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鬆耶魯大學演講:我與中國夢(圖)--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白岩鬆耶魯大學演講:我與中國夢(圖)

2011年02月21日13:21    來源:《光明日報》     手機看新聞

  


  開場白 本文是中央電視台主持人白岩鬆2009年3月31日在美國耶魯大學的演講內容。

  白岩鬆以他個人成長為線索,濃縮了40年來中美關系的深刻變化,從家運到國運,用真情講述了中國夢。他說:“40年前,當馬丁·路德·金先生倒下的時候,他的那句話‘我有一個夢想’傳遍了全世界。但是,一定要知道,不僅僅有一個英文版的‘我有一個夢想’。在遙遠的東方,在一個幾千年延續下來的中國,也有一個夢想。它不是宏大的口號,並不僅僅在政府那裡存在,它是屬於每一個非常普通的中國人,而它用中文寫成:‘我有一個夢想!’ ”

  歡迎廣大讀者為本刊推薦更多的既生動活潑,又深刻有趣的演講稿。

  過去的20年,中國一直在跟美國的三任總統打交道。但是,今天到了耶魯大學我才知道,其實它隻跟一所學校打交道。透過這三位總統我也明白了,耶魯大學畢業生的水准也並不是很平均。

  接下來,就進入我們今天的主題,如果要起個題目的話,應該叫《我的故事以及背后的中國夢》。

  那一年,我們更應該記住的是馬丁·路德·金先生遇刺。雖然,那一年他倒下了,但是“我有一個夢想”的這句話卻真正地站了起來,不僅在美國站了起來,也在全世界站了起來。

  我要講五個年份,第一要講的年份是1968年。

  那一年我出生了。但是,那一年世界非常亂,在法國有巨大的街頭的騷亂……在美國也有,然后美國總統候選人羅伯特·肯尼迪遇刺了(他的哥哥約翰·肯尼迪總統在1963年遇刺)。但是,的確這一切的原因都與我無關(哄堂大笑)。

  那一年,我們更應該記住的是馬丁·路德·金先生遇刺。雖然,那一年他倒下了,但是“我有一個夢想”的這句話卻真正地站了起來,不僅在美國站了起來,也在全世界站了起來。但是,當時很遺憾,不僅僅是我,幾乎很多的中國人並不知道這個夢想。因為當時中國人,每一個人很難說擁有自己的夢想,將自己的夢想變成了一個國家的夢想,甚至是領袖的一個夢想。中國與美國的距離非常遙遠,不亞於月亮與地球之間的距離。但是我並不關心這一切,我隻關心我是否可以吃飽。

  很顯然,我的出生非常不是時候,不僅對於當時的中國來說,對於世界來說,似乎都有些問題(眾笑)。

  1978年,10年之后,我10歲了。

  我依然生活在我出生的地方,那個隻有20萬人的非常非常小的城市。它離北京的距離有2000公裡,它要想了解北京出的報紙的話,要在三天之后才能看見。所以,對於我們來說,是不存在新聞這個說法的(眾笑)。

  那一年,我的爺爺去世了。而在兩年前的時候,我的父親去世了。所以,隻剩下我母親一個人撫養我們哥兒倆,她一個月的工資不到10美元。因此,即使10歲了,夢想這個詞對我來說,依然是一個非常陌生的詞匯,我從來不會去想它。我母親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建立新的婚姻,是她一個人把我們哥倆撫養大。我看不到這個家庭的希望,只是會感覺,那個時候的每一個冬天都很寒冷。

  就在我看不到希望的1978年的時候,不管是中國這個國家,還有中國與美國這兩個國家之間,都發生了非常巨大的變化。那是一個我們在座的所有人都該記住的年份:1978年的12月16日,中國與美國正式建交,那是一個大事件。而在中美建交兩天之后,12月18日,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了,那是中國改革開放31年的開始。

  歷史將兩個偉大的國家、一個非常可憐的家庭就如此戲劇性地交織在一起,不管是小的家庭,還是大的國家,其實當時誰都沒有把握知道未來是什麼樣的。

  接下來的年份,該講1988年了,那一年我20歲。

  這個時候我已經從邊疆的小城市來到了北京,成為一個大學生。雖然,今天在中國依然還有很多的人在抨擊中國的高考制度,認為它有很多很多的缺陷。但是,必須承認正是高考的存在,讓我們這樣一個又一個非常普通的孩子,擁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

  當然,這個時候美國已經不再是一個很遙遠的國家,它變得很具體,它也不再是那個過去口號當中的“美帝國主義”(眾笑並鼓掌),而是變成了生活中很多的細節。

  這個時候,我已經第一次嘗試過可口可樂,而且喝完可口可樂之后會覺得中美兩個國家真的是如此接近(眾笑)。因為,它幾乎就跟中國的中藥是一樣的(眾笑)。

  那個時候,我已經開始非常狂熱地去喜歡上搖滾樂。那個時候,正是邁克爾·杰克遜長得比較漂亮的時候(哄堂大笑)。

  更重要的是,這個時候的中國,已經開始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因為,改革已經進行了10年。

  那一年,中國開始嘗試放開很多商品的價格。這在你們看來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在中國當時是一個很大的邁進,因為過去的價格都是由政府來決定的。

  就在那一年,因為放開了價格,引起了全國瘋狂地搶購,大家都覺得這個時候會有多久呢?於是,要把一輩子用的食品和用品,都買回到家裡頭。

  這一年也就標志著中國離市場經濟越來越近了。當然,那個時候沒有人知道市場經濟也會有次貸危機(眾笑)。

  當然,我知道那一年1988年對於耶魯大學來說是格外的重要,因為你們耶魯的校友又有一個成為了美國的總統。

  我說:“看樣子美國需要對中國有更多的了解,有的時候要從語言開始”。“對於中美這兩個國家來說,面對面永遠要好過背對背”。
【1】 【2】 【3】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