨意查詢機主的通話詳單。

  途徑四是查詢機主信息。知道機主的某部分信息后,通過電信公司工作人員查詢機主其他關聯信息,具體包括姓名、性別、身份証號、住址及聯系方式等。客戶在安裝固定電話、寬帶以及辦理后付費手機業務(指實名制手機用戶)時需要向電信部門提供身份材料,並由電信部門保存。這些信息被輸入電腦系統進行儲存、管理。一些偵探公司將已獲得的部分客戶信息告知電信內部人員,由電信內部人員通過工作平台查詢進而獲得機主的其他信息。

  途徑五是手機定位查找機主位置。手機定位是電信業務中非常特殊的一種業務,這種業務的辦理有嚴格的要求。在電信系統內部,能夠有權限進行手機定位的工作人員較少,隻有一些負責配合司法機關進行大要案工作的人員才能操作。在“案例二”中,被告人唐納宇憑借自己負責特別通訊的技術支持這一特殊職權,通過分析信令,利用交換機進行定位,私自幫助他人查找機主的位置。

  網上買賣個人信息

  “偵探公司”在偵探Q Q聊天群、偵探社區、偵探論壇等網絡平台上買賣個人信息,通過低買高賣,一條信息可獲取幾十元、幾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利潤。

  在這個所謂的“偵探市場”中,以牟利為目的的信息買賣非常普遍。目前較為流行的是在網站上建立偵探Q Q聊天群、偵探社區、偵探論壇等網絡交流集中區,在這些集中區域,“偵探公司”將想要獲得的或需要調查的信息發布在交流平台上,然后留下自己的聯系方式,其他“偵探公司”在獲得這些信息后就可以聯系信息發布者,將低價獲得的這些信息高價賣給信息發布者,從中賺取差價,一條信息可獲取幾十元、幾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利潤。

  還有的“私家偵探”,通過多種渠道發布廣告,稱自己能查詢手機電話清單、戶籍房產及車輛資料、手機定位找人等,在接到客戶要求查詢電話清單、房產資料等業務后,就在網絡交流平台上發布消息,尋找能滿足客戶要求的網民。這也促使“偵探行業”催生了另一種獨立業務,即信息買賣,在自己獲取大量個人信息后直接或通過中介進行販賣,為其他“偵探公司”開展調查業務提供信息支持。

  有關人士表示,加強公民個人信息的保護,關鍵是確立個人信息保護的基本法律制度。尤其是在手機實名制的今天,要盡快制定《公民個人信息保護法》,對泄露公民個人信息等嚴重危害公民個人信息安全的行為追究法律責任,對公民個人信息資料的自我保護、提供、拒絕、採錄、使用、保密、訴訟及法律責任等,做出具體的界定和規范,明確公民個人信息使用過程中相關的權利與義務,並完善侵犯個人信息的法律責任和法律救濟制度,用基本制度對個人信息處理行為進行有效的管束,切實保護好公民個人信息安全。

  據介紹,目前刑法修正案增加了相關條款,將有償或無償泄露、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的行為納入了刑事處罰的范圍,不僅加大了打擊力度,而且觸動了某些提供公共服務的機構、單位,促使其出台新的制度約束信息管理內容和形式。但是該條款還需進一步制定司法解釋細化適用標准,指導司法實踐。

  同樣值得關注的是網上Q Q群。這些Q Q群裡的成員由全國各地的“私家偵探”組成,這些人掌握各種信息資源,通過Q Q群建立聯系,互買信息,互相獲利,成為個人信息傳播的集散地。法官建議,對該類網絡聯盟的監管應予重視。

【1】 【2】 

 



(責任編輯:郭晶)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