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剖析《忐忑》成名原因:像火急火燎婦女敘事--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友剖析《忐忑》成名原因:像火急火燎婦女敘事

2011年02月22日08:25    來源:《遼寧日報》     手機看新聞

  
2011年2月21日,大陸旅德歌唱家龔琳娜在桃園縣舉行的“客家之歌·桃園春風”綜藝晚會記者會上,演唱成名代表作“神曲”《忐忑》,贏得滿堂喝彩。她將於22晚正式登台,演唱《忐忑》和李白詩作《靜夜思》。中新社記者 董會峰 攝

  核心提示

  龔琳娜在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上的一首《忐忑》,如今火“瘋”了——網友瘋狂傳播,明星們積極模仿,黃百鳴賀歲電影《最強喜事》中刻意引用,連天后王菲也在翻唱……

  《忐忑》為何一夜爆紅成“神曲”?有人說它是“創新”,也有人批它只是迎合了網絡時代人們的獵奇心理——這支連歌詞都沒有的“神曲”,究竟為什麼走紅?

  神奇是因為聽不懂

  在《忐忑》之后,由龔琳娜與六位“聲靈合唱團”成員表演的無伴奏合唱《丟丟銅》登陸湖南衛視“元宵喜樂會”,在網上也再度刮起“龔氏旋風”。有人說,《忐忑》系列歌曲為中國民樂找到了發展新方向,也有人說它只是“好玩又好奇”,音樂生命其實並無可延續性……演唱者龔琳娜本人倒是充滿信心,她認為歌曲要傳達的就是“中國風的感覺”。《忐忑》的走紅連帶著讓龔琳娜也變得“神乎其神”了,這首沒有歌詞的歌曲一夜之間掀起了一股翻唱熱潮。網絡上紛紛出現各種各樣版本的《忐忑》,這個神是什麼意思?也許有人會覺得是因為很神奇,也有人可能是因為聽不懂,所以覺得它很神。龔琳娜解釋說:“一個人聽一個東西你懂不懂,最重要的是你感覺到什麼。如果你的心理有反應了,你就是懂了,因為你進入它了”。

  《忐忑》的由來

  2005年,龔琳娜隨丈夫老鑼旅居德國,展開艱難的中國新藝術聲樂之旅。從被排斥到被真心喜歡,從台下隻有9個聽眾到有上千人聆聽,這個唱歌的過程或許就像《忐忑》這個歌名一樣。《忐忑》最開始創作的時候,老鑼把曲子寫完了,還沒有名字,然后是龔琳娜在唱這個歌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心一會兒在上面,一會兒在下面,特別不安定,因而把這首歌取了名叫《忐忑》。這首歌的歌詞很像戲曲鑼鼓經,其中融合了戲曲中老旦、老生、黑頭、花旦等多種音色的急速變換。這首作品唱了幾年,2009年還榮獲了歐洲舉辦的“聆聽世界音樂作家作品演唱大獎”。去年9月,龔琳娜從一位朋友口中才得知,這首歌已被冠名為“網絡神曲”,正瘋狂走紅。

  龔琳娜第一次看自己唱《忐忑》的視頻時甚至嚇了一跳,她說“我自己也嚇暈了,我覺得太夸張了”,原以為唱《忐忑》時的夸張樣子是龔琳娜要的效果,可她卻說:“我在唱歌的時候從來沒有想過什麼是漂亮,或者我要什麼,我就是一唱自己就會跟著那個情緒走了。”

  此外,此曲還被不少明星大腕關注並翻唱,其中杜汶澤的翻唱版本被太太錄下放上網,成為最經典的一個“斗雞眼”版本﹔梁靜茹錄制新年賀詞時聲情並茂學唱《忐忑》,成為最斯文的一個“忐忑賀歲”版本﹔而電影《最強喜事》則順利拿到版權,在片中使用了這首“神曲”。

  緣何走紅

  “《忐忑》走紅是有原因的。”有網友分析總結,《忐忑》之所以能走紅,主要有兩個原因。

  首先是歌詞神秘,3分45秒的歌沒一句完整歌詞,所以網友隻能根據唱腔發音推測出不同版本。其次是表情太投入,如果說歌詞究竟是“斗”還是“呆”令人糾結,那麼演唱者表演時的表情也讓網友難以忘懷。還有網友仔細聽了兩遍,他認為“若非要聽出點意思,我覺得像個火急火燎的婦女在敘事”。

