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紹剛:節目不是臟才有收視 中國電視節目太功利--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張紹剛:節目不是臟才有收視 中國電視節目太功利

2011年02月28日08:56    來源:人民網-《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張老師最喜歡和學生們進行業務交流。記者 王海欣 攝 



  張紹剛:節目不是臟才有收視

  他是中央電視台《今日說法》《大家看法》主持人,是中國傳媒大學的專職老師,享受著兩個職業帶來的樂趣,他是張紹剛。做客京華茶館時,張紹剛依然改不掉率真的習慣,對電視節目的創新問題,他直言,不是要臟才有收視,他認為電視節目應該體現主流價值觀。

  陰差陽錯當上主持人

  1990年,張紹剛考入了當時的北京廣播學院,學的是攝影,“那一年在內蒙古隻招攝影專業,當時就想找個飯碗,出來好養家糊口。”從大三開始,張紹剛就去了央視《動物世界》實習,工作是拍動物,其間他拍過揚子鱷,新疆的狼,雲南的亞洲象,印象最深的是拍揚子鱷,“晚上,在一個島上,被揚子鱷圍住了,特別恐怖。”雖然攝影技術不差,但張紹剛說自己並不喜歡這一行。

  讀研究生時,張紹剛在剛剛籌建的鳳凰衛視,編導、攝像都干過,“1997年畢業留在學校任教,不坐班,有朋友推薦我去做一些小節目,因為這些嘗試,1998年年終時,央視推出日播法治節目《今日說法》,還缺一個主持人,我去試鏡,就這樣我當上了主持人。完全沒有特別刻意,不像現在的小朋友,時刻准備著要做什麼。”

  更相信記者調查

  做了十多年法治節目主持人,張紹剛坦言對法治節目有著特別的情感,“《今日說法》是最早的法治節目,到現在已經12年了,一個節目撐12年特別不容易,在中國屈指可數。我感謝法治節目,給我看問題提供了多元化的角度。”

  隨著《今日說法》影響的擴大,張紹剛也成了名人,找他申訴的人也很多,但他堅持一個原則,個人從來不接材料。“作為媒體人,我不能成解決問題的法寶,我的標准一是從不接個人材料﹔第二,由編導認真整理﹔第三,每個人都有情緒,每個人寫的材料都有某種程度的偏見,我更相信記者帶回來的調查﹔第四,我相信法律專家給出的判斷。” 面對投訴,張紹剛始終保持冷靜、客觀,他說:“我們沒有能力去幫助所有人,但我們可以通過節目告訴大家人家是這麼判的,可作為行業內借鑒。”

  中國電視節目太功利

  最近,張紹剛還主持了天津衛視的一檔求職真人秀節目《非你莫屬》,“這個節目吸引我的原因一是制作團隊很專業,第二這種真人秀節目,很多人使勁把節目做得很臟,我跟天津衛視的制作團隊反復強調,絕對要做主旋律,可以有另類的應聘者,有奇怪的人,這體現大千世界的寬容性,但無論多離奇,一定要做主旋律,要體現主流價值觀。”

  張紹剛說他給節目提的要求是“揚正氣,樹新風”,“什麼人都可以來,但這個人來了之后,節目給的是什麼態度,得明確。我不相信節目隻有往臟裡做,收視才會好,按主流價值觀去做,仍然會有收視率。《非你莫屬》現在在天津是百分之百的收視率第一,全國排名也在前五名。” 張紹剛認為現在電視節目中爛節目多,“那感情牌打得,講一些不可能發生的感情糾葛。”在張紹剛看來,中國電視節目在創新上太功利了,“不講創新,拿來就抄。抄沒問題,大前提是得弄明白你要抄什麼,還沒有弄明白,就照葫蘆畫瓢,光學樣兒,最后的結果一定是連樣兒都學不好。”

  老師才是我的本職工作

  雖然在主持界已功成名就,但張紹剛始終把主持當作副業,“我本職工作是老師。”在中國傳媒大學,張紹剛絕對算一個另類的老師,“我不會給自己特別高的目標,隻希望我的學生工作了一段時間后,仍記得老師說的一句話,一個理論模式,這是極大的收獲。就正如春晚,如果一年春晚結束以后,觀眾能非常清楚地記得,誰在幾點幾分唱了一首什麼歌,這已經是極大的成功。”

  對學生的評價,張紹剛認為有些孩子確實思維活躍,“但過於理想化,看問題有點淺。”所以在授課時,他刻意往實踐裡走,“比如要做一個節目,你別上來就罵,你嫌人家不好,你說出你的想法,什麼創意好,什麼時段播,什麼舞台元素合適,你把你的想法說出來。” 不管多忙多累,張紹剛對教師這個職業喜愛不減,“老師是特別有自由度的職業,不用坐班,壓力來自於學生,給學生講好課。”

  讓兒子當隱形人最幸福

  雖然對學生盡心竭力,但對自己三歲的兒子,張紹剛的態度是順其自然,“我現在完全不教育,周圍經常有小朋友報這班那班,我一直沒報,我覺得特別沒必要。我現在不要求他學什麼知識,但我會告訴他懂禮貌很重要,比如離開時跟人說再見,這個別糊弄,得看著人家說再見,打完招呼再出去,這我很堅持。”

  另外,張紹剛認為從小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很重要,“從現在開始就讓他自己選擇,包括玩具,吃的,你選一樣,選了之后就別后悔,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張紹剛說,以后他也不要求孩子學習多優秀,“沒必要考前十名,在中游就行,誰也不注意你,做隱形的人最幸福。”

  不怕朋友對號入座

  去年底,張紹剛出了一本新書《無聊齋》,重新解讀《聊齋》中的故事。他坦言三十歲以后再看,裡面的世間萬象,人情冷暖,其實與現在的生活有共通性。

  張紹剛舉了兩個例子,“比如《聊齋》裡說‘語次頻稱貴戚’,‘愛跟人炫耀跟某領導特別熟’,這些毛病都在現代人身上體現,《聊齋》裡說的每一個毛病,都在我們的朋友當中見過。我有個感受,也許《聊齋》要重看,不是在說鬼故事,而是在拿鬼故事說事。” 雖然 《無聊齋》中拿了很多領導、同事、朋友說事,但張紹剛表示並不怕得罪人,“我在書裡反復說:歡迎大家對號入座,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特別好,毛病都是別人犯的,不會三省吾身。”

  ■茶博士札記

  坐地鐵上課上節目

  張紹剛老師是央視主持人中極少見的坐地鐵上班的人。他說:“我家住在五棵鬆,上午我有時有課,從那一直扎到最東邊的傳媒大學,中午再坐1號線馬不停蹄地趕去電視台錄節目。地鐵又快又省心還環保低碳,實在是一舉多得。”茶博士 謝語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