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網癮青年的短暫人生:願天堂裡沒有網游--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一名網癮青年的短暫人生:願天堂裡沒有網游

甘麗華

2011年05月23日09:4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病榻上的王剛。資料圖片



  慘白的臉龐、30余厘米的長發、蘆柴棒似的胳膊、絲瓜狀的肺部、蜷縮的身體,這是王剛留給現實世界的最后影像。

  這位還有半年即將滿32歲的青年在網絡游戲世界游蕩了10年,在被肺結核擊垮的前夕回到家人身邊,但終究未能逃過死神的追逐,7天后帶著一句“你不會知道的”、“真有意思”的謎題離開人世。

  這些賬號就是搖錢樹

  5月7日,湖北天門拖市鎮張豐村二組婦女孫國香接到了一個讓她徹夜無眠的電話:“你的兒子找到了,他倒在武漢的一家網吧裡,病很重,被警察送到了救助站。”

  自從2001年8月28日,大學肄業、到武漢打工的兒子王剛給她打來一個報平安的電話后,就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近10年來沒有任何信息。

  第二天,凌晨4時多,孫國香就租了一輛車迫不及待地趕到武漢,准備接兒子回家。只是沒想到,等待她的是一個極度虛弱、病入膏肓的孩子。

  辦理交接時,救助站的工作人員交給孫國香一個小夾子,裡面有兩張銀行卡及約700元現金。除此外,王剛的身上幾乎沒有任何東西,穿著的兩件衣服,都是救助站的工作人員幫忙買的。

  當天下午,孫國香花了1300元的高價雇了一輛救護車,將兒子運回了天門市第一人民醫院。

  入院后不久,醫院即向家屬下達了“病危通知書”。經過初步檢查,王剛患有左側自發性氣胸,繼發性肺結核、雙肺損毀,結核性腦膜炎,肛周寒性膿腫等病症,情況極其危重,隨時有生命危險,建議轉院治療。

  為了找他散盡家財的父母無力承擔高昂的醫療費用。此時的王剛隻能側著蜷縮在床上。隻要平躺下來,王剛就喊胸疼。他已經幾乎沒有咀嚼食物的力氣,每天隻能吃一點牛奶、稀飯之類的流食,即使在稀飯裡加一點青菜葉,也需要煮得透爛。喝水隻能用吸管,吸上幾口就喘得上氣不接下氣。

  此間,有人發來短信,要求購買王剛手上20多個高級別的“地下城與勇士”游戲賬號。家裡想為他治病籌點錢,但王剛當場拒絕,還艱難而堅決地說了一句話:“這些賬號就是搖錢樹!”

  王剛把這些游戲賬號看得非常珍貴,一直到最后都沒有透露過密碼等信息。

  經媒體報道后,王剛的遭遇引起了很多人的同情,包括與其玩游戲的網友、原來的同學和朋友組織了捐款行動。但還沒來得及治療,7天后的深夜,這位在武漢游戲人生10年的青年,在家中悄然離世。

  7天來,王剛的母親因為操勞過度,臥病在床。而不知跑了多少趟武漢、貼了多少張尋人啟事的父親王道洪則感覺這7天是如此的漫長,“比找王剛的10年都要長,都要難熬。”

  他曾是活潑乖巧的孩子

  在父母的記憶裡,從小學到初中、高中,王剛都是村裡最聰明的孩子,成績優秀,活潑乖巧。父親是一名小學民辦教師,母親在家務農,王剛兄妹二人,家庭經濟情況一般。父親對孩子管教嚴格,學習上督促很緊,王剛順利考入了當地的省級重點中學——天門中學。

  據父親王道洪回憶,王剛第一次學習出現問題是在高二前后。當時,王剛忽然迷上了電子游戲機,並逐步發展到逃學、曠課的程度。但經過學校老師和家長的雙方努力,王剛在高考前夕集中精力備考,終於考入了一所大學的精細化工專業。

  而這並沒有改變王剛的人生軌跡。大二時,老師告知家長:王剛沉迷網絡游戲,長期曠課,多門功課不及格,長此以往,連畢業都成困難。

  2001年7月,大學四年學業結束,王剛返回家中。因多門功課不及格,他無法取得本科畢業証和學位証。回鄉后不久,王剛向父母提出:要返回武漢找工作,去闖蕩一番。

  據王剛斷斷續續回憶:2001年8月28日,他到武漢后不久,找工作不成,身上的幾百元現金很快就花光,隻好找同學借錢度日。

  2002年到2005年間,他以幫人在高校收購舊書為生,有空就混跡於游戲廳和網吧,喜歡上網用模擬器玩諸如“三國戰記”之類的游戲打發時光。

  2006年,王剛在一家網吧找了一份包吃包住的工作,每月有千元左右的收入。

  2008年,一個名為“地下城與勇士”的網絡游戲開始出現。王剛開始主攻這個游戲,以練裝備並通過一個名為5173的游戲交易平台出售等方式掙錢。他清楚地記得,當年他在這個游戲中掙到的第一筆錢:以320元的價格出售了一把“寶劍”。

