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題材創作作品告急 兒童片不該成“文件片”--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兒童題材創作作品告急 兒童片不該成“文件片”

宋冰 鄭寒月

2011年06月08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電影《守護童年》劇照

  動畫電影《大鬧天宮》劇照

  動畫電影《功夫熊貓Ⅱ》劇照

  動畫電影《裡約大冒險》劇照

  今年兒童節期間,可供小朋友欣賞的影片少之又少。除了好萊塢電影《功夫熊貓Ⅱ》、國產電影《守護童年》、《親親我》和動畫片《西柏坡》撐起台面,兒童劇在眾多影視劇中猶如鳳毛麟角。部分院線無奈隻好把《裡約大冒險》、《宇宙英雄之超銀河傳說》等一批受歡迎的舊片調出來重新上映,而這些舊片,都來自國外。國內兒童劇乃至整個兒童作品創作現狀堪憂。

  隔著壁壘欣賞兒童片

  中國形象葫蘆娃、黑貓警長已經遠去,國人驕傲的《大鬧天宮》如今很少被提起,水墨動畫也慢慢在宣紙上淡去,兒童題材影視作品特別是動畫片越來越少,且質量無法保証。跟風劇、山寨劇盛行,制片方寧肯動輒花數千萬元拍一部所謂的大作品,也舍不得花幾百萬、幾十萬元甚至幾萬元制作兒童作品。

  就兒童電影來看,業內人士指出,在國內,兒童片從創作到發行面臨著多重壓力:投資少,發行渠道不通暢﹔票房低,影人無法取得聲名。這種“悶坑”效應使得兒童電影成為一個雷區。一位曾經拍過兒童片的導演一語道破:“拍兒童片,費力不討好,開機沒有錢,院線不接招,映后不叫好。”不難看出兒童片尷尬的現實:在每年的假期銀幕,本該是兒童片大展身手的舞台,卻難覓國產兒童片的身影。

  上海大學影視學院副教授石川指出,與其從市場角度,不如從創作源頭審視國內兒童片的生產制作。他表示,兒童片從創作角度來說需要很高的技巧,成人寫兒童,就必須以兒童的立場、用兒童的情感感受世界,創作者要把自己化身為兒童,了解兒童真正的狀態與需要。“長期以來,國產兒童片習慣把觀眾定位局限於兒童,在創作伊始就直接形成了一種欣賞壁壘。真正成功的兒童片必定是孩子們喜歡的而且不僅僅是孩子喜歡的電影。”

  《宇宙英雄之超銀河傳說》制片方負責人表示,“奧特曼”在日本能流行40多年,是因為“‘奧特曼’的核心是愛、緣分和希望,這對小孩子有益,家長也歡迎”。這位負責人還認為,中國兒童片質量不高的主要原因是講故事的能力不強,“創作者往往不懂得抓住兒童的興趣點,對於兒童的教育都停留在表面”。

  事實上,國內一些兒童片,往往是板起臉來的教育者面孔。有影院經理形象地把這些隻有教化作用的兒童片稱之為“文件片”,兒童的天性和特點決定“文件片”隻能受到兒童的排斥。有網友戲言,承認“小孩不笨,笨的是大人”是兒童片真正贏得孩子喜愛的關鍵。

  兒童文學鬧騰無風骨

  與兒童影視作品市場佔有率低、數量少相比,據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副主任、作家張之路今年初介紹,當前我國童書市場巨大,在560多家出版社中有530多家出版童書,童書佔整個圖書碼洋的1/4,而兒童文學在童書中又佔40%的份額。但少年兒童出版社文學編輯室主任謝倩霓表示:“現在,童書市場看似一片繁榮,但是太多的書都是為迎合市場而作,只是偽生活化、偽兒童化、一味搞笑鬧騰的‘兒童讀物’。” 

  “現在不少人表面上聲稱推動兒童文學創作,實際商業味兒太濃,透著一股浮躁。”張之路說:“其實,市場上賣得好的書並不一定都是質量優秀的書,孩子們喜歡的書也不一定都是利於他們成長的書。雖然近些年兒童文學在市場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但火爆之余,我覺得兒童文學也有些‘失落’。”

  不少專家對兒童文學跟風創作所形成品種單一的現象表示擔憂,並指出中國兒童文學的創作缺少風骨。知名兒童文學作家楊鵬認為,像“蜘蛛俠”、“超人”、“蝙蝠俠”、“米老鼠”等國外兒童文學的主人公歷史悠久,已經形成了偶像化、系列化、時尚化等特征。“比如,‘超人’是1939年誕生的,現在的孩子看他依然覺得很時尚﹔‘米老鼠’的歷史也很悠久,全世界都在為它創作,形成了強大的凝聚力。”

  “人們總問,為什麼中國不能出現像《哈利·波特》這樣優秀的作品?”張之路說,《哈利·波特》繼承了19世紀以狄更斯為代表的英國優秀的文學傳統,而我們的一些作家在創意階段不是重視作品創作,而是使勁考慮如何衍生出“熱賣”的玩具。“要知道,沒有《西游記》,哪來孫悟空?”久而久之,無法形成兒童文學創作的風骨,隻能“另辟蹊徑”地靠迎合市場獲得商業利益。

  浙江師范大學教授方衛平指出,當前消費文化的盛行在某種程度上抹去了文學的傳統光環。“消費文化時代所賦予的童年文化與這個時代本身一樣有著兩面性:它賦予童年一種前所未有的身體與精神的自由,也使當代童年處於一種前所未有的復雜環境中。”對此,張之路表示:“我們創作兒童讀物的目的,是要讓孩子擁有‘三想’:理想、思想和幻想。我們要告訴兒童的是,生活不僅是幸福的,還是嚴峻的,要讓他們了解苦難、迎接坎坷。另外,張揚自己個性的同時還要顧及他人的存在。”

  兒童文學的商業標准和藝術標准沒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標杆。不被庸俗閱讀需求所左右,表現兒童讀者心中對真善美境界的永恆向往,讓當代乃至后代的兒童讀者從中感受到心靈的共鳴,這樣的作品,也許不會像暢銷書那樣短時間內引起全社會轟動,但它有超越時代的價值。這正是當代多數兒童作品所缺失的要素。




ceshi
(責任編輯:翟慧慧)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