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期刊生存現狀調查:發行量大幅萎縮--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學術期刊生存現狀調查:發行量大幅萎縮

2011年03月23日08:3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手機看新聞

  


  編者按:近日,新聞出版總署報刊司關於“停辦學術質量差、經營水平低、靠收取版面費生存的期刊”的表態,引起了學界的廣泛關注。“期刊”版將陸續展開調查,還原學術期刊的生存現狀,反映問題,提供方法,以促進學術期刊的良性發展。

  據媒體報道,新聞出版總署新聞報刊司相關負責人2月23日表示,總署將對不注重學術質量、刊載拼湊、剽竊學術文章的學術期刊予以嚴肅處理,採取措施整治學術期刊由其他單位和個人代理發表論文,對超越辦刊宗旨及范圍刊載學術論文的期刊將依據相關規定予以行政處罰,對學術質量差、經營水平低、靠收取版面費生存的期刊予以停辦。

  消息一出,引來傳媒界、教育界、學術界鼎沸之聲一片。媒體紛紛將矛頭指向學術期刊,痛呼學風不正者有之,批評黑心牟利者有之,然而,也有人表示,“版面費”只是表象,其后更有深層原因。在熙熙攘攘之后,隱藏在“收取版面費”之后的是什麼?

  期刊發行大量萎縮

  一個引人注目的事實是,近年期刊發行量大幅下降。

  新聞出版總署公開資料顯示,2005年全國共出版期刊9468種,2009年,該數目增加至9851種。

  公開資料同時顯示,2005年,期刊發行總冊數3.23億冊,2009年則劇烈下滑到1.84億冊,僅是2005年發行量的57%。期刊銷售總額4年間未出現明顯變化,但每種期刊平均銷售額下滑明顯(見上圖)。期刊的平均印數則沒有明顯變化,雖然發行量減少,印刷量卻沒有同期減少,這勢必增加期刊成本壓力。

  在期刊領域,學術期刊佔了期刊總量的1/3,學術期刊的生態狀況從期刊大環境上即可略見一斑。

  那麼,具體到期刊個體,發行和運營狀況如何呢?

  記者選取了廣東和西部某省的綜合社科類期刊、高校學報、專業類學術期刊,以及一家行業科技期刊,調查詳細情況。

  綜合社科期刊:廣東樣本

  廣東一家綜合類期刊的主編介紹,由於該刊是本省品牌期刊,受支持力度較大,刊物資金來源主要是撥款,刊物運行相對較好。據了解,該刊全部經費都由財政支持。

  該主編介紹,2004年中央下發《關於進一步繁榮哲學社會科學的意見》之后,廣東省有一個配套的舉措,實施學術名刊工程,對基礎比較好的學術期刊加大了扶持力度,在廣東文化大省、文化強省戰略的實施過程中,這些刊物又得到了更多的支持。

  至於其他收入,由於學術期刊讀者面窄,發行量普遍不大,發行收入比較少。因為發行面窄,廣告效應不太明顯,而且往往影響辦刊,做廣告有點得不償失,早期做過廣告,現在已經不做了。

  該主編表示,並不是廣東所有學術期刊都有撥款支持,隻有少數幾家期刊每年得到這種制度性的撥款扶持,經費情況較好,能夠保持較高的學術品位。大多數學術期刊經費還是比較困難的。據了解,廣東社會科學類學術理論期刊大概有60多種(含高校學報),運營比較好的佔15%左右,受資助的運營得都好一些。運營不好的,完全靠收費的也有。

  綜合社科期刊:西部樣本

  西部某省一家綜合類社科學術期刊的情況則有很大不同。

  該刊胡主編介紹,他們從2010年開始取消撥款,主要靠自主創收來辦刊。

  據該主編介紹,由於主管主辦單位資金比較缺少,為了開源節流,節省辦刊經費,從2010年起就採取“以刊養刊”的辦法,在保証期刊學術質量的前提下,發揮市場的功能和作用,“向學者求優稿,向社會求支持”,以期刊自身的贏利創收來支持期刊的運轉。

  主要採取的辦法是社會贊助、刊發廣告,加上發行收入以及一年兩期增刊收入,大約每年總收入20萬—30萬元,辦刊收支基本能夠維持平衡。

  關於發行量和期刊質量,該主編稱,該省期刊有130多種,社會科學類學術期刊二三十種。發行量最高的也不超過2000冊,學術期刊靠發行收入的比例很小。他表示,學術資源相對缺少、信息相對滯后、人才相對稀缺是西部期刊的普遍現象,不過在期刊質量方面,目前仍然比較穩定。

