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員呼吁盡快立法治理“網絡水軍”--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代表委員呼吁盡快立法治理“網絡水軍”

2011年03月04日08:34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昧黑錢、造“民意”、誤決策——代表委員呼吁盡快立法治理“網絡水軍”


  一篇網帖、一個網民、一起事件一夜之間成為網絡熱點,這果真都是因為網民自發“圍觀”熱捧所致?當“網絡水軍”還是個生僻詞時,他們的戰利品——“奧巴馬女郎”“鳳姐”“小月月”“郭寒韻”已眾所周知。

  全國政協十一屆四次會議新聞發言人趙啟正2日給“網絡水軍”畫了個像:有些人隱身於普通網民中間,發帖留言,其背后有機構利益。他們制造假民意,目的是左右輿論,誤導受眾,甚至影響政府決策,值得注意與警惕。

  部分參加全國兩會的代表委員接受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採訪時表示,“網絡水軍”這個以網絡公關公司為主體,以牟取不正當利益為目的,幫他人發帖、刪帖、頂帖、造勢的網絡“惡勢力”,正在破壞正常的網絡生態,成為惡性競爭、誤導民意、顛覆公德良序的麻煩制造者,必須盡快從立法層面給予遏制。

  昧黑錢:揭秘“網絡水軍”的利益鏈條

  【案例】去年,內蒙古警方破獲一起競爭對手雇佣網絡公關公司發帖惡意攻擊損害伊利產品損害商業信譽案件。某乳品公司品牌經理安勇和北京博思智奇公關公司用網絡炒作進行惡性口碑傳播,打擊伊利乳業品牌,成為利用“網絡水軍”進行商業誹謗的典型案例。

  【解析】“網絡水軍招聘,輕鬆賺百元”“全國執行力最強的網絡水軍網”……在某搜索引擎搜索“網絡水軍”,數十萬條類似的鏈接接踵而至。在某大型電子商務網站,隨處可見名為“網絡鐘點工”的商戶,主要經營發帖、刪帖、跟帖、回帖等服務,發帖一次約0.4元,回帖一次約0.1元。操作流程是:先通過網絡或電話談妥合作意向、服務價格,再支付電子商務網站的中介費用,而后開始執行“炒作”方案……

  對“惡炒”背后的玄機,全國人大代表、山東泰安市東方計算機學校校長王元成分析說,“網絡水軍”背后有三級利益鏈條:最高級是負責派活、發工資的網絡公關公司﹔次級是組織管理人手、協調工作任務的網絡“包工頭”﹔由一些網絡閑散人員組成的龐大“水軍”群處在鏈條最底端“干實事兒”。

  王元成代表說,一些公關公司好像“網絡黑社會”,它們受人之托或主動策劃以賺取佣金,做出網絡策劃營銷方案,雇佣“網絡水軍”選擇人氣旺盛的網站和論壇“灌水”,使其持續保持關注度。“‘網絡水軍’已從單純的小群體的議程設置變為龐大復雜的營銷手段。”

  【提問】網絡本是有助於企業自身發展的好工具,但卻被不法分子用來“潑臟水”。網絡有被淪為惡性競爭戰場的可能,“推手”變“打手”的背后有何深刻來由?

  【回答】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記協黨組書記翟惠生說,“網絡水軍”的形成有兩大主推因素:一是心態鏈條,當前部分人對社會的認識有所偏頗,特別是有逆反心理、容易沖動的年輕人不能辯証地看問題,很容易被卷入“網絡水軍”的漩渦﹔二是經濟鏈條,網絡公關公司為黑心錢做昧心事,還有一些社會傳播機構把“網絡水軍”發的帖子當成新聞傳播,以謀求點擊率和經濟利益。

  造“民意”、誤決策:“網絡水軍”綁架輿論 “注水”民意誤導決策

  【案例】“民女許身救父”。今年年初,網上爆帖“父親被關精神病院14年”,本人“姿色尚可,至今守身如玉”,願以身許以救父人。這則引來網友圍觀、博得網友同情的網帖,原為“網絡水軍”的幕后策劃,引來網友垂憐的“民女郭寒韻”原來是虛構的人物。

  【解析】因無法追責,“人肉搜索”“網絡虛構”“網絡惡搞”等網絡行為在虛擬世界愈演愈烈。全國人大代表、律師高明芹認為,“網絡水軍”總是先佔領所謂的“道德制高點”綁架輿論,以正義為名行侵權之實,不僅讓個人名譽權、隱私權等受損,也傷害了公共利益,形成一種“群氓文化”、誤導輿論。

  “既然叫‘水’軍,就說明是虛假的東西,和產品造假相比,輿論造假的欺騙性更強。有的不隻針對個人,還滲入到政府決策領域,使‘社情民意’難辨真假。”王元成代表舉例說,“網絡公關公司組織‘水軍’為參選人刷票”“網絡推手煽動公眾輿論干擾司法案件、左右案件調查和審判”等情況越來越多,有些事件甚至誤導了政府的相關決策。
【1】 【2】 

 


(責任編輯:郭晶)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