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生報志願難題 學新聞是無冕之王還是新聞民工--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高三生報志願難題 學新聞是無冕之王還是新聞民工

2011年03月21日10:07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編輯老師:

  您好!我是一名正在上高三的女生,一直以來,我的理想就是當一名記者,所以高考時想報新聞專業。順便說一句,我的偶像就是閭丘露薇,前段時間在你們的版上看到了一篇採訪閭丘露薇的文章,特別喜歡。

  不過,我的父母堅決反對我學新聞,他們說當記者很辛苦,收入也不是很高,而且現在新聞專業的就業情況也不好。他們希望我學財會專業,以后考注冊會計師。眼看就快高考了,我想請你們給我指點一下,新聞專業現在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記者的真實生活是什麼樣的?是傳說中的“無冕之王”,還是“新聞民工”?帶著小嘉提出的問題,記者採訪了復旦大學新聞學院博士、院長助理張志安。

  不規律的生活方式,最接近生活本源的人,理想主義者

  在大多數中學生的眼裡,記者是一個光鮮的職業,在各大高校尤其是名校,新聞系歷來也是高考文科分數線較高的專業。

  但張志安建議想要報考新聞專業的同學,首先一定要對記者的生活方式有所了解,並回過頭來問自己,我是不是喜歡那樣的生活方式?那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最關鍵的還是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而不是父母的規劃和命令,或看專業是否熱門,是否好找工作、收入高低。”

  張志安認為,記者這個職業,作為一種生活方式來說有自己的獨特魅力,首先是很自由,時間安排、工作方式比較靈活,工作時間不用朝九晚五,可以避開擁擠的上班高峰時間。記者經常是中午或下午出去採訪,傍晚回到辦公室寫稿,晚上九十點鐘才回家,有時還會連續出差。其壞處就是生活不那麼有規律。

  張志安愛引用西方新聞學教育中的一句話:“記者應該是最適合談論這個世界的人。”他覺得,記者是跟人打交道的工作,能充分滿足人的好奇心,要特別好奇於社會、國家和世界的變化。“他們總是在新聞的前沿,能比一般的公眾更多地了解事件的真相,更多地和各行各業的人打交道,可以說是最接近生活本源的人。”記者對社會現實的表象下面深層的原因、各行各業運作的規律和特點、最新的趨勢,比一般人有更多、更敏銳的捕捉、了解和把握。此外,記者確實在一定程度上能推動社會的公平正義。他可以為一些弱勢群體代言,促進關注一些社會問題,在一定空間內進行輿論監督,通過報道促進社會進步。

  因此,張志安認為,作為新聞系的學生,要有很強的學習能力,因為這是一個知識生產的活動,要求記者不斷學習,不斷向世界、向他人講述故事,所以如果沒有學習能力,就不能表達和對話,對外界變動作不斷的分析﹔又要有很強的表達能力,當對事情有所了解的時候,特別願意分享,懂得如何從受眾的角度表達事實,有講故事的能力。“歸根結底,從事記者職業是要與自己的心靈對話,要不斷反思,你在這個社會坐標上持有什麼樣的價值觀,以什麼樣的方法論認知世界,向受眾表達你對世界的理解。從外在角度說,新聞系培養出的人,應該具有很強的自我反思能力和學習能力,對社會有責任感,對新聞事業和社會進步有強烈的期待,所以一定程度上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絕對不能是隻注重消費的、物質的現實主義者。”

  新聞系上課:以實踐為主,培養全能記者

  張志安介紹,在新聞學院,本科課程主要分幾類,一類是傳統的新聞綜合板塊,所有新聞類專業都要上,包括基本的史論課程,如中外新聞史、新聞學理論、傳播學概論等﹔除此之外,最重要的還是業務課程,即一般所說的採(採訪)寫(寫作)編(編輯)評(評論),以及媒介經營管理、廣告營銷策劃、媒介市場、媒介產業、新媒體等。

  新聞專業的作業也以實踐作業為主。張志安教的採訪寫作課的作業,包括設計一個報道計劃,寫作一篇人物訪談、一篇消息、一篇通訊,分析一篇新聞作品或一個名記者的成長路徑。

  張志安介紹,和過去的新聞教育相比,由於互聯網快速興起,以IPAD、手機為代表的移動終端成為年輕人重要的信息獲取方式,如何培養全能記者,讓記者能為不同的平台生產新聞,已經成為各大院校新聞專業課程體系改革的重中之重。“現在,新聞系學生既要學傳統的紀實攝影,又要學圖片編輯、視頻拍攝和編輯,網絡平台的搭建和策劃,新聞內容的創意和營銷。”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的課程是完美的”,張志安坦言,新聞系的課程,可能和現實的結合還不夠緊密,課程之間還有一些交叉、重復,還是有待改進和完善的。

  必須面臨的挑戰:從“無冕之王”到“新聞民工”

  張志安近日發了這樣一條微博,“2000年,大多數本科同學都當了記者,於是經常可以讀他們的名字或看他們的面孔,熟悉又陌生。如今,偶做老師,最大遺憾是僅1/3學生去當記者,熟悉名字或面孔越來越少……”他感嘆,新聞專業學生從事新聞工作的比例在降低。

  在張志安看來,造成這種現象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招生規模的擴張、供求關系變化。全國如今已經有900多個新聞傳播教育教學點,幾乎隻要是大學,都有新聞專業,每年培養出幾十萬名新聞專業畢業生。

  與此相反,十幾年來,傳統媒體的人員規模並未急速膨脹,由於互聯網的影響,很多報社甚至還要減少人員。供給大大增加,需求卻沒有明顯增長,導致不少學生隻能選擇改行。

  張志安覺得,第二個原因是社會變化,人們的選擇多元化了,找工作時越來越不在意是否專業對口。另外,現在的學生變得更加務實。

  同時,記者這個職業,似乎也正在走下神壇。“很多中學生朋友可能也不知道這個行業的無奈、悲憫、痛苦、焦慮、壓抑感,記者受到的制約因素依然很多。”張志安認為,這個職業可以為自己積累一些個人的社會資本,但它的專業性依然有限,不像律師或醫生,在為社會貢獻的同時,會不斷有自我價值的積累和提升,而記者行業像青春飯,“年輕的時候,能夠沖向一線,不畏風險,不怕辛苦,但當人到中年,繼續在一線工作,很多人會覺得疲憊,力不能逮。”

  盡管當下的媒體行業的吸引力在下降,但張志安認為,這個行業還是有它獨特的魅力。

  “學新聞專業和不學最大的不同,是不學的人,隻把這個工作當成飯碗,學的人則當成理想和事業。”張志安常引用一名美國學者的話,“新聞歸根結底是民主的事”,他認為,在新聞教學中,教給學生的不僅是採寫編評的技巧,更多的是幫助他們理解為什麼新聞行業歸根結底是在為公眾服務,和公眾的表達權和知情權緊密相關。“學新聞的人,會對這個行業超越飯碗和工作基礎上的社會責任、公共利益有更多的期待和認同。”(實習生 陳竹 記者 周凱)

(責任編輯:宋心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