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鬆新書簽售談幸福 不會嘗試轉型做娛樂--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白岩鬆新書簽售談幸福 不會嘗試轉型做娛樂

2011年03月21日07:40    來源:《重慶時報》     手機看新聞

  
白岩鬆重慶簽售新書
讀者排隊等待簽名。


  昨天(3月20日)下午,白岩鬆出現在重慶書城,這次,是為了他的新書《幸福了嗎》簽售。白岩鬆是語言高手。作為國家電視台的頭號新聞評論員,在他可以靈活操控的語言范圍內,他會跟你談論人格、理想、激情,交流順暢、輕鬆自如。我們這些採訪他的記者們,必須保持思想的高度集中,稍有拋錨,說不定就漏掉了什麼。

  幸福在腳上 “鞋子舒不舒服隻有自己知道”

  新書叫《幸福了嗎》,關注的是中國人的幸福問題,是白岩鬆最近十年所見所聞的綜述。關於“幸福”這個詞,白岩鬆自己有什麼感受?“從新聞人的角度,我能得到的獎不少﹔從其他各種因素來說,得到各方面的認可也非常多。但是你幸福嗎?不一定。這兩者之間並不是直接挂靠的。

  今年上高一的小妹妹何忠力昨天在簽售會上被點名提問,可是話還沒說,眼淚先流個不停。小妹妹說,她覺得學業太重,不幸福。可是白岩鬆卻說:“其實你比我們都幸福,因為你在任何場合下,都是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在很多普通老百姓眼裡,白岩鬆是幸福的,可是在他的理解中,幸福應該包含三個方面的內容:物質、情感和精神。“物質是基礎,情感是依靠,精神是追求。不要認為外在的物化的目標如果一旦實現了就會幸福。寶馬車裡的人不一定比騎著自行車的人幸福。我見到很多,也許他開著寶馬車,卻在懷念著夫妻倆人騎著自行車做戀人的山楂樹時代。我也見過很多人住在大的房子裡,夫妻兩人再沒有感情,無法交流。你覺得實現這種物化的目標你幸福了嗎?所以,不要覺得我很幸福,幸福是鞋,穿著舒不舒服隻有自己知道。”

  幸福在當下 “過好大學4年,結局可能不錯”

  很多年輕人說,“我們不幸福”,他們困惑,大學4年究竟值不值得上。白岩鬆講了一個故事:“史鐵生(著名作家)曾經說: 當我受傷坐在輪椅上時,我開始懷念我站著的時光﹔當我得了褥瘡,我開始懷念先前安安穩穩坐輪椅的時光﹔當我后來得了尿毒症,我又開始懷念我的褥瘡時光。 他的故事讓我知道,當下是多麼美好。我特別害怕這些弟弟妹妹們錯過了眼下的每一刻。”

  大學4年,該上就上,不要管那麼多,“過好這四年,結局可能不錯。”

  白岩鬆曾經拒絕了一名到央視實習的大學生,雖然事情過去很久了,可是說到這事兒,白岩鬆現在還是一臉嚴肅:“是,我非常反感在不恰當的時間實習。當時我問那個孩子, 你是大幾的? 結果他說是大一的。我很驚訝,就問他為什麼大一不在學校上課,那孩子回答說他覺得實習比上課重要。我當時就很生氣,讓他回去了。”

  在白岩鬆眼裡,大學的時光很重要,“大學裡的同學抬杠、宿舍臥談會、看見喜歡的女生產生的心動等,都是青春裡很珍貴的一部分,大家要珍惜這樣的經歷,這都是一種幸福。”

  幸福在疼痛裡 “年輕人的不幸都被互聯網放大了”

  現在80后喜歡抱怨,抱怨房價太高買不起房,認為他們這一代青春特別艱苦。

  白岩鬆也曾經是一個從小城市來到北京的北漂族,“首先我要覺得自己幸運,但同時也有不幸的地方。不幸的地方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生長在物質相對匱乏的時代,比如說在我那個時候,我1989年畢業,擁有自己第一套房子時已經是2000年,那時我都32歲了。現在我聽說27歲就買房子,羨慕。”

