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電影》雜志被爆經營不善 編輯微博稱"四無"--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大眾電影》雜志被爆經營不善 編輯微博稱"四無"

2011年05月13日08:19    來源:《法制晚報》     手機看新聞

  
1994年12月封面 演員葛優


  創刊已有近61年的《大眾電影》雜志再次被爆經營不善。近日,該雜志編輯周雁鳴發微博稱,目前雜志社“四無”——沒有社長、主編、發行部和廣告部。得知此消息,導演高群書公開表示願意接手這本雜志。

  為此,本報記者對該雜志社進行了探訪,並採訪到了社長胡子光和該雜志主辦單位中國電影家協會(簡稱中國影協)的副主席康健民,他們對於周雁鳴的說法均不認同,但都坦言近年雜志社的經營狀況確實不盡如人意,存在問題。

  再傳困境

  編輯微博爆料 稱雜志社“四無”

  近日,曾在2009年被傳破產的《大眾電影》雜志因一則微博再次引起大家的關注。該雜志編輯周雁鳴在微博中透露:“現在的《大眾電影》發行量少得可憐。目前雜志社沒有社長(外部人兼任),沒有主編,沒有發行部(隻有一個臨時工),沒有廣告部(《大眾電影》的廣告都是免費刊登)。”

  看到這條微博,曾執導《風聲》、《西風烈》等電影的導演高群書立即在微博上表示,自己願意接手《大眾電影》雜志,並希望影協方面的相關人士和他聯系。這一舉動也引起了很多網友的關注。

  昨日,本報記者致電周雁鳴。

  周雁鳴告訴記者,目前雜志社管理十分混亂。胡子光是中國電影出版社社長,2008年才兼任雜志社社長,但幾乎不管理這攤工作。雜志確實沒有主編,隻有一個副主編。發行部隻有一個正式的工作人員,因為雜志社不發工資,已經帶著鋪蓋卷住在發行部了。此外,發行部唯一一個干活的就是一個臨時工,有人訂雜志了,就郵遞給人家。

  周雁鳴坦言,《大眾電影》的封面以前都是由雜志的攝影師親自拍攝,現在不過是用電影的海報。稿件有時也是影視公司發過很久的通稿,雜志品質根本無法保障。

  記者探訪

  社內冷清 部門大門緊閉

  作為老牌電影期刊,《大眾電影》在上世紀80年代中后期曾創造過單期發行量940多萬份的奇跡。不過上世紀90年代后,曾經輝煌一時的《大眾電影》逐漸變得“小眾”。

  這表現在雜志內容和發行量都不斷地走下坡路。2009年,《大眾電影》一度被傳破產。雖然雜志社相關領導就此進行了辟謠,但《大眾電影》確實已呈現出經營慘淡的狀況,本報也曾就此做過市場探訪。時隔不到2年,該雜志再度被傳經營不善,記者借此探訪了該雜志社。

  該雜志社位於中國影協辦公樓內,走進該雜志社,記者最大的感受就是冷清。不同於其他報社及雜志社的忙碌情景,該雜志社走廊十分安靜,記者室、發行部都大門緊閉。

  記者又通過市場調查了解到,目前北京大部分報刊亭和郵局都已經無法買到這本雜志。

  記者向該雜志社索要了3本雜志,在翻閱中了解到,目前該雜志是半月刊,每期64頁左右,分為“影談”、“封面故事”、“影片”、“電視劇場”、“影人”、“影史”、“資訊”7個欄目,定價6.9元,在同類雜志中應算價格比較實惠的。

  對話社長

  胡子光:目前是“維系狀態”

  《法制晚報》(以下簡稱FW):你們雜志的編輯周雁鳴在微博上的爆料屬實嗎?

  胡子光:我正面回答這個問題,這個雜志社有社長,本人就是,不過是兼任社長﹔有主編,有發行部,有廣告內容的管理。雜志社的配置是健全的。至於周雁鳴個人的說法,大家都要尊重事實,我也不用多作回復。

  FW:近幾年,《大眾電影》為何頻頻被傳經營不善?

  胡子光:我們的刊物進入市場后,面臨著市場化的調整,一直維系到現在。在保証它的原有內容特色的基礎上,我們辦刊人努力去找到適應它生存的角度。但實際上,這本雜志確實有一個特別大的問題,該雜志社是一個獨立的事業單位,它的產品只是一個單一的品種,確實受體制影響。

  FW:現在《大眾電影》每期的發行量大概是多少?

