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原創動漫缺影響力作品 文化創造要"陳言務去"--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原創動漫缺影響力作品 文化創造要"陳言務去"

董陽

2011年03月25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自2005年以來,全國新建的各級動漫和動畫基地近百個,投資大、政府支持力度大,幾乎是這些基地的共同特征。於是早在2007年,中國原創動畫片產量就首次超過10萬分鐘,一躍而成世界首位。可是多年來,產生廣泛影響的作品,除去《喜羊羊與灰太狼》,還有哪一部?

  眼下電視劇市場發展迅猛,各種劇目佔據熒屏,但題材撞車、劇情注水的現象仍隨處可見,在層出不窮的大量劇作中發現精品,為什麼竟成一種奢望?

  文化產業不差錢,各級院校又培養了大量的專門人才,文化產品也擁有越來越大的市場需求,我們的硬件設備也緊跟世界潮流,為什麼具有原創力的文藝精品卻仍然缺乏?除去體制機制和管理經營的問題,在數量巨大的文化創作中,發現形式不“山寨”,劇情不“狗血”(俗套)的作品真的就那麼難嗎?

  文化創造不僅提供文藝產品,更生產文藝受眾的主體。一批殘次的器物可能階段性地影響人們的生產生活質量,平庸的文化卻“生產”出一代又一代平庸貧乏的受眾。面目雷同的杯子仍然可用,千篇一律的文章則是廢物。因此對文化而言,創新顯得尤為重要。而如今,中國文化原創力的匱乏,已經成為橫亙在中國人面前的一項巨大考驗。文化原創力,往近處說,影響我們每個人精神文化生活的質量,往遠處說,事關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不可不察。

  創新需要體制保障,但創新更是一種信念追求。唐代文學家韓愈明知文學創新“戛戛乎其難哉”,卻鮮明地提出為文要“陳言務去”、“詞必己出”。杜甫所以能留下沉郁頓挫、婦孺皆知的名篇動人心魄,乃是因為他“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文化創造者如果沒有一點“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拗勁兒,沒有近似偏執的完美主義精神,而自甘於拾人牙慧、低水平的重復和毫無技術含量的“山寨”,將徹底淪為“碼字兒的”,白白浪費了激情和才華,不能不讓人扼腕嘆息。在當今文化產業的鏈條中,創作主體的創新意識、追求卓爾不凡的信念同樣是作品原創的靈魂。

  所謂的文化創新,並非指憑空地虛構和天馬行空的玄想,而是獨到地發現和獨特地表達既有的現實經驗。文化創造著眼於“新”,卻用功於“舊”。老舍以悲天憫人的情懷觀照老北京胡同裡瑣細的日常生活,將耳聞目睹的貧民世界點點滴滴細密編織,造就了《月牙兒》、《我這一輩子》、《駱駝祥子》這樣膾炙人口的作品,便是創新﹔高滿堂用幾個月的時間,行走於山東和東北各地實地採訪,尋找先民遷徙的蛛絲馬跡,搜集真實而傳奇的民間故事,編成大眾熟知的《闖關東》,也是創新。“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曄”,主體豐富的體驗和經驗是孕育創造的土壤,惟其如此,創作才能如“行雲流水,初無定質,行於所當行,止於所不可不止,文理自然,姿態橫生”,從而進入游刃有余的自由之境。而無根的“出新”和“臆造”往往造成孱弱乏力的易碎品,淪為“熱錢”催生出來的文化泡沫。

  歐洲文藝復興是西方世界走出“黑暗中世紀”、通向啟蒙時代的一大跨越,這時期的西方文學、繪畫、音樂閃耀著人文主義的光輝,但它們卻是建立在對古典文獻和古典藝術重新學習的基石之上,不同的是,它們被新的時代精神所照亮。用功於“舊”,仍需點化出新,這便是蘇軾所說的“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豪放之外”。

  也許文化經典的出現需要機緣巧合、妙手偶得,但文化創新卻是人皆有之的潛力。每個人的經驗都是獨特的,每個人的表達都是與眾不同的,這便是文化創新永不枯竭的源頭活水。我們的教育和體制要鼓勵個性和特色,鼓勵“獨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讓創新的萌芽能夠“冒出來”,讓文化生態豐富和活躍起來,這是文化創新應有的境界。

  

  提高文化創造力是文化繁榮與發展的核心,從本期起,我們將集中研討文化創造和文化創新問題。務去陳詞濫調,但求思考與建樹,敬請讀者方家關注。

  ——編者



(責任編輯:翟慧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