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水滸》“洗白”潘金蓮,挺還是倒--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新《水滸》“洗白”潘金蓮,挺還是倒

2011年04月17日16:55    來源:湖南紅網     手機看新聞

  
新版《水滸》中的潘金蓮。(資料圖)


  新版電視劇《水滸》中,“四大淫婦”都改頭換面,為了追求真愛﹔她們逃不掉死亡的結局,但不再血腥,甚至有點唯美。如此“洗白”,在網上引起了爭議,力挺派認為:“為反抗封建桎梏的女子平反,是好事!”拍磚派則覺得:“將蕩婦改成‘聖女’,有悖原著精神!”

  新版《水滸》很多情節設置與原著是有所出入的,比如說拔高宋江,黑了武鬆,洗白“千古淫婦”。其中,洗白“千古淫婦”之舉,給觀眾帶來了極大的觀念沖擊。根據網上尚未截止的“新水滸傳‘洗白’潘金蓮,挺還是倒”的調查,目前,反對者是支持者的兩倍。

  其實,“洗白”一說並不是一種很新的解讀。文史界早就對水滸中所謂“四大淫婦”的悲劇做了較為深刻的總結,即封建禮教嚴重束縛了女性的身心。“洗白”潘金蓮等小說人物,正是對這一公認觀點的進一步詮釋。

  這種“洗白”式的詮釋主要有兩個方面的來源。

  第一個來源是悲劇理論。亞裡士多德在《詩學》中提出的“模仿說”,將悲劇闡釋為“描寫的是嚴肅的事件,是對有一定長度的動作的摹仿﹔目的在於引起憐憫和恐懼,並導致這些情感的淨化﹔主人公往往出乎意料的遭到不幸,從而成悲劇,因而悲劇的沖突成了人和命運的沖突”。而魯迅對悲劇的定義為“就是要將美好的東西摔碎了給人看”。

  反觀《水滸傳》原著,單以潘金蓮為例,這個女性角色是個徹頭徹尾的悲劇:悲慘的身世,企圖勾引小叔子,勾搭西門慶,合伙弒夫,死於武鬆之手。根據悲劇理論,沒有沖突和對比、沒有出現短暫的快樂、一悲到底的悲劇並不能稱為真正的悲劇。基於《水滸》原著的潘金蓮等女性,在悲劇理論上有所欠缺。因此,觀眾們更多地只是看到了“淫婦們”的不堪,無法真正地引發憐憫和恐懼之情,更難以對封建禮教進行深層次的理解。

  對這樣一部文學作品,導演有權利用悲劇理論進行藝術再加工,重新詮釋出一段悲劇。新《水滸傳》中潘金蓮等人物的形象也因此更加飽滿:在封建禮教束縛之下,女性自由意識開始掙扎,然而掙扎之后,面臨的是更慘痛的悲劇。這種悲劇理論的主動應用,從藝術表現手法上來說,是成功的。

  第二個來源是現代人文主義和女權解放運動的實踐。歷史唯物主義告訴我們,任何文藝創作都不可能是脫離時代的限制,都會融入當前時代所具有的某些理念。《水滸傳》的作者施耐庵無法超越他所在時代的局限性,不可能真正認識到封建禮教對女性的迫害。而在現代社會,人文主義和女權解放運動得到了巨大的發展。從我們所處的時代來說,說新《水滸傳》攝制組對“四大淫婦”進行“洗白”並不客觀,此舉是把現代女性主義的理念融入到了原著當中。融入這種理念,本身又是一種人文主義和女權解放運動的實踐。

  當然,我們不能太高看一部商業電視劇的藝術價值,拋出“洗白”之舉顯然也帶有吸引受眾的因素。拋開這些理論不說,新《水滸傳》至少能夠向受眾傳遞這樣一個理念:看待人物要辯証,人性總有其閃光的一面。不要讓習慣性思維代替我們去給一個人做出主觀的評價,不要被“三人成虎”的傳統左右。[作者:王健] (原題:不應對《水滸傳》“洗白”潘金蓮有所誤解)


ceshi
(責任編輯:翟慧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