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鬆否認《幸福了嗎》“口袋本”重復“榨錢”--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白岩鬆否認《幸福了嗎》“口袋本”重復“榨錢”

2011年03月02日08:29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白岩鬆的隨筆集《幸福了嗎》自去年9月上市以來,銷量破70萬冊。昨日,一種國際流行開本的《幸福了嗎》在北京首發,白岩鬆稱推出“口袋本”並非是為重復“榨錢”。花時間去完善一本書,是為了一個理想,是讓更多的讀者可以用更小的代價讀到這本書。
兩個人走一輩子難道成傳奇?


  最近姚晨離婚,梁洛施和李澤楷分手,《幸福了嗎》口袋本首發式上,有記者問白岩鬆對此怎麼看,是否同意年輕人現在愛情觀坍塌的觀點。白岩鬆回答:“清官難斷家務事,所以祝福他們吧。變成一個人,更幸福就好。”

  問到他自己是如何把握愛情與家庭關系的,白岩鬆說:“我自己還是不晒的好,很多事是時間的事。有人問我‘到現在一直婚姻穩定如何如何’,我回答了一半,突然意識到,為什麼正常的事變成不正常的了?兩個人慢慢向前走,走一輩子,在這個時代難道已經成為傳奇了嗎?我慢慢走吧,走完再說,何況走完了也不是我自己說了。”

  如何尋找幸福和信仰,是白岩鬆常常會捫心自問的問題。在新書《幸福了嗎》中,白岩鬆既將這一問題拋給自己,也拋給了每位讀者。對於自己如今是否幸福的問題,白岩鬆坦言,自己其實仍然還在追尋幸福的路上,還是10年前那句老話《痛並快樂著》:“幸不幸福我不知道,不過我現在起碼開始這麼問自己了,而不是像以前那樣高高在上地問別人。也許5年或者10年以后,我能給你一個確切的答案,但現在很難,因為幸福是一個必須持續很長時間的感覺。”

  對於生活和幸福,白岩鬆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盡管不斷地有人給我舉出反例,我隻能說他們是太著急了,隻看到了眼前。”

  美好回憶是些“沒用”時光

  身為國內知名的節目主持人,白岩鬆坦言,名人的身份讓自己的幸福感大打折扣,“名人是你們認為的,我全是用凡人的方式來生活。”

  平時經常逛書店的白岩鬆說,前幾個月一直不敢去書店,“因為剛出了書,萬一被人認出來以為我特自戀,考察市場去了。”他堅信《幸福了嗎》起碼賣5年。他認為,暢銷書不僅要有料而且要有趣,還有好的裝幀。“我感覺這個時代正在進入折返點,開始有人群鬆弛下腳步來。”白岩鬆說他不喜歡那種兩個月在一張紙上的挂歷,喜歡那種一張一張撕的,感覺能撕得慢點兒。

  他稱自己先身體力行起來,“現在的我總提示自己要多做些‘沒用’的事。年輕時我總想著做有用的事。今年我想明白了,有價值的東西都是沒用的。金子有什麼用?衣服的基本功能就是保溫和遮蔽,但有的衣服好幾萬,有什麼用?在生活中,打牌、聊天、閑呆著晒太陽,你說它有用嗎?沒用。沒用嗎?太有用了!生活中最美好的回憶恰恰是這些‘沒用’的時光。”

  焦慮、不安、困惑,這些詞都是大多數現代人的通病,但白岩鬆稱都能欣然接受它們,“雖然這是句比較酸的話。國外調查表明人的幸福指數是U字形,最低谷是四十六七歲,好吧,還有幾年呢,熬吧。”

  否認“口袋本”重復“榨錢”

  作為一名資深新聞人,白岩鬆深諳國際通行的出版規律和傳播之道,因此《幸福了嗎》口袋本的問世早早就在白岩鬆的出版規劃之中。去年9月,當這本書才在市場上初露崢嶸,白岩鬆便決定,半年后要推出價格低廉但內容不變的口袋本,既符合低碳潮流,又能滿足讀者的多樣化需求。“在歐洲,在日本,幾乎所有的書都是口袋本,我相信在中國一定也是這樣的趨勢。”白岩鬆非常肯定地說。

  “口袋本”難免會引起重復“榨錢”的質問,“如果簡單地理解,肯定會認為我是希望賺更多錢,其實如果換成其他掙錢的方式,用同樣的時間和精力,能賺更多的錢。”白岩鬆強調,作為知識分子或說知道分子,總有一些東西要超越金錢去衡量。“記得出第一本書時,看到了幾十個錯詞錯字,我很難過。這本書我自己校對N遍,到現在,錯別字不會超過5個了。錢不是最看重的,關鍵是不能有瑕疵。我拿到這本書,體會這種手感,比拿到錢更開心。而且,現在出一本書不像10年前那麼值錢了。10年前賣到70萬的書得到的錢可以買套房子,現在呢?可能嗎?或許寫作是貶值了。”

  記者 蔡震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