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新著<姥姥語錄>詳解老一輩人生哲學與生活智慧--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倪萍新著<姥姥語錄>詳解老一輩人生哲學與生活智慧

2011年01月13日09:31    來源:《新京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央視著名主持人倪萍。記者 孫純霞 攝


  
倪萍所著《姥姥語錄》。倪萍帶領讀者走進她99歲姥姥的平凡生活,追憶作者與姥姥一起走過的有淚有笑、有滋有味的日子,細述這位純朴、善良的山東老人生命中的最后樂章。

  姥姥說:“靠山山倒,靠人人老。靠來靠去你就發現了,最后你靠的是你自己。”

  姥姥說:“哪兒的肉皮都好撕開,就是臉皮不好撕。撕一塊兒你試試?這一輩子臉上都有塊兒疤。”

  姥姥說:“平淡是真,普通是好,這都是懶人說的話。你去問問山頂上的人,他要是和你說實話,他保准說他這一輩子不后悔,下一輩子他還上山頂。”

  姥姥說:“東西不在多少,話有時候多一句少一句可得掂量掂量。有時一句話能把人一輩子撂倒,一句話也能把人一輩子抬起來。”


  央視主持人倪萍近日推出新書《姥姥語錄》,詳細記載了自己和姥姥之間的深厚情誼,以及姥姥的人生哲學和生活智慧。本周日下午兩點,她還將在西單圖書大廈一層東廳簽售本書。

  寫作

  很多“語錄”都是原話


  倪萍的姥姥以99歲高齡去世。她早年時曾被母親送到姥姥所在的鄉下生活,其后,她和姥姥結下了深厚的感情。在論及本書的寫作時倪萍稱,寫本《姥姥語錄》是和姥姥生前的約定。

  《姥姥語錄》中,倪萍所記載的姥姥的語言質朴,但富有哲理。對此,倪萍稱自己沒有一個字記過姥姥,“不是記憶力好,就像你融入生命的東西你想忘都忘不了,我真的寫20多天,筆根本跟不上腦子,所有的事情都是歷歷在目,姥姥說的話,以及她的音容笑貌。姥姥的語言在我這個書裡很多是原汁原味,只是它是山東話。我說姥姥您一輩子沒穿過裙子。姥姥說圍裙怎麼不是裙子,我當時就笑,過去后就很辛酸。她的崗位就是圍著鍋台轉一輩子,過去叫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還有,姥姥翻我《日子》說,你這麼起早貪黑寫,能掙多少錢,我說一本書22塊,她以為我隻掙22塊,連說‘不上算不上算’。你就是想忘記,也根本忘不了。你不會忘了這種生活,細節我都不需要費勁的。有些事大概是哪一年可能沒那麼准確,但是所有的語言都是真的,是姥姥的原話和我的原話。”

  智慧

  姥姥心中有一杆秤


  倪萍說,姥姥沒學歷,可她說的話,博士畢業的人也未必說得出。自己一大家子幾十口人,沒一個敢跟姥姥抗爭,更沒人和姥姥紅過臉,一輩子到99歲都沒有過。姥姥雖無學歷,可一點不糊涂,她心中有一杆秤,能夠平衡我們一大家子。

  倪萍自認,姥姥的人生哲學通過言傳身教,對於后輩影響很大。“姥姥說小幸福在一起就大了,姥姥說你知道什麼是幸福就是福。你連什麼是福都不知道你就是個彪子。我說姥姥你的幸福是什麼,她說我的幸福多了,你跟我說話就是幸福……所有的一切姥姥是那麼自然,特別的自然,一點都不需要設計。姥姥的思想和語錄就是太普通了,就像空氣和水,人活著就不能缺。”

  ■ 對話

  姥姥沒文化,但聽了很多書 


  昨天下午,本報記者就《姥姥語錄》在中華書局採訪了倪萍。

  新京報:姥姥很平凡,但是很有人生智慧。以你這麼多年的觀察,你覺得她的智慧出自哪裡?

