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文章論中國新聞出版事業的特色和優勢--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求是》文章論中國新聞出版事業的特色和優勢

2011年03月04日08:18    來源:《求是》     手機看新聞

  我國新聞出版事業的特色和優勢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我國新聞出版事業從來都是黨和人民整體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新聞出版體制是我國基本政治制度和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組成方面。因此,正確認識和把握我國新聞出版事業及其體制的特色和優勢,有助於澄清一些錯誤看法,正確判斷和理解我國基本國情,理直氣壯地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

  一

  新聞出版自由從提出再到觀念和制度的形成,經歷了一個相當漫長的發展過程。當今世界,盡管人們普遍認為新聞出版自由是人類最可寶貴的基本權利之一,但同時也必須清醒地意識到,任何國家的新聞出版自由必須建立在與之相適應的新聞出版體制基礎之上。因為新聞出版自由從來都是具體和相對的,不同國家的新聞出版自由從來不是整齊劃一的。在不同的國情狀況、不同的歷史文化背景、不同的文明進步階段、不同的社會制度下,新聞出版自由勢必會出現不同的表達內容和表現形式。同時,不管是哪種社會條件、哪種國家制度下的新聞出版自由,必然都要受到國家法律的規范和國情綜合因素的制約。

  即使是在把“新聞出版自由”高唱入雲的一些西方國家,人們的新聞出版活動也會受到諸多限制。據境外媒體報道,美國官方曾公布了2010年度“十大禁書”,歐洲一些國家也會發布年度禁書名單。掌握社會物質生產資料的統治階級,也掌握精神生產資料,從而決定社會精神產品主要內容的生產,引導社會精神產品的主流價值取向。一方面,為了維護資產階級利益,西方國家統治階級通過掌控新聞出版的強大權力,大力宣揚統治階級的觀點,並巧妙地揉進意識形態內容,使自己的思想成為社會佔統治地位的主流思想。另一方面,通過掌控法律制定權的便利,合法地打壓和摧毀所有不利於統治階級的新聞出版活動。比如規定不得出版和傳播涉及國家機密、煽動暴動或叛亂、危害社會秩序、誹謗他人或涉及他人隱私等的作品和報道。

  西方社會的現實狀況告訴我們:他們的新聞出版事業及其機構,不管是隸屬某個私人,某個政黨或社團,還是隸屬於政府,其共同特點是背后必然站著某個大財團或某個大公司作為支撐。如果新聞出版從業人員違背了所屬財團或公司的利益和意志,那就輕則換崗,重則失業。雖然有些西方國家的新聞出版自由表面上看是比較熱鬧地“相互爭吵”,似乎不同聲音均可表達,但實際上這種自由絕不是無限度的,它仍然是以不損害資產階級的整體利益為前提的。他們之間的相互攻訐不但不會傷害對方情感,反而有利於平衡和協調大財團之間的利益關系。對於試圖改變資本主義制度的新聞出版活動,這些國家的法律從來沒有放棄過懲罰。

  二

  與西方和其他國家不同,我國的新聞出版事業起步於中國積貧積弱的現實,植根於人口眾多、地域遼闊、差異極大的復雜國情,歷經革命、建設和改革的艱難實踐,形成了新聞出版事業及其體制的特色與獨有優勢。

  我國新聞出版事業具有鮮明的社會主義性質。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決定了我國的新聞出版事業是建立在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基礎之上,國家及其屬下機構擁有各種新聞出版機構的主辦權和管轄權。這就從根本上為廣大人民群眾真正掌握新聞出版事業及其體制提供了可靠的前提和堅實的保証。人民群眾是一切新聞出版物的當然主角,為人民服務也是一切新聞出版物的不變宗旨。這是社會主義新聞出版事業同資本主義新聞出版事業的根本區別之一。

  我國新聞出版事業以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思想。新聞出版事業對思想性、理論性、政治性要求很高,因而意識形態的表現力很強。堅持以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思想,這是我們各項事業取得勝利的保証、力量的源泉和成功的基石。對於新聞出版事業來說,堅持馬克思主義作為指導思想,最重要的就是堅持馬克思主義新聞出版觀的黨性原則。黨性原則是社會主義新聞出版事業的靈魂和精髓,我們黨幾代領導人都一再強調:新聞出版工作必須堅持黨性原則,正確把握政治方向,推動事業向前發展。按照黨性原則要求,我們必須把體現黨的主張和反映人民心聲統一起來,把堅持正確導向和通達社情民意統一起來,把實現好、維護好和發展好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作為新聞出版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我們應當清楚和明確,堅持黨性原則既是我國新聞出版事業的顯著特征和優勢所在,也是我國新聞出版事業和其他國家新聞出版事業的又一重大區別。

