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公開課走紅難覓國內高校 專家吁勿再閉關自守--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網絡公開課走紅難覓國內高校 專家吁勿再閉關自守

2011年05月26日08:21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沒看過網絡公開課?那你就OUT了!”自從在學校的視頻網站上發現了哈佛、耶魯、麻省理工學院等一些國外名校的公開課程視頻,蘭州大學的劉崗每周雙休日便有了固定的“公開課時間”,並且經常在自己的人人網主頁、QQ空間等和朋友分享這些免費的互聯網資源。

  網易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從網易公共課頻道去年11月成立至今,最熱門的課程“哈佛大學‘幸福課’”頁面瀏覽量已近200萬。

  網絡公開課的“前世今生”

  即將畢業的法學院學生小牟最近在網上看了耶魯大學一共12集的“公正”課程。他說,起初只是被課程介紹中說的“旨在引導觀眾一起評判性思考關於公正、平等、民主與公民權利的一些基本問題”所吸引,沒想到一看便“欲罷不能”。“真是相見恨晚,現在才看到這麼好的授課內容!”小牟笑稱,有一種“朝聞道,夕死可也”的感覺。

  實際上,在美國,10年前人們便能夠通過網絡“享受”世界名校的課程,這得益於一項名為“公開教育資源”(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s,簡稱O.E.R)的運動。2001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率先拉開O.E.R的序幕,計劃將該學院的全部課程資料都在網上公布,讓世界任何一個角落裡的任何網絡使用者都可以免費取用。后來,耶魯、哈佛、劍橋、牛津等世界名校紛紛加入免費傳播公開課的行列。

  2006年,美國蘋果公司又開放了iTunes U(U代表University,大學)學習頻道,把喬治·華盛頓大學、杜克大學、密歇根大學和威斯康星大學等多所高校的課程資料也集中了起來,這更像開辟了一塊新的知識自由市場。據了解,截至2010年底,iTunes U的下載量已經突破了1億。

  由於語言障礙,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世界名校的精品課程在中國乏人問津。直至2010年,互聯網資源分享平台Very CD與知名美劇字幕組“人人影視”介入——前者提供課程資源和發布平台,后者負責將課程的英文字幕翻譯成中文,這些課程才開始在中國流行起來。

  國外有動力 國內多阻力

  “一開始對課程很期待,也融入其中學習。但后來就覺得有文化差異,比較難提起興趣。國外的課程,對我們來說還是有距離。”看了耶魯大學公開課“聆聽音樂”,在四川音樂學院學習民樂的惠露坦言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酣暢淋漓”。和惠露有相同感受的人不在少數。

  來自各大名校的網絡公開課涵蓋了哲學、經濟、計算機、物理等等各種門類,且不斷有更多的課程被上傳更新,但是,在五花八門的課程裡,卻鮮見中國知名高校的身影。

  據了解,早在近10年前,我國推出國家精品課程建設工程時,就已經有了公開課程的教育理念。不少高校每年評出精品課程,但主要用於校內交流。一些高校網站的“精品課程”資源稀少,更新滯后,且內容均為單調的PPT課件,難以引起學習興趣。

  今年3月底,復旦大學在網易公開課頻道率先推出了“執拗的低音”系列講座,這是截至目前網易公開課頻道上唯一的國內高校課程資源。

  “‘網絡公開課’是社會上的說法,從網絡文化建設的角度講,我們統稱之為學術音視頻。”復旦大學黨委宣傳部副部長方明稱,國內網絡公開課資源稀少的現象反映出,國內發展網絡視頻課程是有阻力的,而國外高校是有動力的。

  方明指出,國外有開放辦學的傳統,而且遠程教育比較發達,非常重視在網絡時代建設“沒有圍牆”的開放性大學。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陳新民也表示,中國高校的“開放意識不夠”,觀念上的局限嚴重制約了中國高校通過網絡開放教育資源的嘗試。

  教師講授水平的差異也是國內外網絡公開課資源數量懸殊的一個重要原因。據方明介紹,國外大學非常重視教學和課程建設,他們的經典課程都經過幾十年的積累,為網絡課程的開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另外,國外大學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已有成熟體系和普遍習慣。國外大學很明確,與校內教學相關的都屬於職務行為,產權首先歸學校,但尊重教師的權益,學校與教師共享。國內則不清楚,義務和權益之間不一定對等。”方明表示,版權問題也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中國高校對網絡公開課望而卻步。

  “丑媳婦總要見公婆”

  復旦勇敢地走出第一步的舉動引來不少媒體關注,然而“執拗的低音”在網易上的“跟帖區”顯示,從3月底上線至今,共有83名網友參與跟帖和評價,對比哈佛大學“公正”和“幸福課”過萬的參與量,這個數字多少有點尷尬。

  通過學生推薦,四川大學的張小元教授完整地看了哈佛大學的“幸福課”和耶魯大學的“哲學-死亡”。他發現這些頗受好評的課程,講的其實多半是常識性的東西,“國內高校老師的課堂和國外相比,不是觀點或者知識不同,而是水平高低差距太大”。

  “國外的老師講網絡公開課時一定不會想到,他們將給我們中國高校的老師造成多大的心理壓力。”四川大學的張小元教授笑著說,通過互聯網這個分享的平台,中國高校學生可以輕鬆領略國外教師的風採,自然就會拿來與自己在學校所接觸的教師進行比較。中國課堂的灌輸式授課、缺少互動、照本宣科等問題,再次遭到網友們的強烈批判。

  去年,復旦大學陳果老師的“思修課”的兩段視頻經學生上傳后,在網上大受追捧,方明表示,這說明國內大學建設網絡視頻課程的條件還是有的。最新的復旦校內調研顯示,一些學生會去比較陳果的視頻和哈佛的“幸福課”。“這給了我們動力,要求我們主動建設,積極開拓。”方明說,“據我們了解,國內學生最推崇世界一流大學網絡課程的,是內容結構和教學方法。這對國內的教師有很大的啟發意義。”

  在張小元看來,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打破了文化交流的壁壘,資源共享是必然趨勢,國外公開課在中國的流行將對國內教育的改革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他說:“中國高校不能繼續‘閉關自守’,‘丑媳婦總要見公婆’,國內高校應該迎接挑戰,做出讓外國學生願意看的網絡公開課。”實習生 王孟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