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鬆稱高考作文閱卷應包容真話及個性 (2)--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白岩鬆稱高考作文閱卷應包容真話及個性 (2)

白岩鬆

2011年06月08日08:54    來源:CCTV-新聞     手機看新聞

  華東師范大學語文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 周宏:

  其實已經廣為流傳,並經過主流媒體使用的詞匯,比如給力等等不應該判別為錯別字,但是一些僅僅在網民中流傳使用的詞匯,許多人包括閱卷教師都不明白它的含義,作為考生謹慎使用較為妥當。

  如果出現了一些網絡詞語,一定會交給有關有閱卷中心組討論,並且經過考試院批准到底什麼是不可以的。

  解說:

  而周宏說,在高考中很難劃定一個清晰的標准,但高考作文作為一個語言文字表達的主流陣地,規范用語應該提倡。

  周宏:

  出現一些符號,一個笑臉,畫一個小兔子,問題就比較大了,可能被認為(考生)他做了一個記號。

  解說:

  規范與創新,個性與標准,這期間的權衡,閱卷者重視,考生重視,社會公眾同樣重視。實際上近年來的一些大膽之作就受到了高度的認可。

  字幕提示:2001年高考滿分作文 古白話文《赤兔之死》

  2001年滿分作文《赤兔之死》片段

  建安二十六年,公元221年,關羽走麥城。兵敗遭擒,拒降,為孫權所害。其坐騎赤兔馬為孫權賜予馬忠。一日,馬忠上表,赤兔馬絕食數日,不久將亡。

  2001年高考考生 蔣昕捷:

  實際上這故事是想說它為什麼而死,可能是對兩類人物的一個褒貶,那可能因為這篇作文最后轉到文科,包括現在從事媒體工作。應該說這篇作文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吧。

  字幕提示:2009年高考滿分作文 七言詩歌

  《站在黃花崗陵園的門口》

  赤焰難明赤縣天,百年群魔舞翩躚。國土已破何人見,金甌早缺有誰憐?皇祚不復天威去,天朝迷夢化為煙,五口通商香港失,斷鴻聲中夷艦現,圓明園中盡烈火,太和殿裡無君顏。水師已覆巨艦沉。

  原武漢市漢南區二中學生 周海洋:

  時無英雄,遂使豎子成名,意思就是說當時沒什麼英雄,卻是劉邦這家伙成就了一番工業。當然也可以說是我吧,我這個文章,因為現在沒有多少人寫這樣的文章,所以說使我可以說是成名了吧。

  湖北省漢南一中語文組組長 張勇:

  他化用的詩歌多達幾十首,整個品文章構想很宏大,應該說他把中國的近代史的所謂重大事件都囊括進去。

  字幕提示:2010年高考滿分作文 文言文《綠色生活》

  2010年高分作文《綠色生活》片段

  人者,天地孕育,今其反萬物,此獍也。金其不宜瞡瞡,遺禍?孫。

  江蘇高考語文基礎知識部分閱卷組組長 吳新江:

  他只是一個特例,而不是一種可以重復的,可以復制的一種現象。如果說對今天的考生有什麼影響的話呢,我希望我們仍然寫符合現代漢語語言文字規范的文章,既切題又美好。

  解說:

  毋庸置疑,分數對這些考生的創新做了最好的肯定,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一帆風順。在2009年湖北一位考生寫了一篇題為《站在我家門口》的作文,文章用流浪狗、豬來寓意人性,一名閱卷老師被折服,給出了60分的滿分,而另一名教師卻稱讀不懂,隻給了20分,評分相差40分,最終這篇作文幾經爭議后,專家組最后給了50多分,屬於優秀作文。但這個過程依舊是一個提醒。

  這是去年的北京高考語文閱卷現場,一份作文答卷電腦隨機發給兩名教師背靠背打分,如果兩位教師給出的分差超出規定值,則會自動發給第三位教師進行二評,如果分差仍然很大,則由閱卷領導小組來最終裁決。根據教育部的規定,作文由兩位老師雙評時,如果分數差超過作文總分值的20%就會進行二評。

  北京大學中文系副主任 北京語文科目閱卷組組長 漆永祥:

  大學老師不能因你的審美標准去看學生的作文,中學老師不能以你的教學標准要求學生。

  解說:

  在所謂文無定法的現實下,這種要求無疑重要,而當高考作文越來越與現實相連,文字、文筆之外,觀點陳述也注定了更為重要,這是對學生的考驗,也同樣是對閱卷者的新要求。

  主持人:

  你說這個寫作文的人和評作文的人,他們之間怎麼能達成這種共識?這種共識並不是說你非要迎合我,而是說自然的達成一種共識。

  白岩鬆:

  我覺得我們期待的不應該是達成共識,而是寬容和包容。就是我不同意你說話的內容,但是我要維護你說話的權利,隻要沒有觸碰道德的底線和法律的底線。你想想出卷的人是很少的幾個老師,但是閱卷的人很多很多,比如說咱倆同時在那兒閱卷,可是對一個作文的看法就不一樣,可是一篇作文60分,如果說有的老師最后打出來的分數,不喜歡這裡所謂的某種價值觀或者有點太灰暗,或者不夠主流,給人打了20分,他這一輩子就有可能受到影響。但其實我們要包容,誰說每一個孩子都要用陽光燦爛的方式去寫喜劇呢,莎士比亞不也是寫悲劇是真正的大師嗎。

