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小喇叭”迎來第三春?--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55歲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小喇叭”迎來第三春?

金力維

2011年06月02日08:31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今天(6月1日)是六一兒童節,如果打開記憶的八音盒,我們是不是能聽到這樣的聲響——嗒嘀嗒、嗒嘀嗒、嗒嘀嗒——嗒——嘀——“小朋友,小喇叭節目開始廣播啦!”

  1956年9月4日,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創辦《小喇叭》,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小喇叭》成了小朋友的童年良伴。“文革”期間《小喇叭》停播,1978年11月6日《小喇叭》復播,迎來了事業第二個高峰。

  1984年,23歲的李曉冰大學畢業帶著一份榮耀來到節目組,27年來一路見証了“小喇叭”的輝煌與落寞。如今,他是這裡最老資歷的一員。伴隨了新中國三代人的成長,現在對“小喇叭”而言,顯然不是最美好的日子,卻也並非最絕望的年景,它可能在絕處裡逢生,也可能在希望中沉寂……2009年《小喇叭》成為當年卓越亞馬遜音樂排行榜最大的黑馬,突然受到“媽媽粉絲團”的追捧。現在,距離退休還有十年,李曉冰干勁十足。希望在最后的十年裡,實現一個願望,“我希望能在已經密不透風的天空中擠出一條縫,再開辟出一條兒童頻率。”說這話時,他用手指著辦公室的天花板,眼中充滿期待與希望。

  初來乍到

  最怕進幼兒園的男編輯

  李曉冰1984年走進“小喇叭”編輯部,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這裡工作,在當時既是一份榮耀又是不可多得的機會。“我是北師大中文系兒童文學專業畢業的,在學校讀了那麼多兒童文學名著,可到小喇叭的前半年,一篇稿子都沒播出來。”李曉冰回憶起那時,心裡雖有挫敗感卻並不憤恨,因為當時編輯部裡的老師個個都是作家,對稿子的要求非常嚴格。

  當年的“小喇叭”有嚴格的審稿程序,除了編輯審、領導審,最后還要“小朋友說了算”。編輯寫好稿子后,得拿到幼兒園去,面對面地念給孩子聽,然后,再讓孩子們復述一遍,通過察言觀色看他們的反應,如果兒童語言運用比較好,故事生動有趣,孩子就能完整復述出來﹔如果復述不出來,說明稿子還不成熟,要拿回去再改﹔如果孩子聽的時候就開始做小動作,甚至聽一半就走了,那這篇稿子無疑是失敗了。

  那時李曉冰最怕進幼兒園,他覺得自己一個大小伙子在小孩面前總是張不開嘴。“都工作四五年了,我這個毛病還沒克服,坦白說,這個心理障礙直到2008年才完全消除,那次進幼兒園,我跟小朋友們做游戲,他們把我跟疊羅漢似的壓到最底層,我突然感覺到已經把年齡忘了。”李曉冰說,和孩子交流最重要的是平視他們,順著他們的思路想問題。“比如,有一個小女孩,見到你就撩裙子,你怎麼說?批評教育?不行的,你得明白她在想什麼。哦,原來她穿了條特別漂亮的小花褲衩,想讓你看到,這時你隻要夸她的褲衩漂亮,她就把你當朋友了。”

  所以,在“小喇叭”節目組裡無論領導、老編輯還是年輕人下意識地維系著一種平等關系,老編輯不會用指導的口吻教年輕人怎麼寫稿,“老師們會客客氣氣地跟我說,‘小李,麻煩你幫我把稿子抄一遍好嗎,我的字潦草,怕播音員認不清’,其實,播音員念他們的稿子念了幾十年,怎麼會認不清?”李曉冰回憶說。

  跌入谷底

  兒童節目隻剩“小喇叭”

  上世紀90年代,是廣播最低潮的十年,電視的崛起讓廣播聽眾大量流失,新鮮有趣的外國動畫片一下子抓住了孩子,“小喇叭”快沒人聽了。老同志陸陸續續退休了,和李曉冰同期來的幾位年輕同事紛紛轉到更需要人才建設的新聞節目組,因為編制的問題,沒有新人補進來,“小喇叭”從12個人編制縮減到3人,就剩下他和兩位老同志,李曉冰也猶豫了,要不轉行干電視去?

