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文洋:笑點多、笑點低逼死相聲--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蘇文洋:笑點多、笑點低逼死相聲

蘇文洋

2011年03月11日08:28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姜昆是我小學長,他爸爸是我的小學老師之一(我們都在東城區王駙馬小學,“文革”開始后改名“培紅小學”)。有關他和相聲的新聞,我自然留心看上幾眼。近日,他在全國政協聯誼會上透露:他已向文化部申請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相聲傳承人。盡管大家都知道,他不是沖著從今年開始每年國家對傳承人的經費補貼增加到每人1萬元來的,仍然對他的申請提出質疑,甚至“拍磚”。本周一,《深圳商報》針對此事刊發三篇評論:《姜昆,制造笑聲別制造笑柄》、《傳承非遺莫太重名分》、《姜昆想當什麼樣的傳承人?》。

  相聲已然變成“遺產”,並從2008年就進入文化部公布的《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推薦項目名單》。我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慶幸沒有學相聲,假如當年學相聲,現在就要爭當“繼承人”了。

  今年北京電影學院的相聲班宣布停止招生,北京戲曲藝術職業學院宣布與德雲社合辦相聲傳習班。早在2001年,中戲與馮鞏聯手辦過相聲大專班。從中戲、北電到職業學院,從大專班到傳習班,可見相聲已經走上“英雄末路”,輝煌不再。

  相聲完了,除了相聲人自身的原因,更多的原因是時代變遷。相聲源自人們對笑的追求與需求。不准笑的年代,自然沒有相聲的活路。不能哭的時候,同樣也沒有相聲的空間。在人人幸福無比的盛世,睡覺都情不自禁地樂出聲來,哪裡還用得著相聲?當今社會,人們普遍笑點多笑點低,隨時隨地笑起來,看見什麼都讓人可樂,而且,你還不知道為什麼樂,也就是一個跟著樂吧。

  昨天讀報,《京華時報》有這樣一則報道:在“困難群眾生活救助和養老服務體系建設”主題發布會上,有鳳凰衛視記者就“打拐”提問,溫總理之前批評過民政部對民間的呼吁不作回應,並責成民政部和公安部立即採取綜合措施。她語氣嚴肅地問:“請問,到目前為止民政部採取了哪些綜合措施,如何進行管理?”聽到這個問題,副部長竇玉沛笑著說:“首先我想糾正你的一個說法,溫總理批評我們對‘微博打拐’回應不夠,沒有這件事兒。”聽到這話,坐在台下的記者們也笑了。聽相聲都未准樂,還要組織“笑聲”,聽到記者提問樂了,聽到部長回答樂了。樂什麼呢?“微博打拐”可樂,還是總理沒批評民政部可樂?總理雖然沒有批評,自己就不感到工作沒有做好的壓力嗎?

(責任編輯:翟慧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