  我國新聞出版事業追求法治精神,努力構建法治體系。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新聞出版事業的法制建設不斷取得重大進展,不斷作出重大成績。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一個以憲法法律為核心、以行政法規為基礎、以部門規章為有效補充的新聞出版法制體系。除國家憲法以外,我國頒布和實施了很多與新聞出版活動密切相關的重要法律,如《著作權法》、《廣告法》、《保守國家秘密法》和《民法通則》、《刑法》中的有關條款﹔我國新聞出版部門也制定和出台了很多具有法律效力的行業規范性重要條例和措施,如《出版管理條例》、《報紙管理條例》、《音像制品管理條例》、《廣播電視管理條例》、《互聯網管理條例》和《外商投資圖書、報紙、期刊分銷企業管理辦法》、《新聞記者証管理辦法》、《印刷品廣告管理辦法》等等。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新聞出版事業的法制建設,推動出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國常駐新聞機構和外國記者採訪條例》等,這些具有法律法規性質的重大舉措,不僅在我國新聞出版事業史上具有裡程碑意義,而且還有力地表明我國政府對新聞出版規律的認識和把握躍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我國新聞出版事業堅持把社會效益放在首位。與一些西方國家的新聞出版事業始終把市場化、商業化置於頭等重要地位不同,我國新聞出版事業既講究經濟效益,更重視社會效益,力爭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有機統一﹔當二者發生沖突時,我們必定將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堅決反對“一切向錢看”的陳腐觀念。我們堅持認為,一切違反四項基本原則、危害社會主義基本制度、危害國家安全的言行,都是錯誤的,絕不能給這類言行提供傳播陣地。

  人民群眾享有廣泛、充分的新聞出版自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四十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由此可見,我國人民群眾享有的新聞出版自由和批評監督權利擁有國家憲法提供的堅實保証。

  三

  如同任何國家的新聞出版自由必然帶有本國特色一樣,我國的新聞出版自由也有自身的特點。

  我國新聞出版自由堅持從客觀實際出發,適合於中國國情。當代中國國情有兩大基本特征:首先,它過去是、現在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其次,它現在處於、今后相當長時期仍將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兩個基本國情特征,決定了我國新聞出版自由具有濃厚的中國色彩。不但在觀念認識上,而且在實際操作上,我國新聞出版自由都與歐洲和北美國家存在很大差異。這種差異表明,不同的新聞出版自由散發著多種色彩,而每個國家隻能選擇適合自己的色彩。照抄照搬別國模式,肯定會出大亂子。

  我國新聞出版自由的享有主體不是少數人,而是最廣大人民群眾。隻有在社會主義國家,才能把新聞出版自由的寶貴權利真正落實到最廣大人民群眾手中。我國新聞出版自由是社會主義民主權利的重要表現,人民群眾通過知情權、表達權、參與權和監督權的實現,真正體會當家作主的自豪。既要讓人民群眾暢所欲言,又要把每個人的意志和願望納入到絕大多數人的根本利益、長遠利益和整體利益的軌道上來。

  我國新聞出版自由既強調自由,又突出責任。我國公民享有言論自由,可以通過各種方式自由地發表和表達自己的意見。但是,言論自由除了不得觸犯法律,還必須考慮到傳播后果。胡錦濤同志曾經明確指出:對各類媒體來說,樹立和秉持高度的社會責任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新聞出版自由絕不是濫用自由的工具,更不是泄私憤、發怨情和胡言亂語的渠道,而應該是富有社會責任感的公民善意地、建設性地獻言獻計獻策的平台。當下,我國新聞出版自由一定要有利於弘揚社會正氣,通達社情民意,引導社會熱點,疏導公眾情緒,搞好輿論監督,要有利於經濟發展、社會穩定和民族團結。

  我國新聞出版自由的最終價值目標,是促進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社會進步。新聞出版自由的目的性、選擇性很強,因而具有很強的價值取向。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就在於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反映在我國新聞出版自由的層面,就是能夠凝聚人心,統一力量,引導輿論,匯集全國人民的智慧,為實現全面小康和民族復興而奮斗。一切有助於國家富強、人民幸福、社會進步的新聞出版自由,我們都要贊成和支持,否則,就要堅決批評和反對。不切實際、雜亂無序的新聞出版自由必定誤黨誤國誤民。

  (執筆:尹韻公)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