  幾經考慮,他最終還是留在了“小喇叭”,“一方面我還是喜歡廣播,另一方面,我實在舍不得‘小喇叭’,當年老同志們毫無保留地教導我,培養我,最后就剩下我一個了,總要有人留下來做個守望者,把幫帶傳下去。”

  進入90年代,來信越來越少,反饋的聲音不見了,從轟轟烈烈一下子跌到冰點,“小喇叭”甚至走到了生死去留的邊緣。每次換領導,李曉冰的壓力就巨大,雖然每次都躲過裁撤,但又像一葉孤舟時刻處於風雨飄搖中。2000年后,汽車收聽和網絡廣播的普及雖然讓“小喇叭”重現生機,收聽率上去了,來信又多起來,然而,兒童廣播的輝煌卻是一去不復返了。

  李曉冰當上了兒童節目部主任卻必須面對這個部門最終被裁撤的命運。那是2004年,也是最險的一次。“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一套正式更名為《中國之聲》,在一個新聞頻段播學齡前兒童節目,領導覺得有點不倫不類,要不別辦了。領導的想法我懂,我也覺得不合適,但‘小喇叭’不僅是一個五十多年的品牌,還是兒童廣播節目的旗艦,如果它沒了,恐怕全國其他電台的兒童節目也會應聲而倒。”果然不出所料,雖然“小喇叭”保留了,但兒童節目部被裁撤了,二選一的結果是這個部門另一檔面向青少年的《星星火炬》節目退出歷史舞台,全國的同類欄目也隨之消失了。

  此后的兩年裡,李曉冰沒有職務了,挂名“業務指導”,“小喇叭”節目組也就剩下兩個人,每天支撐著20分鐘的節目。“那段時間,心情特別糟糕,成立於1951年的少兒節目部在我手裡不存在了,‘小喇叭’從最初的每天播出3次變成1次,還是安排在下午,小孩都上課呢,根本沒法聽。”最艱難的日子也是讓李曉冰最感動的日子,“可貴的是,那時候節目組的人都有一個信念,堅守下去,隻要節目還有一天就不離開,隻要還有一個小朋友聽,哪怕隻聽了一句,我們都堅持品質做節目,讓他不白聽。”雖然信念足以支撐理想,但現實的壓力是,人力不足,“小喇叭”最可貴的兩個傳統,原創兒童文學和到幼兒園去和小朋友交流再也堅持不下去了。他們開始大量翻譯外國兒童文學,“有一段時間,人家說我們都快成外國台了,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機遇重現

  “媽媽粉絲團”追捧

  2010年,一則新聞報道:誰也不會想到,《小喇叭》竟然成為2009年卓越亞馬遜音樂排行榜最大的黑馬。榜單一經公布,引來無數網友唏噓。對於這個20年前就有的兒童益智廣播節目,許多網友表示既沒聽說過也不感興趣。而使《小喇叭》PK掉俞澋明和梁靜茹、打進總榜單第四名的原因,竟是背后擁有強大網購勢力、來勢凶猛的“媽媽粉絲團”。與“小喇叭”同時入圍前十的還有 “迪士尼”,但“洋貨”終究不敵“國貨”人氣,隻排名第七位。

  “小喇叭”仿佛一夜之間迎來了第三個春天。 “其實不僅有媽媽,還有奶奶們,是我們的忠實粉絲”,李曉冰說,他仿佛從沒懷疑過“小喇叭”的影響力,“50%的孩子來信說,是在爸爸、媽媽車上聽節目的。”仿佛在一個時刻,一切又都轉好了,節目組裡來了充滿青春時尚氣息的年輕人春天姐姐﹔播出時段調回晚上八點半了,很適合孩子睡前收聽﹔網絡等新媒體技術應用讓家長隨時可以為孩子點播節目了﹔今年,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規劃將“小喇叭”50多年來膾炙人口的經典童話拍攝成動畫片。

  去年,李曉冰重新提出“小喇叭”進幼兒園和小朋友互動,然而想要做到和二十年前一樣,如今的困難有很多。“現在的幼兒園有很多限制,會碰到安全、衛生等一大堆事。比如,不能覺得小朋友可愛就摸摸人家的頭,拍拍人家的背什麼的,因為老師和家長認為成年人的手不干淨,甚至跟小朋友談話都不能離得太近,小朋友的床更不要碰,總之,跟以前相比,下幼兒園做兒童節目是有困難的,但我還是希望盡量克服,盡量和孩子多接觸,這是‘小喇叭’老一輩傳下來的最有效的工作方式。”李曉冰無奈地說。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