  胡主編也表示,取消經費、自負盈虧目前還處於試行階段。

  高校學報:北京樣本

  高校學報狀況如何呢?北京一家知名高校學報主編接受了訪問,他介紹說,他們的辦刊經費大約60%來源於學校撥款,每年約有30萬元﹔現在每年的發行收入基本穩定在15萬元左右,合計年收入45萬元,每年辦刊支出大約42萬元。暫時收支大體平衡。

  這位主編稱,他們的學報沒有廣告收入,也沒有其他收入。

  對於同類學報市場容量情況,該主編的意見比較特別,他表示,一個學校有一個學報是很正常的,不存在市場飽和的狀況。

  據2007年的資料,全國共有近千家學報,這些學報的支持情況不盡相同。這位主編表示,學校支持經費充足的比較少﹔大多數學校支持的經費不太多,經費緊張是比較普遍的。學報是一個學校的名片,學報對於所在學校的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學術聲譽等,都有著重要作用。相對於每年不斷增長的總運作經費而言,一個學校拿出很少一部分經費來支持辦好學報,其實是很值得的。所以主辦單位還是應該高度重視,以期形成良性互動。

  樣本對照:專業類、行業類

  一家人口學專業期刊的翟主編稱,他們基本上收支平衡,對生存沒有太多憂慮。

  這家專業期刊的辦刊經費主要來源於行政撥款和發行收入。每年行政撥款10萬元,發行收入接近15萬元。其他收入較少,基本沒有廣告。

  對於同類專業期刊,他表示,人口學專業領域相對比較窄,目前共有七八種比較不錯的同類期刊,已經接近飽和。內容和經濟這種熱門領域接近的期刊,運行狀況較好。

  至於行業期刊,由於定位工作交流平台,借助行業系統力量,發行量往往不錯。據了解,人口類行業期刊的發行量大約是學術期刊的十倍之多。

  一家致力於行業科技的學術期刊表示,得益於行業內的龐大讀者群體,其發行量是前述學術期刊的六七倍,這也是其辦刊經費的主要來源。這家期刊也表示,該刊目前的發行和運營情況尚屬一般,應用技術繁榮的行業,廣告和運營狀況都更好。

  學術期刊宜定位公共產品

  訪談發現,幾位主編對於學術期刊的定位,尤其內容定位,高度一致。

  胡主編表示,學術期刊的職責是傳播學術思想,提倡學術創新,促進學科建設,引領學術方向,指導社會實踐,規范學術研究,這就決定了它不僅是一種公共產品,而且是一種特殊的公共產品。

  北京一家學報主編更加旗幟鮮明地表示,“毋庸置疑,學術乃天下公器,所以學術期刊一定是公共產品,是提升民族素質的事兒,哪怕民族勒著褲帶子也應該堅持的事兒。”

  翟主編強調,即使市場化運營的學術期刊,其內容也是公益性的,客觀上是為了社會的發展。

  一家科技期刊的董副主編也表示,學術期刊大部分應屬公益性質,“特別是基礎研究類期刊,並不能直接產生經濟效益,重在社會效益”。

  生存獻策:撥款、規模化、區別對待

  雖然在學術期刊定位上高度一致,受訪的主編們對學術期刊是否應該市場化運營分歧較大,相應地,對期刊以后的生存方式也有不同看法。

  北京那家知名學報主編不贊成學術期刊市場化,“如果市場化了,一些低俗文化就會趁虛而入。一個民族不能消極地適應和順從社會的一般需求,當然滿足需求也是應該的,但是(做文化、做期刊)要(立足)提升民族的文化素質、文化趣味,而不能一味地順應、屈從。”

  不過,他也表示,這並不是說要給幾千種期刊都撥款,還是應該“扶強”,設定“強”的標准,達標的給予扶持。對於相對弱的期刊,可以不給經費支持。還要有一種最低“退出標准”。

  廣東一家期刊的主編表示,他贊成比較好的學術刊物由政府投入資金支持。“這是一件很合算的事情”,學術期刊“影響的群體高端”,效果會很好。可以“重點扶持基礎比較好的”,有分別地對待不同層次的期刊。

  西部省份的胡主編則表示,國外學術期刊集群化出版、規模化運營的模式很成功,但我國現有的辦刊體制以單位化為主,大多數期刊社每家隻有一兩本期刊,這種情況下,很難成功。

  他表示,要想讓學術期刊贏利,“關鍵還要不斷創造環境和條件”,“消除體制性障礙”,建立有效的管理制度。如果不把有效的期刊資源整合起來,各自為政辦刊,也隻能靠經費撥款來生存了。(本報記者:李文珍)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