  復旦大學教授顧曉鳴認為,《忐忑》爆紅應從美學價值上認識“怪文化”。他認為,這是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一是中國社會發展到了一定程度,社會允許有標新立異的東西出來。現在不僅允許特立獨行,而且還希望能夠出創意,這也是社會進步的體現。二是經過這麼多年美學創意的開放,公眾已經開始習慣甚至追求某種怪誕風格。因為公眾希望自己與眾不同,於是接受不一樣的文化也成為個人特質的體現。三是在今天這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網絡社會裡,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吸引眼球的重要性。所以,“怪文化”的流行是“內外夾攻”的產物,使得每個人都銳意求新、求怪。

  想象空間

  龔琳娜本人說:“沒想到我的演唱給大家帶來那麼多想象的空間。”而面對天后王菲對《忐忑》的“從一開始嘮嘮叨叨、疑神疑鬼,到后來瘋瘋癲癲,直至最后仰天長嘆”的分析,龔琳娜表示這些后來的推測揣摩都是很主觀的。這首歌在創作之初,純粹就是為了想挑戰一下聲音技巧的極限,由自己的作曲家老公寫下旋律,也沒有任何的文字歌詞,全是用拼音寫的“啊咦”等襯詞,而自己在演唱時完全沒有任何的層次和設計,只是隨著音樂走,詮釋出曲調中那些上竄下跳的“忐忑”感。

  專家褒貶不一

  著名音樂人、流行音樂協會主席陳小奇對《忐忑》一曲也有關注。他認為,《忐忑》的走紅就是因為創新的表現手法讓觀眾覺得新鮮,雖然有獵奇的成分在內,但龔琳娜的做法本身已為傳統音樂賦予了新時代的時尚元素,而任何形式的創新都是值得鼓勵的。 “我們不能固守傳統,一成不變,有創新才會有進步。 ”

  廣州作曲家鄧偉標近年與本地四位民樂演奏家一起成立了一個 “五行元素樂團”。談起《忐忑》,他卻不以為然:“我承認龔琳娜的表演有殺傷力,但這首《忐忑》走紅,說白了就是‘命’,並無創新。三百年前中國已有無詞歌,網民喜歡這首作品也是因為她夸大了一些戲曲演唱技巧,讓人產生了足夠的好奇。但從技術上說,它不值得去挖掘探討,也不具備延續性。”而他本人更欣賞龔琳娜所在的五行樂隊原來的那種“輕搖滾”表演形式,“那起碼是健康的,不是靠獵奇取勝”。

  能讓年輕人重新關注民樂是《忐忑》存在的價值

  “我從未想過會有如此多的朋友喜歡《忐忑》,我覺得太好玩了,也很開心。唱歌本來就不用那麼嚴肅,我覺得,唱歌能唱得人身心愉悅,筋脈疏通,還能有鍛煉身體的作用。 ”

  龔琳娜近來每天最少要接受十個不同媒體的採訪,她覺得是好事,“能讓年輕人重新開始關注民樂,這就是我所做的事存在的價值。 ”不過,龔琳娜現在最遺憾的是大眾還只是關注一首 《忐忑》,“我更希望大家能關注我更多的作品,畢竟《忐忑》隻表現了陽剛、活力的一面,我還想展示柔情和韻味。”最近,龔琳娜的舊作《孔雀飛來》、《相思染》開始被人關注並傳播,這讓她略感安慰。她建議大家:“聽我的歌不能光聽旋律,要聽整體。我的音色變化很多,老鑼的作曲也是在傳統音樂的根基上發展創新的。 ”

  音樂不是飛升的途徑

  無論《忐忑》怎樣被惡搞,龔琳娜都不會介意。她不認為網上那麼多翻唱版是惡搞,“大家的耳朵和感覺都被激活了,這才是民歌應有的存在狀態。我覺得中國民樂要發展就必須放開去做,不能局限於一種模式,隻要你在台上能站得住腳就行”。這首歌給她帶來了回國的機會,經過考察,她發現全國都有輝煌華麗的音樂廳,缺少的只是適當的節目。 《忐忑》是一塊敲門磚,先是為她敲開了武漢琴台音樂廳的大門,然后是天津音樂廳的“世外桃源”獨唱音樂會,緊接著是北京的新春音樂會。龔琳娜利用博客組織了30位從各地趕來的音樂愛好者,其中也包括專業音樂老師,到長城去喊山歌,她把其稱為 “聲音行動”,就像和100人合唱《忐忑》一樣,把音樂當成理想,而不是飛升的途徑。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