  2008年下半年,他完全陷入了這個游戲,游戲玩得好,他一個月賣裝備可以掙700多元,賣金幣可得1000多元,一個月收入可達2000多元。

  去年11月左右,他突然開始不停地咳嗽,但忙著“照應”20多個“地下城與勇士”的賬號,只是“抽空”去醫院看了一下。

  這些年,王剛基本沒有租過房子,網吧的沙發就是他的床。

  10年中,王剛曾有兩次打算給家裡寫信,但寫到一半還是撕掉了。直到5月7日晚上被救助,他才發現自己真的病得很重了,想結束這種生活,想回家,沒想到為時已晚。

  據“地下城與勇士”技術交流論壇“COLG”版主“豆芽拌豆芽”回憶,王剛在“COLG”論壇的ID是“電光影裡”。2005年,“豆芽拌豆芽”在某游戲論壇中結識了王剛,其時王剛是一個游戲板塊的管理員,也是網絡游戲“三國戰記”的高手。

  之前,王剛曾告訴網友,他大學畢業后在街機室裡打工,后到網吧打工,並從2006年開始,依靠賣游戲幣、裝備賺錢糊口﹔自己不願意回家,獨自在武漢生活。

  后來,“豆芽拌豆芽”聽說王剛氣管炎犯了,住院,有點重。當時王剛就經常咳嗽,身體也比較弱,大家都有點習以為常。

  今年春節時,王剛找到“豆芽拌豆芽”借錢,理由是購買“春節套時裝”的游戲裝備。自身經濟拮據的“豆芽拌豆芽”沒有答應。

  5月1日,王剛再次找“豆芽拌豆芽”借200元,並答應7月后還,還懇求“豆芽拌豆芽”一定要幫他。幾日后,“豆芽拌豆芽”收到消息:“電光病重,醫院都不肯收治。”

  “願天堂裡沒有網游”

  在論壇“COLG”裡,多名網友想起和“電光影裡”、“小紫英”(王剛在游戲“地下城與勇士”裡的名字)一起玩游戲的經歷,都感到痛惜。“COLG”版主“豆芽拌豆芽”發起了為王剛捐款的活動,籌集到近千元。

  在論壇“COLG”“國服交易大廳”板塊的“現金交易區”,中國青年報記者共找到兩則由ID“電光影裡”發布的販賣信息,一則發布於2009年4月3日,“40粉短劍、卡露亞的教導—裂風(武昌當面交易),不是武昌的就算了”,要價330元人民幣。另一則發布於2009年4月20日,“湖北1區出售游戲b3200w,武昌當面交易”,要價200元人民幣,並注明“不滿意可以談,或者隻要一部分也可以,華師附近最佳”。近9小時后,“電光影裡”發帖表示:“已交易完成,斑竹鎖帖吧。”

  根據第一則販賣游戲裝備帖子中留的QQ號,中國青年報記者查詢發現,該QQ名字為“知世”,個人說明裡有三個網址,其中兩個可以打開:一個是標注為《DNF(“地下城與勇士”簡稱)各職業經典連技》的韓文版視頻,從頭到尾都是各種砍殺情景﹔另一個則是一則名為《力法美學論——PK型槍專精力法》的討論“地下城與勇士”游戲技術帖。

  網友“熊娃娃花子”在一篇 《願天堂裡再(原文如此,應刪去“再”——編者注)沒有網游 給王剛也是給你們》帖子裡寫道:“很多人,包括你我都可能在為一件毫不重要的事透支自己寶貴的生命和時間。比如網游。雖然說也許我們不像王剛那樣每天都泡在網吧。不過你我都曾有過通宵打游戲,或者熬到半夜打游戲的經歷吧?缺乏運動,經常坐在電腦面前,任窗外風吹雨打電閃雷鳴巋然不動的人不少吧?廢寢忘食,父母喊你吃飯或者做別的,緊緊抱著鍵盤鼠標視而不見甚至惡言相向的人也不少吧?”

  “熊娃娃花子”說:“你要知道父母是多麼辛苦才把你拉扯大,他們為的是你好。比起游戲,難道他們都不重要嗎?是不是你DNF價值上萬的高強天空CC套才比較重要呢……在你拼命玩游戲的時候你也在透支你的健康。不要認為自己年輕扛得住,沒有誰扛得住。希望大家能以此為戒(包括我自己),這是王剛用血的代價換來的殘酷事實和警告。”

  網友“絮語輕裳”認為:網游就是一個大坑,有些人跳進去又爬出來了,有些人繞過去了,有些人則干脆蹲裡面了。“我覺得網游的確沒啥好玩的,除了被游戲廠商坑錢以外,我想不出任何好玩的地方。在游戲裡,RMB就是老大,誰出錢多,誰就牛叉。”

  盡管如此,王剛的死很快淹沒在各種討論“升級”、買賣裝備、痛罵游戲運營商奸詐的熱鬧裡。

  在“地下城與勇士”官方網站,這個由韓國開發、騰訊游戲運營的網絡游戲標注著“永久免費”,並宣稱“220萬同時在線,格斗網游王者之作”。

  而在5173網站上,各種游戲的裝備、游戲幣、游戲賬號、游戲代練、點卡、材料、激活碼、游戲密保卡、點券的買賣進行得熱火朝天。

  在淘寶網上,一個叫做“55級粉巨魔劍-阿波菲斯”的“地下城與勇士”的游戲裝備賣價高達3000元。

  中國青年報記者撥通孫國香的電話。這位母親說:“人走了,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不想提他,提他我心裡難受。”

  本報武漢5月22日電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