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狂歡之下 誰還需要影評--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全民狂歡之下 誰還需要影評

學者認為急需樹立與時俱進的價值判斷標准

2011年01月04日10:25    來源:《文匯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中國電影票房正在向著百億元大關高歌猛進,這樣一場全民狂歡帶熱了影視評論,卻也凸顯了影視評論的混亂與迷失。在日前由上海大學影視批評創作中心舉行的“社會文化語境中的影視創作與批評”研討會上,與會學者們一致認為,當下出現在中國銀幕上的電影無論是類型、流派還是風格都日益多元化,急需樹立和傳播新的價值判斷標准,知識分子不該缺席。

  判斷標准決定著一部影片價值觀的被呈現和被接受,而在學界看來,正是因為目前缺少與時俱進的價值判斷標准,導致電影人和觀影人出現了集體的混亂。以《讓子彈飛》為例,上海大學副教授葛穎就表示,當世界暫時還由男人主導時,在文藝作品中為女人留一些空間應該是一種起碼的價值觀。而《讓子彈飛》“完全是男性荷爾蒙過剩的一個片子”,在這點上,姜文的價值觀是混亂的﹔這樣一部片子受到全民捧場,反映的則是觀眾在價值觀上的混亂。葛穎等認為,這種混亂折射出了評論界在基礎理論研究方面的短板,當越來越多的電影不能簡單地用“真善美”去衡量時,評論界需要從基礎理論入手,不僅為電影觀眾,也為電影生產者提供正本清源的引導。

  如何彌補基礎理論的缺失,中國美術學院副教授孫善春提出了學界介入電影拍攝的方案。在他看來,知識分子參與拍電影首先可以從編劇開始,在這方面,遠的例子有海明威和福克納,近的則有英國BBC新出的電視劇集《新福爾摩斯》。在這套劇集裡,編劇將福爾摩斯塑造為一個現代人,華生則搖身一變成了經歷過伊拉克戰爭創傷的人,完全顛覆了人們對原作劇情的預設,呈現出了一種全新的審美導向。學界介入電影拍攝的最高境界,則是像侯麥一樣直接拿起導筒。孫善春認為,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將自己的理論觀點付諸影像實踐,從而最直接地影響大眾。

  專家學者參與網絡評論,是傳播新的價值標准的又一條路徑。上海戲劇學院教授張仲年和上海大學教授聶偉等與會者不約而同地指出,在新媒體時代,網絡評論已經因為其特有的及時性、廣泛性和尖銳性成為影評領域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造成了知識界的焦慮。在此背景下,專家不應該自我邊緣化,而是應該參與到網絡評論中去,走一條和新媒體平行的道路,從內循環走向外循環,以學者“粉絲”的形象繼續發出自己的聲音。

  與此同時,評論界需要抵制資本力量、保持獨立立場來維護自己在話語上的權威性。復旦大學教授呂新雨指出,有立場的評論家不該發表利益批評,但現狀卻是資本正在全面收買知識分子,導致不少專家站在資本的立場上說話,許多商業電影的成功背后都有知識分子的支撐。在她看來,如何在市場主導的環境下堅持立場,建構獨立的理性批判,是當前擺在影視評論界面前最迫切的任務。(記者邵嶺)


(責任編輯:郭晶)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