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履職四年自打58分 為提案“玩了命了”--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崔永元履職四年自打58分 為提案“玩了命了”

郭靜 楊凡

2011年03月09日11:08    來源:《齊魯晚報》     手機看新聞

  

崔永元在分組討論上發言。



  任全國政協委員4年,在公眾的關注下,崔永元坦言,當委員比當主持人還小心,一件事不徹底搞清楚不能開口,一張口那就是責任。

  “提案不能隨便用來炒作”

  5日下午,在無黨派小組討論會上,第一位委員發言后,崔永元立馬搶過話筒,講了長長的一段。“怕像昨天一樣沒機會了。”他笑著說,4日他准備了發言稿,但沒輪到他,讓他多少有些遺憾。

  崔永元手中的政府工作報告上圈圈點點,有不少是他傾聽別的委員意見時記錄的。他還隨身帶來自己的“提案”,“嚴格來說是‘想法’,因為還沒搞清楚,不敢遞交,不叫提案。”

  關於提案的內容他隻說是有關醫療體制改革的,“具體的打死也不說。”他笑了笑,“我還沒調研清楚,還需要補充東西,我要是說給你們,你們給我報出去,我萬一沒有遞交,那不是假新聞了?”

  談話中,凡是調研過的、摸清楚的事情他侃侃而談,而遇到不太懂的,他絕口不答。

  “有記者逼問我,引誘我,常用:‘比如……’我立馬回他,‘就不比如’。”他得意地笑了。隨之嚴肅地說,“提案是委員參政議政的直接工具,不能隨便用來炒作,那就有損了參政議政的這分尊嚴。”

  為調研,跟煤礦工一起下井

  針對不願意開口說話的委員,崔永元說:“這個因人而異,也不能單憑委員不說話就一棍子打死,可能他們還沒想明白,不知道怎麼說。”

  “那有些人連續幾年都不說呢?”“這個也有可能,有的人一輩子都可能想不明白。”

  為了自認為“最優秀”的提案,崔永元自稱“玩了命了”。有時出國旅游,他讓朋友引見當地的議員,了解醫療、保障房等情況。

  有一次,為調查煤礦工人的工作環境,崔永元跟煤礦工人一起下到煤窯裡。“礦工們跟我說,我是跟他們一起下礦井的最大的領導。”

  “那您現在是什麼級別?”“副科級。”看記者笑了,他很嚴肅地說,“不用笑,真是不下去不知道,又黑又窄,冒頂、滲水、塌方,隨時都可能發生。他們真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掙錢啊。”

  提到備受關注的個稅起征點時,他說這得分行業,“比如,我掙3萬塊跟他們掙3萬塊那不一樣,他們下去可能就上不來,我進演播室肯定能出來吧。但具體的征收方式,我還沒考慮清楚,不能再說了。”

  做委員也要學習提高

  常有不少委員遞交幾十個提案,崔永元表示敬佩,他認為隻要不是敷衍,就是幫政府和百姓說話。“如果不想承擔責任,最簡單的方式就是逃會。”

  讓他倍感不安的是他經常不來參會。“真的是太忙了,昨晚錄了兩期節目,今晚還要錄到12點半。”兩會期間,他的“小崔會客”邀請代表委員去座談已成固定欄目。“我隻能忙裡偷閑來參加討論,盡可能多聽,把這些意見帶到採訪中去。”

  記者讓他評價一下他履職四年的成績,他說:“我自己打分,多不要臉面啊,你打吧。”“我打肯定分很高。”“那我就打一個跟我高考數學成績一樣的分數吧。”“您高考數學多少分?”“58分。”“還不及格?”“但對我來說已是我學數學以來最好的成績了,這可是我玩了命才得到的。”

  看到記者在笑,他說,做委員也要學習提高,隻要努力了,哪怕58分也是自己心目中的100分。

  ◎小崔上會語錄◎

  ■我非常想知道,中國需要多少套保障房?一直沒有總量的數據。每年保障房的數量都在增加,但大家永遠也不滿意。這是為什麼,我覺得沒有總量的描述,隻說每年建了多少,但永遠不知道這是多還是少,是快還是慢。

  ■保障性住房建設要用微博的速度、資金投入要用博客的篇幅、受惠人群要遠遠超過粉絲的數量。

  ■其實我挺寬容的,你要有一個合理的理由,讓我們知道,在中國打電話就得這麼貴,我們就認。

  ■我一直在關注藥價的問題,為什麼藥價會這麼高。我花了一年的精力去弄這個事情,在實際調研過程中非常痛苦,發現的內幕比想象中還復雜,不亞於好萊塢大片,希望在明年兩會前搞清楚。

  ■來這裡不是享受榮譽的,是來承擔責任的。

(責任編輯: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