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癮少年六周“脫癮”感動母親--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北師大戒除青少年網癮家庭干預首個在京試驗項目結課,四組“問題”家庭參與心理干預

網癮少年六周“脫癮”感動母親

2011年01月04日08:41    來源:《新京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昨日,北京海澱區溫泉二中,每個學生拉著母親的手,相對而坐說出感謝對方的話,小南與母親(左)擁抱在一起。記者 韓萌 攝
昨日,溫泉二中,小西(化名)和媽媽的手對在一起比大小。記者 韓萌 攝


  “脾氣變好了”、“地位變高了”,昨天下午,小南(化名)趴在教室的板凳上,一字一句地寫下他這幾周的變化。母親湊近他,補充了一句,“你爸對你好了。”

  “嗯,你也知錯就改了。”小南調皮地回了句。

  而一個月前不是這樣:兒子沉迷網游,父親對兒子非打即罵,母親一味指責。

  為戒除網癮,他們自願參與了一個青少年網絡成癮預防和干預項目。該項目由北師大網絡使用行為研究與干預中心經過兩年開發,最新推出的幫助青少年戒除網癮的方案。該項目提出以家庭整體作為干預對象,從改變家庭結構、家庭溝通等角度,改變孩子網癮習慣。

  項目組成員劉朝瑩博士認為,網癮青少年跟家庭有很大關系,所以治療網癮要讓家長參與進來。

  該項目去年夏季曾在內蒙古進行,此次北京選在溫泉二中,4名被查出患有不同程度網癮的孩子和家長自願參加了免費課程。從去年11月20日開始,他們每周六都來上兩小時課。

  昨天是最后一課。6周的時間,每個家庭和孩子都漸漸發生著改變。

  兒染網癮 父親揮拳

  昨天下午兩點多,溫泉二中初一學生小南、小桐和小西與他們的母親如約而來。

  課程過半,劉朝瑩讓所有人閉上雙眼,慢慢放鬆,深呼吸。她讓他們想象一年后其樂融融的家庭情景,他們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

  幾分鐘后,大家睜開雙眼。所有人看到,小南的母親臉頰紅潤,雙眼潮濕。

  “有一點說不出的感動。激動的感動。”她想到的是,最近一家人一塊吃飯的場景,而這之前,他們家從沒在一個飯桌上吃過飯。

  “兒子突然長大了。”她覺得。

  而劉朝瑩說,剛開課時,小南的表現是團隊裡問題最嚴重的一個。

  “當時他說走就走,沒有紀律,成績在班裡倒數。”劉朝瑩說,但最嚴重的問題是,他和父親的狀態。

  小南覺得,以前他和父親跟仇人一樣。

  小南的父母是外地來京務工人員,夫妻倆在北京做生意,小南上小學四年級時,家裡添置了電腦。但夫妻倆因為生意經常忽略孩子,而教育孩子則是簡單粗放的。“他爸管孩子就是硬,‘說什麼就是什麼’。”小南母親說。

  小南愛玩網游,一次,父親先答應要讓他玩兒兩個小時,但半小時后,就讓他關電腦。“我說他不守信用,他就大吼說,“我讓你上就上,讓你關就得關”,小南說。

  恨父親,小南將發泄渠道逐漸轉移到網絡上,他覺得打打殺殺很刺激。

  父子倆矛盾不斷升級,甚至很多時候,父親拳腳相加。

  父子危機 突然改變

  去年12月4日,溫泉二中經過篩選的4組學生家庭參與了第一節課。13歲的小南帶著父親也來上課。

  劉朝瑩很快發現,這對父子的關系很尷尬。

  “倆人自始至終沒話,連最簡單的配合都做不到。”劉朝瑩說,當時讓家長和孩子配合做“同舟共濟”互動活動,就是倆人都站在報紙上,將報紙一點點對折、折小,當報紙小到站不住兩個人時,家長和孩子可通過抱著、背著的方式,站在報紙上。

  “所有家庭都完成得很好,但他們父子,報紙剛折兩下,就再也不肯做下去了。”

  看到別人家的家長和孩子都很親密,小南父親當場說,“我有種失敗感。”

  回家后,小南發現,父親變了。“他就來了一次,就能和我商量著說話了,不再一意孤行了。”