  倪萍:我也在反復反復問我自己,我覺得我姥姥實際上是用心反思這個事情,任何事情不是走過就走過了。我小時候去偷麥穗,姥姥不會直接說,她把這塊面放著長毛。我說姥姥這塊面怎麼還不蒸,她就說,孩子你從哪兒弄的麥子,不放引子怎麼能不長毛?我就說那是生產隊麥垛上的麥子。她又說,怪不得,偷的東西蒸不熟,咱不吃這個東西,把它扔了。當天晚上姥姥就給我蒸了一鍋大饅頭,她說,咱自己的東西好吃,不能拿公家的東西,沒有權利。你從此就知道,不要拿不屬於你的東西。

  這類事,可能說800遍也記不住。但是,這種教育不知道是姥姥的智慧還是與生俱來的,那我覺得是用心。她一定盼望我成為一個好孩子。小時候我畫三毛,在灶台上拿樹枝畫,姥姥夸我說,別再畫了孩子,再畫它就上桌吃飯了。那個年代誰要搶口飯吃,很了不得。我在家裡畫,我媽媽說你把它擦了,我再也不敢畫了,但是姥姥不是。

  新京報:農村婦女中,像姥姥這樣有生活智慧的還是少數。

  倪萍:她家裡沒有任何的背景,但在那個時候,人家跟你說你大閨女應該上青島,我姥姥問我媽,你去不去?我媽說去。一分錢沒有,姥姥說把花生種子賣了,做了一身棉襖棉褲,讓我媽媽去了青島。然后,她把我們家裡人一個一個接出去。

  我就說姥姥有光榮有夢想。她那麼大歲數,我說姥姥你中午睡一會兒,她說別讓我睡,我去那邊有的是時間睡?我們家的床從來不讓人躺,早上一起來被子疊起來,姥姥說別躺,到那邊有的是時間躺,珍惜生命的每一天,你要說姥姥不認字,沒文化,但是姥姥聽了很多書。

  我十一二歲時,暑假隻要回到姥姥家,我給姥姥念書。今天念完了,明天姥姥就逼我接著念,我真的是給她念了很多書。因為你反正看也是看,念也是念,你不給她念,她覺得悶得慌。她因為小腳,也走不出去,沒事去中央台溜達也不可能,加上不認得字。

  “沒有真白的,沒有真黑的” 

  新京報:從姥姥身上,是否可以印証人們現在常說的,有學歷不等於有文化?

  倪萍:不能那麼說。用姥姥的話說,沒有真白的,沒有真黑的。我們千萬不能說因為姥姥這個語錄裡有這麼多生活的知識和哲理,然后說有文化的人他們是不鮮活的,是呆板的。姥姥姊妹三個,兩個被日本鬼子捅死了。

  一樣的事兒,不像姥姥這樣,姥姥能做到批評你卻讓你心裡很舒服,不難受。我的大姨姥說一句話能把人噎死﹔我媽也是說話不好聽,給人雞蛋,她說,“能把你毒死啊”。姥姥說我媽,“給塊糖吃,上面也得抹塊辣椒”。我媽心是好的,但是難受。

  太多人問我學歷和文化這個問題,千萬不能這麼說。人和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樣,姥姥這種生活方式,隻能說是她比較帶有大眾性。很多人看了這個書,覺得她的姥姥跟我的一樣。讀者說,姥姥還在我趕緊孝順,就是姥姥這些事不說想不起來,一說就想起來了。姥姥這些話咱們奶奶沒說過嗎?包括你媽沒說過嗎?都是這隻耳朵進,那隻耳朵出。姥姥的話一點不特別。

  新京報:姥姥為什麼那麼寬容?

  倪萍:姥姥一定是在寬容上嘗過甜頭。早年有個人讓她幫著藏布匹,結果姥姥吃了苦。我說,你怎麼不記恨那個先讓你藏布匹然后舉報你的人?她說那個人老遠看著她就拐彎,那個意思就是出賣了別人心裡很難受。

  姥姥從來不做傻事:杯子掉地下碎了,你哭了有什麼用,掃掃就扔了。她經歷的災難比我們多的多,她積極地面對生活,對不對?她能這樣面對就少了很多糾結,因為有方向。她說躲日本鬼子那會兒,誰都不舍得拿被單子,她每次都准備好一兩床單子。為什麼拿被單子?到山上,鬼子看到就像一片白雪,就不會找到了。我說姥姥你一定恨日本人吧,姥姥說爺爺的事兒,恨孫子干嗎。採寫/記者 張弘


(責任編輯:趙光霞)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