  主持人:

  但是你說的這個包容和標准是不是有沖突?因為說到包容,什麼標准都可以,但是標准需要一個實打實的放在那兒,就是我們可以評判。

  白岩鬆:

  對,就是標准本身應該是不把那些所謂的價值觀,就是說要考慮到你的這種寬容性。我舉一個例子,有一個孩子在我們的某一篇作文,就是某一篇課本裡的東西,我們不是經常弄所謂中心思想嗎,然后說你總結中心思想。我一看這個孩子真好,有一篇文章他的中心思想總結得特別好,老師給畫了叉,為什麼?標准答案不是這個,難道隻許有一種理解,就不能有另外的理解嗎?這就是我們呼喚包容和寬容的含義,沒有包容和寬容,甚至某種縱容,真話就不會那麼輕易地讓每一個人都去捍衛它。

  主持人:

  這是我們兩個人在演播室內去理解高考好的作文應該是什麼,接下來我們不妨聽一位專家,聽聽他,看看他是怎麼評判一個高分作文和一個低分作文評判標准是在哪裡?

  周宏:

  我們給上海高考作文總的評價標准確立了八個字的原則,這個原則就是“開放、靈活、多元、包容。那麼強調開放,也就是要學生在審題正確的前提下能夠比較自由地發揮,對於閱卷組的老師來講,我們特別強調了對於作文的立意事先不做預測,也就是所謂的預測,什麼意思呢?一篇作文過去有些地方的做法是先確定寫什麼是一類卷的立意,什麼是二類卷的立意,我們認為不妥當,因為一篇好作文是由寫什麼和怎麼寫兩個結合起來來評判的。有時候寫什麼好呢?怎麼寫沒寫好,也會變成不好的作文,反之亦然。而包容,就是在不侵犯、不觸犯社會道德、法律規范的底線的基礎上鼓勵學生說真話,並且對學生的真話,根據他的品位的高低加以比較確切的、切合實際的評分。而靈活、多元是指對學生內容和形式採用不同的,特別是形式上,他採用了不同的文體我們就用不同的評價標准。這就是我們上海這幾年一直執行的作文評價總體的標准。

  主持人:

  剛才周老師說到八個字,“開放、包容、靈活、多元”,你覺得在平時的作文訓練中他們做得到嗎?

  白岩鬆:

  對,首先我覺得他說得非常好,但是最重要的是,能不能變成一下子眾多的閱卷老師都可以准確的掌握的一種原則。比如上海今年的作文題是《一都會過去一切都不會過去》,我們假想有的孩子沒寫世博會,寫的是上海那場大火。會不會有的老師就咯?一下,這孩子怎麼寫這個?這還不是最大的挑戰。如果有的孩子寫的是一切都會過去寫的是世博會,一切都不會過去寫的是大火,會不會有的老師,這孩子給低分了,不,我覺得要看他寫的好不好,有沒有道理。所以這本身就是一個考驗,但是你說得非常對,如果到了高考作文的時候,我們再去呼吁講真話,有想象力,有個性的東西,可以被縱容,被寬容,而在我們的日常教學當中孩子已經養成了,你看有人總結咱們以前寫作文的標准的定式,同學看著清潔的教室,擦著額頭上的汗水笑了……。問:“小朋友,謝謝你,你叫什麼名字?”答,“我叫紅領巾。”還有,昨天我看完什麼什麼之后,我的心情如大海的波濤一樣久久不能平靜。如果我們從小到大作文訓練都是這樣固定的話語可以得高分的話,怎麼可以講真話,怎麼有個性的話呢?仿佛是不是變成前幾天我們為李娜的個性鼓掌,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李娜要在我們的身邊的話卻被我們攆走,因為她太有個性了,不,要從現實生活中包容個性開始,才會有一個又一個更多的李娜。

  主持人:

  我們剛才也說了這些年高考的題目在不斷發生讓我們感到欣喜的變化,那這種變化怎麼和平日的作文訓練能夠體現出來、反映出來?

  白岩鬆:

  沒錯,我希望首先我們高考的作文各地閱卷所謂標准答案能像上海這樣全部公布出來,在閱卷之前就公布出來,讓全社會去評判,形成對閱卷老師的一種壓力,也讓全社會服氣,能夠看到這裡的包容、個性和自由這樣一種空間,這是針對高考的。更重要的是在日常教育當中,我們的教學大綱等等不要在文科領域,也就是“武無第二,文無第一”的領域裡頭非要設定某種僵硬的所謂標准答案,對這個事情的理解,隻要是那個,B就是錯的,隻能是A,然后孩子就猜,然后最后家長就率領孩子一起撒謊,算了算了,你日記就可以寫心裡話,作文就不用寫心裡話了,要不然就不會有高分。請問,如果一個國家的作文是這樣的話多可怕,好在我們現在都在呼吁越來越捍衛說真話的權利,更重要的是讓教育當中的每一天,孩子的每一些真話都能得到包容和寬容。主流不是隻有一種,主流的意思是也要包容很多非主流。那我覺得這一點來說,在我們的教育當中也要首先體現出來。

  上一頁12下一頁
【1】 【2】 

  



ceshi
(責任編輯:燕帥)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