  胡子光:一個月6萬多份,一期3萬多份吧。

  FW:很多讀者反映,在北京的報攤和郵局幾乎買不到這本雜志。

  胡子光:我更願意聊這個話題。我們期望郵局能夠全力幫我們做銷售和征訂,但實際上我們國家雜志太多了。郵局首先要保証它自身的安全,所以它不會特別幫你做什麼事情,它是幾千種雜志全推,不會有重點。這導致我們雜志的發行份額受制約。

  FW:有傳聞稱現在《大眾電影》入不敷出,幾乎都是在靠中國影協的其他收入貼錢,是這樣嗎?

  胡子光:基本保本。我認為說《大眾電影》目前的狀況是“維系狀態”更客觀一點。我覺得有它自身的原因,也有客觀的原因,這些東西我們也在反復考慮。在轉體改制,出版業、報刊業大改革的背景下,這些問題將得到相對根本的解決。

  FW:其他一些刊物和《大眾電影》面臨同樣的外部環境,但也有做得很好的。

  胡子光:其實我們自身也一直在探索,討論內容、形式的改革,但我們也受客觀現實的制約,確實曾經輝煌,但現在陷入了一種需要保生存、保牌子的狀態。改革有很多壓力,但確實缺乏條件。

  FW:都缺乏什麼條件?

  胡子光:人才、管理體制和資金,這些都不是一下子能解決的。

  FW:對雜志內容進行改版包裝,使之新穎有趣,這對於辦刊人來說很難嗎?

  胡子光:我想是的。圍繞怎麼適應市場,圍繞如何履行這本雜志的職責,都要等到報刊改革文件下來后,我們先把體制理順,再圍繞體制建立相應的機制。至於內容如何,秉承上級對辦這個刊物的要求,怎樣發揮它的傳統優勢、加入新的內容,都會有調整。

  影協回應

  今年或整體改制 暫不考慮合作

  《大眾電影》雜志主辦單位中國影協的副主席康健民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告訴記者,由於媒體競爭激烈,《大眾電影》近幾年間經營狀況確實有些不盡如人意,但並不像外界傳言的那樣已經破產,或是沒有社長、發行部和廣告部之類的。

  他介紹,目前整個雜志社還在正常運轉,有20名左右的員工在兢兢業業地辦這本雜志。不過,如今這本雜志的發行量僅有幾萬份。影協內部也開過很多次會,研究如何讓《大眾電影》恢復活力,但一直沒有合適的對策。

  “今年政府可能會對報刊進行整體改制,我們寄希望於整體改制,希望這本雜志能通過這個機會好起來。”康健民說,近幾年間,有不少業界人士都曾與影協有過接觸,希望能接手《大眾電影》,想拿出真金白銀投資的也不在少數。

  不過,康健民強調,在期刊改革政策出台前,影協還不會考慮進行合作。

  業內支招

  高群書:風格應該既潮流又權威

  本報記者電話採訪了想要接手《大眾電影》的導演高群書,他告訴記者,自己已經決定找時間主動和影協的領導談談。

  聊起該雜志,高群書表示惋惜:“我是看《大眾電影》長大的,聽說這幾年這本雜志發行不好,沒落了特別可惜。”他認為,現在再看這本雜志,明顯覺得老氣。

  他認為,這本雜志現在最缺的是一種姿態和觀點。如果自己真能接手,會找一些辦雜志的朋友來做顧問,並做好前期的市場調查。“我覺得這本雜志的風格應該有所變化,它應該既是一個潮流刊物,又是一本權威雜志,還應該有一些對電影業的審視。”高群書說。

  程青鬆:與新媒體合作是好的出路

  程青鬆是《青年電影手冊》的主編,他認為,如今媒體競爭越來越激烈,一本雜志已經沒有辦法面對一個領域內的所有讀者,找准讀者定位是關鍵。

  此外,程青鬆還表示,就該雜志的前景來看,與新媒體合作是一個很好的出路,比如現在有不少雜志出版電子版,或與iPad2等新興電子終端合作,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另外,《大眾電影》缺乏自身的宣傳和包裝。”程青鬆說。

  本版文/記者 高嘉陽

  《大眾電影》簡介

  《大眾電影》半月刊創刊於1950年6月,該雜志由中國電影家協會主辦。上世紀80年代的輝煌時期,《大眾電影》最高發行量達近千萬份,至今仍未有電影期刊打破此紀錄。2009年底,該雜志被爆已經破產,后被中國影協否認。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