  母親覺得小南也變了,“以前十回能有八回不完成作業。這回回家先寫作業了。”

  “他通過課程意識到不應該成為電腦的奴隸,他的生活重心應該是學習。”劉朝瑩透露,按照戒除網癮的干預計劃,在第一節課的“再定義”環節,讓孩子看到網游消極的一面,讓家長看到積極的一面。他們不僅讓孩子試圖改變生活重心,而更多的是讓家長理解孩子的行為。

  名次提高 信守承諾

  昨天的最后一課,母子倆遲到了。“是我遲到的,我受罰。”胖胖的小南背起母親,在屋子裡轉了一圈。

  “我特別感謝這次課程,變給了我一個好孩子。”在回顧環節,小南的母親有些激動,從第一節課后,小南和父親的關系就開始發生變化。“父子倆脾氣都不好,以前經常沖突,但自從上課以來,孩子一次都沒挨過打。”

  小南母親說,第一節課后,就發現兒子回家先寫作業了,問他為什麼不上網玩兒了,他說,“突然覺得網游沒什麼意思。”

  因為家庭情況,小南不能像一些家庭寬裕的孩子一樣參加課外輔導班,因此,小南就抓緊一切課余時間,找課任老師輔導。“人家下課上廁所的時間,孩子都跑到老師辦公室問題。”小南母親說,孩子表現好了,老師最近非常關注他,督促他學習,老師的重視也給了小南很大激勵。

  在此前的第三次課上,母子倆在課程上定了份契約,他們通過商量制定目標及獎勵,由在坐的其他成員簽字見証。

  小南許下承諾:周末按時做完作業,獎勵上網兩小時﹔第二,學習成績上升獎勵一部手機。母親當場答應。

  而隨后的期中考試,小南拿到了全班11名的成績。小南母親說,刨去並列的,兒子成績應該是第七。“把我們夫妻倆高興壞了,他爸趕緊給他買了個手機。”

  “他爸改變最大。”小南母親說,上上周,當她心情不好想教訓小南時,還被他父親拉了回來,“他說是我的錯,應該跟兒子道歉。”丈夫這一小小的反應,卻讓小南母親覺得不可思議,因為脾氣不好的他從沒這樣過。

  劉朝瑩認為,小南父親原本是家裡的最高權威,但現在,他逐漸將自己擺在了公平的位置上。

  課程最后,按照方案設置的環節,劉朝瑩讓每對母子、母女對坐,拉著雙手,看著對方的眼睛說,“感謝你為了我……”“為了家庭的溫暖,我願意做……”

  母親拉著小南,貼近他的臉,說,“感謝你今天為我盛飯、端飯……為了家庭的溫暖,我什麼都願意為你做。”

  小南說,“感謝你為我做這麼多……為了家庭的溫暖,我願意少上網玩游戲,認真學習。”

  在這堂課上,幾乎每個活動,每個環節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

  採寫/記者 劉洋

  ■ 對話

  “孩子和家庭都改變很大”


  對話人:劉朝瑩 北京師范大學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 博士

  新京報:這個方法和其他社會機構的手段有什麼不一樣?

  劉朝瑩:解決家庭結構、家庭溝通、互動等方面的問題,是從根本上解決孩子網癮的問題,消除了孩子因家庭生活煩惱而上網的可能,持續效果會比較好。和封閉式治療不同的是,不影響學生學習生活,在日常的情境下解決問題。我們稱之為生態化效應。

  新京報:通過目前的試驗,有效果嗎?

  劉朝瑩:這次課程,效果很好。通過反饋,孩子和家庭都發生了很大改變。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孩子對網絡的著迷程度降低。

  第二個改變是親子溝通,家長反映和孩子溝通多了,氣氛融洽了。

  第三,家長們普遍覺得孩子成績有所提升。比如這次在北京做的試驗,有一個孩子數學原來40分到現在80分,家長很滿意。而小南的變化也最明顯,上課認真多了,也變得懂事了。

  新京報:接下來會做哪些打算?

  劉朝瑩:下一個目標是和更多學校合作。下學期重新再去聯系一些學校開展工作,積累經驗,在學期中放在北京,寒暑假放到外地做。

  為了深入研究治療方案的長期效果,我們將對接受過治療的家庭做長期跟蹤。


(責任編輯:趙光霞)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