  20年前,沒有互聯網,白岩鬆說,那時社會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而現在就不一樣了,年輕人的不滿可以放上互聯網,然后就會被放大到全世界都關注。“所以我還是那句話,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幸和不幸,那麼如何去放大和珍惜幸運的那一面,而去解決或者說縮小不幸的那一面?其實內心有的時候也會感覺到一種平等,每一代人都是這樣的,每一代人的青春都是這樣走過去的。”

  白岩鬆說,所有的路都需要80后自己去走,只是大家不要把自己的青春搞得那麼矯情。“青春很難。與其自憐或者自戀,還不如自立或者自強。社會要關愛你們,但不是溺愛,還是得靠自己。”這是白岩鬆對80后的忠告。

  書稿全是用鋼筆寫成 “有一顆現代的心比技術實用”

  白岩鬆有一些習慣,在許多人眼裡很另類。比如他不會打字,沒有博客和微博。“有人奇怪我怎麼知道犀利哥。作為一個新聞人,我還沒那麼老古董,找選題也經常在網上查資料。”

  他的書稿也是他用鋼筆一個字一個字寫完的,白岩鬆說這不叫堅持,而是他的習慣,“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選擇的權利。網絡比較新,電腦比較新,是這個新時代的工具,就要所有的人都掌握嗎?奇怪的就是有人會說 聽說你不會打字? 我說 對 。 聽說你沒發過郵件? 我說對。但是我那一瞬間根本沒有想到我,而是提問題的這個人,我非常擔心他的思維方式。不會打字、不會發郵件與不了解網絡上的資訊是兩回事。”

  白岩鬆說他不開微博的原因是,他覺得自己每天要說那麼多話,就應該把微博讓給那些話語權不是很強的人,“我每天也會用手機上網看看新聞,其實我覺得有一顆現代的心,比會很多現代技術實用得多。”

  未來不會嘗試做娛樂“要能夠堅持一種相對正確的方向”

  有記者問白岩鬆,會不會像趙忠祥那樣,以后嘗試走娛樂化的路線。白岩鬆攤開雙手說:“沒有人會需要我做娛樂,他們知道這樣做的后果是什麼,我也不適合。”白岩鬆的冷幽默著實逗樂了大家,他說或許會每10年出本書,寫到70歲。

  對今后的發展道路,白岩鬆並沒有做過多的考慮,“誰也不會去想5年后或者10年后的事情,太久遠了。”

  不過白岩鬆強調:“我起碼知道,你要努力地成為推動這個時代的列車向前走的一種力量,而不是攔著它向回走。你要能夠堅持一種相對正確的方向,就好了。接力棒總有交接棒的時刻,現在我在跑,跑得更快一點、更好一點,為接下來的人拓寬一條更寬的路,讓他們走起來順當。但是總有一天,我們這一代人要去交棒,我交棒的那一天會立即Stop,立即關上那扇門,我不會再去干涉。當需要我幫助的時候,再去做就好了。現在我手裡拿著棒,跑得好一點、快一點,就夠了。”

  大學生:幸福就是與偶像面對面

  白岩鬆要到重慶簽售的消息,受到了很多大學生粉絲的關注,昨天來自重慶某高校的大三學生姜軍就在現場將一封信恭恭敬敬地交給了白老師。

  姜軍說,白岩鬆一直是他的偶像,這次能在現場看到偶像,是他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刻,“我在信裡面向白老師請教了一些關於怎樣做好一個主持人的問題,因為我本身熱愛主持,但學的不是主持專業。白老師是一個處事冷靜、淡然的好主持,從高中時我就喜歡他的主持風格了。現場看到他的感覺是,原本以為他會更加激情,沒想到更加淡然。”

  小女孩:學習壓力大,看到白老師就開心了

  在現場眾多的粉絲中,一位年僅15歲的小女孩引起了白老師的關注,她叫何忠力,是一名中學生。現場輪到她提問時,情緒激動的她抑制不住激動,瞬時熱淚盈眶。

  何忠力說:“我老家在江津,在重慶讀書,學習壓力很大。上個月月考沒考好,爺爺打電話來問我,我都沒和爺爺說,心裡一直很壓抑。今天見到白老師,聽了他的話,我開心了很多,一激動我就哭了。今天看到他我就感到很幸福。”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