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評論:副台長論文抄襲 只是職稱腐敗鏈的一環--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媒體評論:副台長論文抄襲 只是職稱腐敗鏈的一環

張天蔚

2011年02月22日09:48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山東棗庄電視台副台長兼廣告部主任在短時內突擊發表10篇論文,被人揭發全部涉嫌抄襲,且抄得明目張膽、長篇大論。但該副台長卻已經憑借這些論文獲得副高“職稱”,並以其表現出的“學術造詣”,成為2010年度“棗庄市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

  學術腐敗已成學界痼疾,論文抄襲、數據造假、夸大成果、偽造履歷等手段層出不窮,飽受輿論抨擊,以致讓公眾對中國學界誠信失去了信心。

  不過,如果把副台長的論文抄襲,等同於以往被揭發的學界論文抄襲,卻又實在是高看了這位副台長。按照爆料者揭發並經媒體核實,該副台長的10篇論文,分兩批發表在同一家雜志的兩期增刊上,堪稱高產、高效。然而,這10篇所謂論文,每篇不過2000字,且大多復制或節選於他人的論文,對學術、理論的貢獻幾乎為零。其最大的功效,不過是湊夠了評選副高“職稱”所規定的論文數量,幫助這位副台長邁過了一道通往副高“職稱”的門檻而已。至於一位兼任廣告部主任的副台長,為何需要而且得到了播音主持專業的副高“職稱”,又為何能夠憑借10篇東拉西扯(即使不是抄襲,也不過如此)的“論文”,就能成為“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則恐怕隻有在她所置身的具體環境中才能解讀。

  職稱的本意,是衡量某一專業技術人員的專業水平,以作為勝任某一專業崗位的通用依據。在體制單一的時代,具有同一級別職稱的專業人員,至少在理論上具有在全國同類崗位平等調配的資格,因此在那樣的時代,由某個權威機構進行嚴格而統一的職稱評定,即有依據,也有意義。然而隨著體制的多元和不同專業機構之間的差異加大,職稱與職務之間早已失去了可“通約”性,一間三流大學的教授,絕不可能僅因為具有教授職稱而被一流大學聘任為教授,除非此教授在職稱之外,具備確實高超的學術能力。反之,一位被某個“硬杠杠”作梗而不能獲得教授職稱的副教授,卻可能具備足夠的學術能力,而成為其專業領域事實上的帶頭人。

  鑒於職稱與職務日漸“脫鉤”帶來的職稱泛濫之勢,近年來在制度設計上,已經以“專業技術職務”代替“職稱”,並試圖以“評聘結合”的方式,恢復職稱與職務之間的統一。但教授、高工等稱謂所附著的“含金量”,使許多身不在技術專業崗位的官員,仍然千方百計獲得相應的名頭。高校“教授處長”,或國有企業“高工董事長”的泛濫,頗為諷刺地消解了“評聘結合”的努力,不僅沒有消除公眾對“職稱”的固有印象,且進一步將其異化成了以權謀名、牟利的福利工具。棗庄電視台副台長兼廣告部主任,卻在覬覦職稱時想起了自己曾經的“播音主持專業”,就是這一現象最好的實証。

  而且不可忽視的是副台長10篇論文所發表的《現代視聽》雜志。這本刊名頗為學術的刊物,卻在一年時間裡出版兩期“增刊”,分別發表“學術論文”165篇和267篇,且“論文”作者絕大多數皆為山東省廣電系統從業者。如此辦刊的目的,世人皆知。副台長可以在同一期增刊上發表6篇抄襲而來的“論文”而順利通過編輯關,也就毫不足奇。

  在這個圍繞“職稱”而打造的腐敗鏈上,“寫”論文的、發論文的、審論文的通力合作,其目的無非完成一個早被掏空了內涵的荒誕程序,以幫助某些人獲得套取利益的堂皇資格。

  剝奪一個副台長的職稱並不難,但隻要這套荒誕的游戲繼續進行,抄襲而成的“論文”,專發此類“論文”的雜志和在此基礎上被“評定”出來的名不副實的“職稱”,就必然繼續層出不窮。
(責任編輯:翟慧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