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改制時代,出版業如何持續加快發展?--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后改制時代,出版業如何持續加快發展?

2011年03月02日08:43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報》     手機看新聞

  2010年年底,我國出版體制改革取得重要進展,全國經營性出版單位轉企改制工作全部完成,中國出版業正進入后改制時代。在后改制時代,作為市場主體的中國出版企業,如何實實在在地做大做強?如何讓中國出版業能實實在在地持續加快發展?帶著這些問題,《中國新聞出版報》記者在全國兩會召開前夕採訪了部分出版社的負責人。
挺拔主業依然是重中之重


  “轉企改制后,作為獨立的市場主體,出版企業走上了產業化的發展道路,但在面向市場的同時,絕不能忽視出版產業的特殊地位。對於出版企業來說,其主要責任就是文化傳承和積累。出版業的重要任務就是壯大主業,而不是去壯大其他產業。”這是記者在採訪中聽到的眾多出版社社長的一致看法。

  中央編譯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和龑認為,文化的繁榮是要腳踏實地,僅僅用經濟指標來考核出版企業,會削弱我國的文化軟實力。“出版企業的責任與其他企業不盡相同,出版的責任主要是文化傳承和教化社會,而文化傳承和教化社會需要國家支持。”和龑說,政府應該對那些踏踏實實做主業的出版集團進行鼓勵,要在考核和獎勵上有多種措施,出台更加務實的政策,引導、規范這些出版企業專注主業,做強主業。

  宗教文化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戴晨京也表示,出版家首先應該是政治家,因此,出版人要有大局意識,服務國家文化體制改革大局。

  在採訪中,許多出版社的負責人都更加關注內容生產,他們認為,改制后,作為企業,出版社不可避免地將把市場效益的考量放在天平更重的一邊,長期下去,創新的優秀作品會不會有所減少?而且,現在一些出版集團已經出現這樣的趨勢:上市后需要給股民、股東實實在在的利益,因此多元化經營,房地產、其他商品貿易等已經成為其利潤來源之一。而用這一部分的利潤反哺出版卻不明顯。

  “在未來的3~5年內,現有出版企業至少有1/3可能活不下去。少數出版集團會進入快速發展和增長期,但相當一部分中小出版社將會出現不適應症,退出現有的出版領域。”社科文獻出版社社長謝壽光認為,從企業本身來看,必須適應現在人們的閱讀習慣,適應人們對書業的消費需求,側重在內容上下工夫。如果能做好自身定位,在內容上下好功夫就有可能在真正的市場上站住腳,發展壯大。

  “專業出版是檢驗一個國家是否是出版強國的重要表現,對出版社來講是檢驗出版能力的重要手段。”謝壽光表示,作為最后的守門人,出版者要對學術,對出版行為、出版活動有敬畏感,要嚴把出版關。

  期待更加公平的競爭環境

  和龑認為,目前市場的不規范和發行體制的桎梏,給中小出版社帶來了很大壓力。“隨著新華書店總店全國性中盤的消亡以及目前省級中盤各自為政的局面,加劇了中小出版社的生存壓力。同時,數字化對傳統出版社的影響,都讓轉制后的單體中小出版社面臨著極大的生存壓力。”和龑說,政府應加大扶植、規范這些出版企業可持續發展的力度,創新發行體制。同時,單體中小出版社一定要充分認識到市場、數字化這兩個壓力帶來的影響,找准定位。

  和龑還認為,目前書價過低,尤其是學術書。“書業是微利行業, 現在所有的成本都在漲,但書價的漲幅一直很低,這是不符合市場規律的。”他希望政府相關部門要出台配套措施,在稅收、經營、管理等各方面,創造更公平的環境,以推動出版社轉企改制后的發展。

  對此,謝壽光也有同感。他認為,和其他消費品相比,目前書價並不能實現其知識價值。以前,我國的圖書定價是按印張計算的,並沒有考慮內容價值。“試想,通俗讀物和經過多年潛心研究形成的專業成果的書籍,其價值能一樣嗎?定價能一樣嗎?我期望,我國的專業書和高等教育書的定價能夠提升,實現其應有價值,並且能夠得到大眾認可。這樣,知識生產者才能得到相應的再生產的能力。”謝壽光如是說。他期待有更好的市場環境和產業環境,打擊盜版、尊重知識產權。同時,期待國人進一步改變對圖書的消費習慣,尊重圖書、尊重知識,尊重知識創造者的勞動。

  政府要加大引導支持力度

  轉企改制的目的是為了讓出版社有更大發展。大家認為,不能因為轉企改制,出版企業是市場主體了,就讓出版社自生自滅。文化傳承和積累需要國家支持,如果國家放棄支持,讓各個出版社自己去承擔這個責任,對出版社來說是不公平的。

  “政府要鼓勵傳媒健全通路,強力呼吁重視渠道建設。”長江文藝出版社副社長黎波說,傳統圖書的興旺,一定是渠道供給的興旺。“在以內容為核心的生產產業中和現在高度發達的信息傳播時代,不強調傳播的通路和傳播的營銷形式,內容有再好的味道也沒人知道。”黎波認為,在發掘優秀內容的前提下,發行方式、傳播渠道、支持書店等關注通路建設的方式一定是第一位的。否則,未來一定不是內容的天下。“與高科技公司相比,傳統渠道對擴大就業、穩定社會都有好處。要發揮我們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政府一把手高度重視,對批發、零售環節實行一定的減免稅優惠,把書店數量納入文明城市評比等。”黎波說。

  “我們期望國家能夠給我們更多的政策支持。”謝壽光呼吁,首先在產業政策上,從稅收、研發方面給予支持,鼓勵從傳統出版向現代出版轉型。其次期望由政府和行業協會出面建立一個統一開發兼容的平台和技術標准。“數字出版由技術商主導的結果就是,技術商從自身的商業利益出發,使得無論是生產過程中的信息化還是很多數字產品的格式都不是開放兼容的,而且重復建設、效率極低。”謝壽光分析說。

  中華書局一位資深版權經理則呼吁政府建立一個能夠有資格審稿的專家資源庫。並建議國家出錢,印制能夠代表國際學術研究水准的學術著作宣傳材料,以推動擴大學術出版的輸出量﹔政府改變資助模式,與國際接軌,成立不帶政府印記的基金會專門負責資助翻譯出版。王坤寧 王玉梅 李雪昆 王玉娟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