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蘋果”是怎麼長成的?--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毒蘋果”是怎麼長成的?

2011年02月23日09:01    來源:《文匯報》     手機看新聞

  此次“毒蘋果”被揭出,恰在“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新聞披露的同時,可謂很好的清醒劑:在跨國公司的全球供應鏈中,我們的企業仍然處在低端﹔我們是經濟全球化的受益者,同時也付出了許多沉重的代價

  蘋果公司近日發布《2011年供應商責任進展報告》,首度承認它在中國的供應商聯建(中國)科技有限公司137名工人“因暴露於正己烷環境,健康遭受不利影響”。當iPad、iPhone成為全球時尚、當蘋果的一再創新和出奇制勝成為傳奇,有多少人還記得藏在光鮮外表底下的資本的血腥本質,還警惕著它的“全球噬血鏈”?

  全球供應鏈的殘酷盤剝與被盤剝

  全球分工,是跨國公司充分運用“優勢稟賦理論”、尋求成本最低化的極致實踐:它們在全球各地選址造廠或進行採購,一種產品被分拆成無數零部件,在不同地方由不同企業生產,最后組裝,推向市場。

  在由此形成的全球供應鏈中,具有掌控地位的核心企業當然是擁有品牌和創意、技術的跨國公司。對於跨國公司而言,全球供應鏈的成功與否,首先在於各種零部件成本的最低化,如果有更低廉的供應商報價,就意味著更大的利潤空間。它們的巨額訂單直接決定了供應商的生存,供應商尤其低端供應商不敢不滿足近乎苛刻的要求,為此甚至壓縮那些本不應當壓縮的成本。“毒蘋果”事件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供應商罔顧工人健康,用廉價但有毒的化學品代替相對安全的清潔劑,而且不對操作工人採取任何防護措施。

  蘋果公司每年獲取的巨大利潤,真的如前一陣許多人傳揚的那樣是“創新”所得?“毒蘋果”事件揭出了部分真相:原來巨大利潤的相當一部分並非創新帶來,而是蘋果利用自己的優勢壟斷地位壓榨供應商拿到的!蘋果公司每年發布“供應商責任報告”,表白自己的社會責任感,現在罪惡曝光了,但有罪的不只是那幾家無良供應商,還有層層盤剝的供應鏈,還有掌控供應鏈的它。人們應該記得,2010年發生多起勞工意外事件的富士康公司,就是蘋果最大的組裝廠商。

  人們指責“血汗工廠”,指責不提供最基本勞動條件的無良廠商,卻又趨之若?地追捧名牌、大牌,艷羨跨國公司的成功和輝煌。殊不知,跨國公司通過供應鏈的形式,嚴重壓榨下游企業及其工人,且把罵名轉嫁到眾多發展中國家。全球化促進了世界范圍內資金、技術、信息等的流通,促進了人類文明的共享,但同時也助長了“弱肉強食”。

  必須清醒地看到我們付出的沉重代價

  在現在的不公平的全球分工版圖中,大多數發展中國家的企業處於低端,為了爭奪跨國公司訂單,往往以犧牲環境、勞工利益等為代價。每個企業都承受著這樣的壓力:如果不能有效壓縮成本,那麼訂單就會輕易地轉向其他企業甚至其他國家。

  這樣的壓力有時候是好事,可以促使企業不斷探索更先進的技術和管理,從而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但也有許多無良企業主在壓力之下偏離正道。此次“毒蘋果”被揭出,恰在“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新聞披露的同時,可謂很好的清醒劑:在跨國公司的全球供應鏈中,我們的企業仍然處在低端﹔我們是經濟全球化的受益者,同時也付出了許多沉重的代價。

  在國際雙邊協定和多邊條約中,近年越來越多地出現“知識產權保護”、“勞工權利”、“環境標准”等等限制性條款,發達國家正利用這些條款保護本國企業,限制發展中國家企業的競爭力。現在的國際經濟秩序是不公平的,我們在提出批評和抗議的同時,也必須意識到,這些問題是我們發展的長期命題,還需首先從內部解決。

  我們的政府應當支持企業增加教育培訓和研發的投入,激勵企業努力培育研發體系、掌握核心技術,不斷增加產品的科技含量。我們所做的努力,短期內是提升自己在全球供應鏈中的地位,就中長期來說是創造自己的全球化版圖,更長遠的目標則是建設更公平的國際經濟新秩序。

  “遲到”的國內監管部門更加尷尬

  “毒蘋果”事件暴露的另一大問題是我們的監管不力。蘋果的“供應商責任報告”被批評為“遲到”,但同樣“遲到”的國內監管部門更加尷尬。在當地政府干預下,一些中毒員工收到了傷殘補助,但可悲的是,這些員工竟為此非常擔心會被要求離職。工人的弱勢,進一步凸顯了監管的缺失及其對社會公正的巨大傷害。

  企業是一種非道德范疇的主體,作為“虛擬人”,其本身不具有道德觀,而完全是以營利為目的的一項人類組織形式的創造。一味逐利的公司在無法達到交易成本為零的市場中,必然搞出種種問題,很多有損社會。近些年跨國公司為了經營形象,一直賣力地宣揚自己的“社會責任感”,但我們必須警覺的是:在發達國家,就是跨國公司的母國,它們或許做得不錯﹔而在發展中國家,跨國公司的投資國,資本原始積累仍在慘烈上演,它們的投資動機還是攫取最大利潤﹔雖然它們也會在投資國張揚地做些公益活動,但更多、更大的社會責任卻被漠視著。

  我們常常忘記,我們在成為全球最大“制造工廠”的同時,也向世界提供著最大的“消費市場”。對跨國公司全球供應鏈最不容忽視的影響力量來自消費需求端。當蘋果不得不重視中國市場的影響,它就不得不重視這一市場的正確判斷和監管力度。創設有效的外部機制、營造對企業有壓力的社會環境,是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的前提。這要求政府切實負起責任,也需要消費者的自覺的力量。

  法律上有個概念“毒樹之果”,意思是非經正當程序得到的証據或者結論,即使它本身可能是真實的,卻也由於程序缺陷而必須舍棄或忽略。在人類尋求公正、文明的過程中,如果某項成就長在根系浸淫著剝削毒汁的巨樹之上,無論其外表如何光鮮誘人,它終不能體現人類文明。良心始終是創業立業的根基,良心不只是對消費者和生意伙伴,也是對雇員和職工。良心對於社會,則是不應該存在孕育“毒蘋果”的土壤。

  (王中美 作者為上海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國際貿易研究室副主任)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