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報》評論:李小萌的版權知識是“O”--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晚報》評論:李小萌的版權知識是“O”

2011年02月16日17:15    來源:《北京晚報》     留言 0 條     手機看新聞

  李小萌的版權知識是“O”

  昨天上班讀報時看到一家報紙的“微博大義”專欄頭條是一則很有“大義”的“微博”:“李小萌:婦女節、兒童節、勞動節、情人節:起源幾乎都與抗爭、鮮血和逝去的生命有關,我們過這些節的方式,都與消費有關。”我問同事,這個李小萌是不是我頭天在快評裡提到的那個央視主持人?她說:估計是吧。我呵呵一樂,想起頭天快評中寫過的一句話:“這麼簡單的道理還需要‘上課’,全世界的老師都得累死。”算了,她想不明白的事情正不知有多少,用不著一一點評,隨她“大義”去吧。

  接下來,有同事從網上打印了兩條據說是李小萌最新的微博送給我。我的同事大多知道我不會上網,網上所有寫我的或我寫的文字,都是熱心人放上去的——對不起,包括讓董路先生見笑了的“資深評論家”稱號。我也覺得有點可笑,我們一起笑天下可笑之人吧。

  李氏微博其一:北京晚報情人節這天的16版,登出了某人快評文章,直接問我是不是人,惹得爹媽親戚朋友都跟著著急了。不知這篇評論拿不拿稿費、算不算贏利,也不知北京晚(報)是不是要用錢買的,全文引用了我和泉靈的微博,用就用吧,咱也不談啥版權不版權錢不錢的,如果有任何經濟收入,我都贈送啦。我們家的火我自己滅。

  李氏微博其二:網絡吵再凶,我的父親母親都沒啥反應﹔傳統媒體白紙黑字一寫,我的父親母親有點承受不住。我父親說有那時間,游泳去不好麼?有那時間,學習去不好麼?有那時間,跟我聊聊也行啊﹔我母親說我還發燒。我破壞了我的父親母親的情人節,現在隻想著如何剝奪父母對微博的知情權。

  征求了幾位同事的意見,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決定要答復李氏微博涉及到我的若干問題。“來而不往非禮也”,她既然“如果有任何經濟收入,我都贈送啦”,我倘若不動聲色“笑納”的話,難免會給讀者留下我是吃軟飯的印象。某些女主持的軟飯有人吃,我自覺還不夠資格,輪不到我來吃。

  我在報社工作拿工資、獎金,所以,這篇評論就不拿稿費了,也算不上贏利。這其實和李小姐在央視工作是一樣的,她問一問自己的同事就知道了。北京晚報是要用錢買的,地球人都知道,李小姐不知道我絲毫也不感到奇怪。李小姐的微博我差不多全文引用了,張泉靈的微博隻引用了一句話。李小姐如果稍微有點新聞知識的話,應當知道寫評論不可能不引用論據。受晚報篇幅所限,我引用任何論據都是夠用即可,我之所以幾乎全文照搬你的微博,是為了避免斷章取義,盡可能讓讀者看到引文的全貌。當然,這也和李小姐能把每句話都說得不在理有關,實在讓人難以割舍。

  至於說到“版權不版權錢不錢的”,我可以負責任地說,我們之間不存在任何版權和金錢的“贈送”。你的“大義”我心領了,你的無知我不得不說。根據2001年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條“本法不適用於”之規定:(一)略。(二)時事新聞。(三)略。我引用你的微博用於“時事新聞”評論,故根本不存在版權的問題(本法所稱的著作權即版權)。退一步說,即使你的微博屬於著作權法保護的作品,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在下列情況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但應當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稱,並且不得侵犯著作權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權利”:(一)略。(二)為介紹、評論某一作品或者說明某一問題,在作品中適當引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三)為報道時事新聞,在報紙、期刊、廣播電台、電視台等媒體中不可避免地再現或引用已經發表的作品﹔(四)、(五)略。按道理說,李小姐在中國最大的電視台工作,這個基本常識應當一進台就有人告訴她,免得跑到外邊去“大義”還授人以柄。一個電視主持人的版權知識居然是零,實在應當給自己補一補這方面的課。

  知女莫若父(母)。我看你父親母親有點承受不住不是因為我的原因,而是因為你沒有牢牢記住老人家“有那時間,學習去不好麼?”的教誨。我這裡向苦口婆心的兩位老人致敬了。蘇文洋
(責任編輯:郭晶)
[ 留言 0 條   我要留言 ]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網友留言留言0

署名                注冊       留言須知

    全部留言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