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新聞也學微博圍觀 嘈雜圍觀更需理性解讀--傳媒--人民網
人民網

電視新聞也學微博圍觀 嘈雜圍觀更需理性解讀

2011年07月25日08:25    來源:《文匯報》     手機看新聞

  “很多新聞訪談和對話節目,當事人雙方一亮相就莫名火大,主持人、點評嘉賓火更大,一個個口才都很好,不需要熱身就開始多方辯論。看上去火爆好看,最終卻沒有太多的信息量,甚至說不清究竟是非在哪裡。”新聞評論和訪談節目時常上演的“火爆秀”,讓電視新聞評論充滿了微博圍觀式的娛樂感。有人說,呈現觀點碰撞的微博式電視新聞評論,是傳統媒體在網絡時代的出路﹔也有人說,娛樂化是一個大陷阱,最終將逼死新聞節目。

  日前,來自全國各地的媒體人和文化學者以“東方直播室”為樣本,在滬召開新聞評論和對話節目研討會。在“東方直播室”成為同時段收視率冠軍之后,克隆的對話和評論節目,卻多以微博式大信息量和觀點尖銳交鋒為賣點。學者表示,重解讀是傳統媒體應對新媒體挑戰的必然選擇,但是在呈現價值觀和利益沖突時,需要熱烈交鋒更需冷靜思考。電視新聞不能僅供圍觀,畢竟發牢騷簡單,難的是給出思考的方向,或者提出建設性的解決方案。

  電視新聞也學微博圍觀

  “大學生工資不如農民工,合理嗎”﹔“高速公路攔車救狗,該不該”﹔“業委會維權有多難”。這些在網絡上被熱議的選題,都走進了今年上海電視東方直播室的演播室,成為當事人、嘉賓討論的話題。像最近的“聽証會最牛群眾演員”等網絡話題已經成為電視新聞評論訪談節目的重要“消息源”。而網絡強調的“質疑”、“信息量”、“觀點交鋒”,也成為電視新聞節目呈現網絡話題時採用的風格。

  “有人說‘有網絡氣息’是對一份報紙的表揚。而現在很多電視新聞訪談對話,也有了‘微博氣息’。”媒體人陳朝華表示,網絡時代,傳統媒體的信息優勢,已經被互聯網消解。解讀信息,從信息中發掘價值,“從新聞中制造新聞”獲得再次傳播的機會,已經成為目前電視新聞節目的共識。不過,發掘新聞事件價值最直接的評論和對話節目,卻在收視率競爭中成為微博圍觀的翻版。

  為增加視聽效果,有的節目選擇“情緒亢奮”的嘉賓,甚至讓主持人標榜“憤怒風格”,有的節目則配以煽情的音樂。新聞訪談節目的演播室,很多時候更像一個晒“火爆”的秀場。一檔講述打工者的新聞訪談節目,就在新聞當事人講述打工經歷時,配上了“悲涼”的音樂,將質疑的情緒直接打壓,並轉成“悲情”。而在另一檔節目中,就因為照片中一位老人在街頭賣菜,她的子女就被“觀眾代表”斥為“不孝”,而實際上老人賣菜只是因為“好這口”,人家家和子孝。

  “我們處在社會轉型時期,不同價值觀和利益訴求需要對話,也需要辯論,但是電視訪談和對話節目,不能演化為內容大於形式的辯論賽。”網絡媒體人劉春表示,很多電視新聞在解讀時,並不看誰的觀點有道理,而是看誰的“情緒”、“氣勢”能壓倒對方。這種情緒集體化的翻版微博圍觀,往往會曲解新聞價值,甚至出現反效果。

  嘈雜圍觀更需理性解讀

  “微博時代改變了我們的新聞消費方式,碎片化、流言化的消費態勢,需要傳統媒體人去做更多的求証和解讀工作。”傳媒人丁曦林表示,涉及公共話題的新聞容易引發各方情緒波動,如何克服節目形式上的火爆,給出理性的解讀,創造寬容理解的空間,是電視新聞不能推卸的社會責任。

  一則在3天之內評論轉向180度的新聞,成為傳統媒體借網絡話題,最終超越網絡情緒的典型案例:市民胡麗天因為7年參加19次聽証會,最初在微博亮相時,被網民戲稱為“最牛群眾演員”。但是經過報紙、廣播、電視的深度採訪之后,胡麗天被証明並非相關聽証會參與方的“托”,而是一個熱心參與公共事務、完全通過正常渠道成為代表的市民。隨后微博圍觀的評論也集體從批評質疑,倒向反思。網民對胡麗天的稱呼,也從“老婦”、“老太”,轉變為“退休市民”,以及成都方言“婆婆”。簡單的稱呼就能看出公眾參與討論態度的轉變,而這種轉變不僅更加接近新聞事件的事實,同時也暗合了主流價值觀。

  “新聞評論和對話的特長不在表演,而是給受眾更多有思想的觀點。娛樂節目不能成為新聞的走向。”媒體評論人楊錦麟稱,盡管電視節目需要收視率,但是新聞節目考量消費功能的前提,是媒體責任和社會價值。“提出問題解決問題。新聞評論和對話節目,不能只是一個秀火氣、出怨氣的平台。”新聞評論人駱新表示,當事人參與新聞評論,是為了達成對話,最終尋求真理並非斗爭。同時電視人也不能單純強調呈現,而不注重效果,忽略對話中的價值導向。“要圍觀更要知道為什麼圍觀。隻有情緒的宣泄,少的是建設性的思考,淺嘗輒止的結果是讓觀眾被迫‘打醬油’。”

  首席記者 王磊


ceshi
(責任編輯:趙光霞)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傳媒推薦
  • 精彩博客